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二章攻城

    “即便如此,你侧外之音挺立你那学生本王可听出来了,不过本王不明白,耿廖应你之言升任那子为营列的都尉,在眼下境况命他回援临城,岂不是自找死路?”

    杨茂抚须暗笑一声:“殿下,此子命在疆场,早晚要纵马飞驰,眼下耿廖心厌于他,留在骁武皇三军,迟早头落,倒不如借机将其外放,至少圆了他救援自己爹娘的心劲,若他真的命有劫难,丧生此战,那也是命中注定,若不丧生,必然可雏鹰展翅,龙驹疆场,尽显所能,那时,他自然会明白老臣的这份恩情,而这对于日后殿下的路途或许会起到无法预料的推波之力。”

    杨茂的未雨绸缪让景禹寅心底越发燥乱,他虽是皇子,可自小疆场飞驰,热衷杀伐果断,对于这种一步未行,百步已定的心计实在厌倦,可他又偏偏避不开。

    看出景禹寅的心中所烦,杨茂只能低声劝慰着:“殿下,生来命时有,如何避得开?顺命而行吧!”

    临城北界的数百里地域上,南部草原联盟按照约定各自分散掠夺,但凡发现危机鸣角,其它部落当即刻援救,以免被夏人军队围攻。

    野狐部在拓牙达埃斤的带领下将临城东向下辖的乡镇逐一筛漏一遍,获得粮食足足数百牛车,如此成果让族人兴呼雀跃。

    这一日,拓牙达埃斤正要去寻青狼部,商议众部落的撤退,结果发现刚刚升任野狐部护的窝阔和本部勇士没了踪迹,随即拓牙达埃斤派出散骑寻找,只是窝阔正带着数千野狐勇骑在临城周边的地界飞驰着,如何能回来?

    临城东,一支五千余的蛮骑已经连着三日出现在这里。

    “主人,眼下我部掠夺的够多了,是时候回去了,否则埃斤大人发现我们不见,是要受罚的!”门户奴隶木铁丹冲眺望临城的窝阔低声,结果窝阔转身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木铁丹斗大的脑袋上。

    “住嘴,找不到兀立扎海,我绝不回去!”

    窝阔冷言一声,便不再搭理木铁丹,一旁的乌突突则冲他示意,别再自找苦吃。

    数日来,为了找到曾经羞辱自己的英魂途荣誉的人,窝阔几乎把这片土地给翻了遍,可是那些夏人骨头就像老鼠一样,一个个逃窜不见,更别提被冠以兀立扎海的林秀商贾贱人。

    愤恨之下,窝阔来至临城前,望着那数丈高的城墙,窝阔咬牙怒目,这模样让身后的木铁丹和乌突突都心惊起来。

    “主人,你该不会想对夏人的城池有什么想法吧?”窝阔的模样让乌突突忍不下去,当即冒着被抽鞭子的后果出声询问。

    “兀立扎海,那个夏人骨头,我说过要亲手杀死他,在他们的土地上,用他的鲜血洗刷我的耻辱!”

    说到这,窝阔冲乌突突沉声:“立刻派人去告知青狼部的察台喇,就说这里有很多财富,相信察台喇和其它部落的勇士们会来的!”乌突突别无他法,只能照命去。

    临城的东城墙之上,郡守姚启圣看着远处的蛮骑态势,心下越发揪紧。

    “这些蛮子到底要做什么?已经三天了….”蒋赣在身旁焦躁低言,姚启圣缓了下心绪,回声:“想干什么?他们想攻城了!”

    次日凌晨时分,正在沉睡的临城被粗闷的号角声惊醒,姚启圣与蒋赣匆匆奔至城头,数里外,浓浓的烟尘遮天蔽日,待烟尘散去,数万蛮兵当即映入眼中,如此让姚启圣心寒到底。

    身旁,蒋赣愣了瞬间,便大吼:“擂鼓,敌袭…敌袭…”一时间,临城郡兵好似蚂蚁一样爬到起来,更有甚者,蛮人的号角声将城内街道上的难民给惊醒,旋即,那股子恐慌就像瘟疫一样快速蔓延开来。

    此时天刚刚亮,张氏正打算去商栅栏附近的深井前打些水,结果街面上一队队巡防卫、捕快、差役披甲执刀向城墙方向奔去,还有哨骑沿街呼呵,让四十岁以下的青壮跟随各街捕头集合,协助守城。

    看到这,张氏心慌乱的很,赶紧回来,谁想商栅栏里已经炸了锅,成群的人相互谈论,话里话外全是临城要城破了。

    林懋在何老九和几个以往商队搭手的帮衬下,撑着推车来到张氏面前,林懋使劲咽了一口,道:“他娘,这东西拿好,若真的…真的城破,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别出来…”

    “他爹,难道蛮子真的能杀进城来?”

    张氏面色苍白,胆颤心寒,一旁,何老九抄着腰刀,粗声:“老嫂子,这就是命,认了吧!”

    也就这时,东城方向忽然传来一阵轰隆声,跟着就是呼呵大吼,如此何老九冲身后四五十个汉子道:“都是爷们,就是死也要死个体面,带把的种随老子去城墙上,和那些畜生拼了!”

    旋即,一众胆颤脸白的汉子纷纷后退,如此让何老九重重唾了一口,躬身冲林懋道:“林老哥,兄弟先走了…”

    东城城前,数千蛮兵部族在大盾的遮挡下冲着城门奔来,由于临城不是军城,故而城门年久失修,仅仅一个蛮兵冲杀,老朽的城门便轰然倒塌,如此让姚启圣疯狂嘶吼:“顶上去,都给老子顶上去…”

    蒋赣瞪着眼睛大喘粗气,虎吼一声,带着千余行军都营的弟兄朝城墙下冲去,硬生生将蛮军挡在城门洞处。

    远处蛮军前列,窝阔与青狼及其它数个部落的埃斤并立,看着如此干脆之快的战况,青狼部的察台喇埃斤眉头一皱:“窝阔部护,此番你违逆野狐埃斤的命令,联合我等攻击夏人城池,后果如何,你可清楚…”

    “埃斤大人!”窝阔不待察台喇说完,即刻应声:“眼下临城地界的夏人全都躲进了这座城池,其中定然有不少工匠才人,若是能抓些带回去,好处如何,不用我多言吧,再者,夏人一般都会在城池里囤积大量的粮食、兵甲器刃,我们掠夺取回,装备我们的勇士,到时面对北部草原那些混账,也能有几分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