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一章龙驹4

    “去他娘的没缓过劲…老子就看了他一眼,他就一拳打上来,怎么着,真当我们好欺负…他娘的杂碎玩意儿!”

    “孙子,你骂谁呢?”

    林胜一气彪火,又是一脚上去,这次倒是那陈营尉身手敏捷,一记杀招逼退林胜,那些四营弟兄也轰的围上来,赵源这些人虽然不喜林胜,但总不能看着自家人被欺负,当即抄拳顶上,一时间态势紧绷。

    只是林秀知道,自己先前教训一营已经在将军哪落下了罪责,眼下驰援战事,将军一时没顾得上,就不代表监军营忘记了,他若是领着弟兄再发生此事,恐怕脑袋就得落地了。

    当下,林秀怒喝,斥退众人,让后当着众人的面前喝令亲兵将林胜压回去,至此,陈营尉才挥挥手,冲林秀道:“林营尉,你和一营的事兄弟也有听说,在这兄弟提醒你一句,别没死在战场上,倒死在自己人刀下,还有,你这个都伯,脑子有点问题,小心他给你惹来大麻烦!”

    说完,陈营尉带着人回去了,毕竟此事不论谁对谁错,闹到监军营和巡查营,他们这些营尉轻者先挨一顿军棍,重者就是聚众闹事,人头落地。

    远处,金羽带着海明等人先去辎重营领取军备,正好看到这一幕,当即嗤笑:“这群兵蛋子,在眼下紧要关头竟然还自顾相搏,看来耿廖的治军还真不怎样!”

    海明大眼扫去,认出刚才那些人,他道:“这些小子很不错,原右军的兵,辽丘一战,险些溃灭,凭借勇力生生杀回来了,后来当众顶撞耿廖听信参军顾恺之撤退之言,惹怒耿廖,被抛弃在小砀山北山谷硬抗蛮子攻山数日,结果这些人又连战数日不亡,让耿廖心思盘算,想要收为己有,现编入中军,据我估计,这些人应该是骁武皇里战力最强的营列,当然也是与耿廖隔阂最深的!”

    对此,金羽似笑非笑的看着海明,末了道出一句:“海都伯,咱们可在骁武皇的大营呢?说话悠着点!”

    海明岂能猜不出金羽的警示?不过他确实不把耿廖这个骁武皇三军统将看在眼里,当即低声道:“统领大人,殿下勇武,堪称大夏第一战将,这些人崽子们若能归于殿下麾下,不出数年,定然是一营精锐,比之河西军,有过之无不及!”

    金羽稍加思索,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海明知道,这个统领已经把这些骁勇的苗子给记下来了。

    五校帐列营盘内,林胜被困在骧旗立柱上,此时大雨倾盆,林胜被雨水淋的湿透,身上,脱去皮甲的粗布麻衣上彰显出一道道血红的印记,一步外,林秀手持干裂的鞭子怒骂不止,随着鞭子又一次落在林胜身上,林胜好似疯子一样冷笑着,他张嘴唾出一口血水,道

    “林秀,来,使劲打!”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弟兄们命都太长了!非得死在刀下不可!”

    “没错,我就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林胜一言顶上,让林秀只感觉心口浊气暴冲肺腑,简直要炸裂一般。

    林胜使劲喘了口气,道:“林秀,老子从小就没有被当做人活着,但凡有谁在老子面前嘲弄,奚落,老子都会要他的命…”

    这话一出口,林秀的心没来由被刺了一下,那股子酸意让他不忍再抽鞭刑罚下去,身后,林怀平听到这话,也重重喘了一息,冲林秀道:“秀哥,胜哥他到底是为了咱们弟兄,四营的那帮家伙也不是什么好种,大雨天降,他刻意将自己的营盘扩扎三丈,把帐沟里的水全都排到咱们的帐列外围,如此怎么不冲塌咱们弟兄的营帐?”

    有了林怀平这个三队都伯开言,赵源、黄齐也都开口为林胜求情,黄齐上前,小声道:“秀哥,林胜兄弟虽然冷,可是他到底是为咱们自己弟兄开的事…”

    “营尉,放了我们都伯吧!”

    如此一来,连带着林胜麾下的本队弟兄也都纷纷开口,看到这,林胜自顾硬撑,冷言戏虐道:“都给老子闭嘴,老子用不着你们这帮混账求情!林秀,老子还是那句话,老子来来征役,就是为了杀人,那个四营的杂碎说的不错,老子是个疯子,老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闯下大祸,你最好宰了我,免得日后咱们刀戈相向!”

    “去你个窝杂菜,你他娘的怎么和秀哥说话呢!”

    李虎与林胜就是碰面眼红的主,林胜如此狂妄,让李虎火大,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林胜近前,一脚上前,直接踹到林胜的腰腹,林秀见了,一鞭子甩在李虎脸上:“滚回去!”

    让后他冲边洪呵斥:“方才所有乱言的家伙,一人十杖,即刻刑罚,全都反了天了!”

    闻此,远处的赵源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至于黄齐、林怀平、李虎及其它出言的十几个弟兄,全都被边洪压到一旁,直接杖刑。

    在五校的营盘帐列外,金羽与海明正站在树下细细看来,当他们看到林秀如此行径时,海明嘀咕一句:“这小子变化有点大?他这么搞,会让身边的弟兄寒心的…”

    “不!”

    “什么?”金羽的话让海明一愣。

    金羽皱眉盯着看了片刻,当即道:“这个小子,身上有股子气,若我看的不错,是个统将的料子,如此是应该告诉殿下!”

    旋即金羽带着海明等人离开五校的营盘。

    “轰雷”一阵闷响,浓厚的云层中,一道雷鸣快速炸裂,将天际照的煞白,瞬间之后,再度沉浸昏暗中,混杂的倾盆的雨幕,一列列蛮骑、蛮兵部族向小砀山移动而来,在大雨的缠绕下,主儿克、主儿多等十几个部落的勇士好似幽魂一样在昏暗中缓缓前进。

    望着灌木平原和那连绵起伏的丘岭,主儿克埃斤世季呼突冲主儿多埃斤纳牙波澜达道:“吾兄,此时进军,大雨丘岭林木地带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勇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