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四章龙驹7

    如此之下,乌正挥刀夺的一息空隙,冲身旁亲兵呼喝,亲兵当即与旗手快速调转六营列的冲击方向,向蛮兵千户首领所在奔去。

    蛮兵阵列中位,壮硕如人熊的蛮部千户首领看到横叉反杀进来的夏兵,当即气的嗷嗷直叫,一时间,角手示警,左右两翼的快速分出数个百户首领,回杀过来,妄图将五校围杀在阵列中。

    “秀哥,秀哥,左翼压力骤增,弟兄们有些扛不住了!”

    面对蛮兵的围杀,左翼处的李虎大声呼喝,就这一声空挡,已经数个蛮子冲杀上来,李虎咬牙,顶着盾牌拼上去,刚挥刀砍进眼前蛮子的脑袋,身后一步的位置,本队的几名弟兄已经被侧向奔来的蛮子的手持大斧,连人带盾劈成两半,那股子血贱直接把李虎喷成红色了。

    数步之外,赵源虎吼狂喝,一步顶上,翻滚从低,锋利的刀刃直接把这蛮子的双腿齐膝砍掉,身后跟上来的弟兄嘶吼挺枪,将残嚎蛮子的脑袋捅出一个血窟窿。

    当厮杀的攻势再度易转,左翼盾列防御已经被分割成段,林秀的校列前冲态势直接被抑制在蛮兵的阵列之下,如此他焦躁喝声,只是数个蛮兵小百户就像钉子一样死死钉在五校左右翼,若非李虎、赵源、林胜、林怀平这些本家弟兄一起从尸山血海里翻滚数次,凭借北地男儿的勇悍硬撑,他们五校早就被蛮兵人海给淹没了。

    “勇士们,用夏人的鲜血来冲洗我们的勇悍,让我们的踩着夏人的骨头,爬上草原的英魂顶峰…杀!”

    眼看五校冲杀被压制,甚至有反噬的情况,蛮兵千户首领举斧大嚎,周身如潮水的蛮兵化作洪流三面围来,如此的兵势冲击让林秀心急,也就这时,蛮兵右翼发生一阵急吼,跟着左翼也发生杂乱,借着这个时机,赵源抽刀奔至林秀身后,急声:“阿秀,快撤,不然弟兄们就被围杀在此了!”

    结果林秀一刀将冲上来的蛮子斩落持刀臂膀,挥臂甩去刀刃上的血迹,目瞪三十余步外的千户首领:“其它营列已经压上来,此番决不可退,传令下去,随我继续杀!”

    这一声让赵源面目抽动,看着浑身鲜血、面目已然狰狞的林秀,赵源心里的撼动就如江塘翻滚的河底,混沌不堪,在这一瞬间,赵源望着林秀奋不顾身的背影,忽然生出些异样,他们搏杀至此,为的能够活着回去,可是林秀似乎已经在卑微的生途面前走上了与之相异的道路…

    ‘轰隆’一声惊雷炸裂,随即的霹雳将灌木平原照的骤亮如白昼,灌木平原西向位置的土丘上,景禹寅率领轻骑营伫立于此,望着远处的黑影洪流,他紧握缰绳,身旁,张纪忽然惊异一语,抬臂执槊指向东北位方向道:“殿下,您看那边?”

    景禹寅顺声望去,灌木平原,东北方位,蛮兵的步卒就像一**滔天巨浪,不断冲砸向小砀山丘陵坡前的平缓地待,出军前,景禹寅记得那里只有三个先锋营列,可是能让蛮兵倾尽全部步卒攻杀而不得前进,这恐怕不是三个营列六千人就能够做到的。

    “骁武皇军中,有何步战名将?竟然能够将三个营列的兵力发挥的像数万大军的兵势?”

    “殿下,骁武皇乃征役新军,末将只知道吴莫之、顾恺之这些从中都调派来的将领,至于名将?未曾听说!”张纪稍加思索,应语。

    “吴莫之?顾恺之?这些中庸的家伙,也就做个守成犬!”何季不屑一语,倒是金羽忽然想起海明的话,疑声道:“先锋营列,四、五、六营列,该不会真是那些家伙吧!”

    “金羽,你独自啰嗦什么?”景禹寅沉声,金羽当即回身,答曰:“殿下,骁武皇虽然是新军,可其中闹不好真有将才者!”

    “此话怎讲?”

    “海都伯先前言过,骁武皇有几营列的兵是原右军的人,在辽丘一战,中、左齐撤,右军八千人被抛弃,但还是从主儿乞部的兵锋下夺出一条生路,耿廖为提升军力,将右军解散,编入中军,就是先锋营列!”

    金羽这么一说,身后近卫营列里,海明纵马上前,禀声:“殿下,确实如此,且那先锋营列的营尉、都尉我都见过,十足的精锐,尤其是那国子学士!”

    “国子学士?”这四个字直接挑起景禹寅的兴趣。

    “我大夏兵将何时要让那些腐儒文人来执槊纵横了?”

    “殿下,此人黎城书院出身,为报大夏,便以国子学士的身份参加了征役,名曰林仲毅,善以军阵作战,是个人才!”海明说完,撤回队列。

    “林仲毅…忠义…这名字起的有意思…”景禹寅笑笑,便重新将注意放回战场之上。

    随着雨幕愈发急重,东北方位的蛮兵部族攻杀冲营的态势明显减慢,随着一通鼓起,左军数个营列从中军西侧左翼方位结阵凸出,仅仅冲到灌木平原边缘的丘岭坡上,便止下阵脚,在此处寻找战机,为东北位掠阵的数千蛮骑直接被突然出现的军阵生生隔断,不得不胶着战斗。

    至此,景禹寅将银盔带上,沉声道:“众将,随我直冲蛮军左翼,务必在半刻之内冲散他们的阵脚,若敢撤退者,即斩!”

    话落,景禹寅亲卫‘呜呜’吹响号角,旋即两千多名轻骑借着雨幕,虽景禹寅杀向左军阵前的蛮骑。

    此部蛮骑乃属勃利部,作为南部草原私自投靠北部黄金家族的主儿克部属部之一,此番被主儿克世季呼突埃斤当做先锋列使唤,埃斤雅雅阿派出麾下那可儿格尔泰率本部五千勇骑从西侧绕阵杀进骁武皇中军,以此为主儿克部夺得战势先机。

    只是格尔泰没想到大雨如此之大,几乎成为布幕的雨帘极大阻碍了他们的视线,加之灌木平原与小砀山丘陵相接模糊,格尔泰一时间竟然在疾驰中错过灌木平原边缘的丘岭方位,被晚一步到此,却列下军阵的左军反杀,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损失数百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