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先锋骑

    蒋赣将手中的长枪捅进面前蛮兵身躯后,鼓足劲力,奋力高挑,蛮兵直接被枪尖的大力给挑飞,让后沉重的尸体将后面的蛮兵砸到一小片,得住空隙,蒋赣呼喝,冲锋在前,百十名盾兵结阵形成一面铁盾墙,吼叫着压上去,而城郭侧的弓箭手换上一把把连击弩,对着城门洞里的蛮兵乱射,一时间,蛮兵被打的抬不起头,直往后撤。

    眼看即将突入临城东城门的蛮兵似有被反杀轰出的态势,城外的窝阔咬牙怒斥:“卑贱的夏人骨头!”

    察台喇埃斤侧目他一眼:“部护兄弟,身为野狐的勇士头领,你怎么越发急躁,这可不是智慧天降的野狐子民风范!”

    “埃斤,夏人虽然弱如羔羊,可是他们与我们不同,他们依恋家园,为保那片瓦砾房屋,就会越战越勇,越战越誓死无畏,这对于部族的勇士是极大的威胁,所以,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的头羊杀死,瓦解他们的抵抗意志!”

    “说的不错!”

    察台喇埃斤很是赞同,旋即唤来角手:“告知众部落,让他们分出勇士去其它城门攻击,混淆夏人的防御,天黑之前,必须进入临城!”

    角手领命离开,片刻之后,数支蛮兵在各自部落埃斤带领下向西、北、南三门奔去,姚启圣见了,急的汗流满额,这时,身后冲来一二旬小校,他鲜血满身,甲胄漆红:“郡守大人,蛮兵似有分而攻之的态势,我愿带着哨骑营从北门出,与蛮子骑战,搅乱他们的攻势!”

    “你疯了!”姚启圣还没有反应过来,马钟已经冲过来,他冲小校怒声:“汉生,你给老子滚回去!”

    可是境况危机,小校马全马汉生面对老子的呼呵,全然不顾,再度硬声请命:“大人,不能再犹豫了,临城兵力不足,决不能被蛮子四面围攻,请大人允许我带哨骑营冲杀出去,能拖延一时是一时!”

    姚启圣看着这对父子,最终咬牙同意,马全当即转身奔下城墙,三通鼓后,一支五百人的临城哨骑从北门夺路而出,三里外,一支蛮兵步卒混杂着散骑正向北门冲来。

    “秀哥,翻过那山梁,就是咱们临水村了!”林怀平纵马在前探路,看到家乡的轮廓,他的心湿热了。

    经过彻夜狂奔,林秀终于望见了远处的小岗山,只是此刻的他没有一丝归乡的温暖,一路行来,田地荒芜践踏不成样子,房屋损坏燃烧只剩下不堪入目的残骸,林秀深深缓了一口气,纵马翻过山梁,当临水村的模样映入众人的视野后,众人只感觉心中猛揪一下。

    一息过后,赵源、李虎已经怒骂出声:“这些畜生…”

    林秀稳下弟兄们的心绪,派人入村寻找,看看还有没有人息。

    站在村巷前,往日的喧嚣热闹被冷寂所取代,那股子阴冷简直让人心颤,大约半刻功夫,各队弟兄重新集聚在村口。

    “秀哥,没有人!”

    “都尉,没有人,不过也没发现村人的尸首!”

    听到这里,林秀心里稍微松懈那么一丝,只要没发现尸首,足以说明在蛮子掠夺之前,村民已经逃离,而临城地界能够抵挡蛮子的地方唯有临城。

    “传令,派出斥候,沿官道向临城方向探察,发现蛮子,立即来报!”

    林秀叱令,林怀平身为斥候队都伯,当即带着人马离开,赵源、李虎、林胜、黄齐四人来到近前,赵源说:“阿秀,都到家门口了,你不回去看看?”

    闻此林秀苦笑:“有什么可看,无非破败而已,眼下只要人平安就好!”

    离开临水村,顺着官道一直往西,还没走三十里,林怀平已经纵马奔来,瞧他模样,似有境况。

    “秀哥,前面发现蛮部散骑,约有数百人,看样子刚刚掠夺了附近的村镇!”

    “他娘的,这群畜生崽子真把咱们夏人当做粮仓了!”李虎咒骂一句,当即抽刀,林秀皱眉思量,旋即问:“在那个方位?所部什么旗帜?附近有没有其它散骑游哨?”

    “没有旗帜!”林怀平回话:“他们就在北面周家村外的谷场旁!”

    至此,林秀抽出腰间的横刀,冲林怀平、赵源、李虎、林胜、黄齐五人道:“众人听令!赵源,你率本队从周家村北口绕行,率先冲杀!李虎,你率本队从谷场南面的野地穿行而过,与赵源夹击蛮子,林胜、林怀平,你二人率本队即可赶往槐树林,蛮子受到攻击,无非向西东两向逃,东向由我与黄齐埋伏,西向槐树林归你二人,决不能放跑一个蛮子!”

    “我等得令!”

    随后三营两千余骑分列数支,按令行进,而刚刚从周家村掠夺刮地三尺的蛮子们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为瓮中的王八,即将头掉!

    “千户头领,这周围数百里的地界已经被各部兄弟们掠夺干净,眼瞅着天气渐寒,就要雪降了,咱们怎么还不撤回草原。”

    一蛮子啃着手中的肥鸡,冲身旁的千户首领嘟囔着。

    千户首领拿起一瓶掠夺来的老酒灌了一口,沉声:“这些夏人骨头软弱的跟羊崽子似的,可酿出来的酒还真不错!”

    千户首领抹了一把嘴,伸手夺过多嘴蛮子手里的肥鸡:“你个马奴混账,在夏境能找来吃的还不感谢苏门达圣的指引,竟然说什么回到草原?你这蠢货,回去你只能吃草皮!”

    蛮子被千户首领骂了几句,也不敢还声,且寒气冲体,他一股子尿意生出,当即起身去谷场谷垛后小解,来到谷垛后,这蛮子还没解开裤子,只听一声撕裂风息的急促从身后袭来,蛮子忽然一颤,让后就看到胸前凸出一尖锐的箭簇。

    在意识还未散尽前,蛮子缓缓转身,结果一抹寒光在眼前划过,让后他就看到天旋地转起来,跟着数百灰甲轻骑从那野地里冲杀出来。

    “他娘的杂碎东西,都给虎爷使劲砍!”李虎叫骂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