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章临城危

    袁少峰这么一说,秦懿看向景禹寅,景禹寅稍加思索,起身冲耿廖道:“耿将军,眼下黄金家族在燕城地界至辽丘一线横行,虽然暂时退却,但大雪未来之前,还是要小心防范,且南部草原的青狼、野狐等部落已经在月余前进入临、襄之地,掠我大夏子民,此小将的惩治应暂且记下,待蛮族退去,再惩治未尝不可!”

    话到这份上,耿廖心底咒骂万千,谁曾想过这么一个征役小将竟然是杨茂的弟子,如此他就是便怎么想处置林秀也得忍下,不然在帐中众人眼前落下个不知情理的污名,对于今后的军途可有着莫大影响。

    短暂一息后,耿廖一改阴沉,很是恭敬的冲杨茂拱手还礼:“杨学士,没想到此子竟然是您的弟子,怪不得骁勇果敢,军阵指挥,天赋凛然,想当初骁武皇刚成军时,征役令就告知过,说由一国子学士以忠义之名主动入了征役,现在想来,还是大学士您德高望重,教导之至,为大夏培养出如此人才!”

    这话虽然假,让人听了心底燥烦,可是在此情形下,却没有任何将耿廖的拖出的台阶给掀翻。

    “不敢!此子出身卑微,老臣只是尽其所能吧,至于军途才华,还是将军引教有方!”

    杨茂应语,还了耿廖的好意,让后转身冲林秀沉声:“仲毅,为师没想到在此遇到你,不过你既然以沙场为人生命途,畅理忠义,报效大夏,也不枉为师当初的赐字教导,日后,你要好生努力,为大夏守卫疆途,安殿稳基,践行你仲毅之名!”

    “夫子之言,弟子谨遵!”林秀眉目微红,气息涌动,冲杨茂重重的叩首跪拜,如此大礼,即便杨茂与林秀不同属一军,也无可厚非,毕竟自古师礼之重,无人敢逆!

    随后,林秀与将校离帐,黄汉、乌正二人一出来,就围聚上去,急言:“林秀,你果真是国子学士!”

    “小子,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出身?如此还参加什么征役,你可知道你那夫子的来头,当朝大学士,文阁顶峰!”乌正似有叹息,似有不解。

    只是林秀全然没有脱罪的轻松,反倒面色忧虑,这让黄汉不解,他伸手拍了林秀一巴掌:“小子,杖罚没了,伙头军也不用去了,你怎么还这般模样?”

    “刚才…刚才那秦王殿下是否说了句,蛮部已经进入临、襄之地了…”

    乌正稍加思忆,沉声:“确有此言,不过这都是看在你那个夫子面上,为你脱罪罢了!”

    但林秀确定这话后,脸色更是再度煞白三分,好似棺中死人,末了他才颤声道:“我家就在临城东界的临水县…”

    临城。往日宽敞通达的城道此时被数不清的难民所拥挤,那哀鸣、哭泣的声音让人心躁,若没有那一队队披甲的巡防卫巡视掌控局面,这些难民早已群起相搏,夺取旁人手里的最后一块干饼了。

    “郡守大人,已经清点过了,总计十二万三千六百七十余人,照这么下去,咱们的府库余粮仅能支撑十五日,若是没有援兵前来,那些难民怕是还要生出事端啊!”

    城墙上,府丞于海龙匆匆赶来,对巡查防御状况的郡守姚启圣道。

    姚启圣听了以后,眉头拧成川字,他回身探过城垛,看着街道上拥挤歪倒成片的难民,除了焦躁心急之外,又能如何?

    一个月前,那些骑着高头大马、拎着弯刀的蛮子突然出现在临北,一时间,姚启圣向襄城、黎城求援,另派出郡兵,赶在蛮兵屠戮前,救出这些百姓,短短半个月,小小的临城已经塞满了各县各乡数十万百姓。

    眼下,那些蛮子还无法攻破临城,可是城内缺粮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连日来已经发生数起搏斗厮杀的事件,死伤百余人,若不是姚启圣临危果断,斩首几十颗刁民的头颅,这临城怕是已经炸锅了。

    “大人,大人,东城方向发现蛮骑!”

    正在思虑临城出路时,行军都营指挥使、飞骑尉蒋赣匆匆赶来:“大人,这些蛮子该不会是想攻城吧!”

    姚启圣也不应言,当即转道向东城奔去。

    东城城外五里处,烟尘滚滚,马鸣不断,姚启圣干黄疲惫的面颊凸显出几分惧色,他使劲压下心中的不安,急问:“临城还有多少兵马?”

    “大人,轻骑一千,弓弩三千,步卒四千,另外还有一干衙役、各县的捕快、团练约千人!”

    “这么少…”姚启圣低声一息,旋即再道:“现在带人去街上,发出告示,但凡四十岁以下的青壮,全都编入民团,协助守城!”

    “大人…你这么做…难道蛮子要攻城?”蒋赣心惊。

    “攻不攻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旦撑破,临城这几十万人就要亡命了!这些人既然在临城避难,就有义务一同守城!”

    临城北城的商栅栏,这里是商贾的聚集地,早在蛮子出现于临北时,林懋就赶紧带上张氏和几户关系较好的邻里奔逃至此,比起那些日夜拥挤在街道上的人,他们还算好一些,今日,刚刚垫了快干饼,林懋撑着自己的推车靠在角落里,望着灰蒙蒙的天际发呆。

    张氏来到跟前,低言:“他爹,你又怎么了?”

    林懋揉了揉眼睛,难受的说:“这狗日的世道,真是不打算让人活…还有…咱们秀儿到底怎么样了?连个音信都没?”

    说起林秀,张氏的心直接碎了,从蛮子在临北出现后,那些传言就像骇人的刻刀嗖嗖直往人心上扎,说什么蛮子饿极了连人都吃,如此和野兽还有什么区别…

    “咱秀儿是学子,认字,听说征役里的老爷也要让给他写战报什么,兴许不用上战场!”张氏此番说辞不过是骗自己,给自己脆弱的心留下一个好的念想。

    结果身后一声奚落传来,让人心火直彪。

    “我说老三你怎么在这啊!可让我好找!”话落,林中涣匆匆奔来,看到这个本家二兄,林懋直气的牙根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