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龙驹3

    世季乎突沉思片刻,举杯同声:“苏门达圣的指引,我等自当遵从,饮完此杯,我们数十万铁骑定然可踏平小砀山,俘获大夏秦王!”

    “苏门达圣护佑,草原雄武!”诸埃斤其呼,举杯痛饮。

    小砀山,有了骁武皇的突然驰援,脱离蛮军追击的景禹寅终于可以长喘一口气,只是当他冷静下来后转念一思,心里又困顿起来,他冲杨茂道:“师傅,骁武皇三军为何会在这?您是怎么让他前去援救于我?”

    “此事老臣也不甚明了,老臣被金羽护送到山林里,发现骁武皇的斥候,当即奔向他们的大军,虽然老臣确有请求耿将军出兵的心思,可当时那态势在老臣看,这耿将军已经准备出兵了,不过有一点老臣大致能够猜测出,就是这耿将军必然想要在殿下这留下一个情分,以免日后兵戈相向时,他没有退路!”

    “这?”景禹寅有些难以置信,因为后一句已经隐晦的转到中都世子风流上来。

    杨茂短暂一思后说:“殿下,此番主儿克部为何从燕东一直追到这里?殿下想过没有?”

    “为何?”

    “那是因为蛮子们离撤退已经不远了!燕城北地已经刮地三尺,无可再掠,他们想要抓了你,用你向中都交换所需,再不济您的治下河西也会给他们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群混账畜生!”景禹寅握拳怒斥,这时,金羽进账,禀告:“殿下,自称河西老卒的人求见!”

    “河西老卒?骁武皇里何时有我河西军的人?”景禹寅纳闷中,海明、白飞等十余个原河西老卒已经进帐,看到景禹寅,海明这些人当即跪下泣声:“殿下,我等还以为再也见不得您了!”

    杨茂见状,插言道:“殿下,确有此事,您忘了,殿下奉旨北进时,留下骁骑营数百人为骁武皇操练兵丁!”

    经杨茂这么一说,景禹寅才想起来,只是自己后来意识到骁武皇背后的深意,为了避嫌,才急急离开,如此把这群部下给忘了。

    “尔等起来,是本王疏忽了!”

    海明、白飞这些人闻即泣声泪下,海明心恨道:“殿下,当初我们好心来训骁武皇的兵丁,可是他们却不把我们当人看,从辽丘开始,次次把我们望绝路上逼,数百名河西弟兄现在只剩下我们十几个了…”

    眼看景禹寅要怒,杨茂当即开口:“尔等住口!”让后他冲景禹寅警言:“殿下,别忘了,我们刚刚被耿廖救了!”一言吐露,让景禹寅再度把一切心绪压在心底。

    中军大帐内,耿廖正在高声笑言,参军顾恺之借机出声:“将军,此番这景禹寅必然感谢将军的援救出手!”

    “殿下之谢,我等臣子,岂敢乱言!”耿廖随声带过:“这驰援小捷虽不入眼,可依然能够看出将右军分入中军后的成效显著,北地男儿,果然勇悍!”

    说到这,任此番驰援先锋的四、五营列的都尉当即挺直了身躯,以彰显自身勇武,唯有六营列的乌正显出几番忧虑,如此让耿廖直言问来:“乌正,虽是小捷,但你这表情何故?”

    乌正起身拱手:“将军,末将心有忧虑!”

    “讲!”

    “将军,您想,秦王殿下原在燕东,从那到这近五百里,蛮子竟然追他追到这里,试问为什么?”这话看似简单,却实则深意让人沉思,一时间耿廖倒没有想到为何。

    乌正缓了一息才继续道:“怕是蛮子意识到冬季大雪降来,北地已经掠夺不到什么,他们想要抓了秦王殿下,以此换取所需!”

    这话从乌正嘴里出来,直接让帐中其它将校哈哈大笑。

    “我说乌正,你脑子抽风了吧!”

    “秦王是大夏最骁武勇毅的战将,是当年陛下北征的先锋,蛮子想要抓他?简直痴心妄想!”

    面对众将校的嗤笑,乌正也不与之应言,自顾说着:“将军,我们骁武皇一时坏了那些蛮子的计划,接下来怕是有场恶战,敬请将军提早准备,免得辽丘战事再重演!”

    听到最后一句,耿廖面色当即瞬变,辽丘之战,主儿乞部战退骁武皇,骁武皇右军与中军生异,此时乌正再提是何意?让耿廖如何不多想?

    也就是此言脱口,乌正才意识到自己说到耿廖的厌恶处,不过片刻,耿廖冷言,结束此番小捷军谈,乌正这些将校只能离开大帐,待乌正离开后,顾恺之借机言语:“将军,末将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乌正此人,从校尉领职都尉,列入先锋偏将,却依然说出这话,足以证明他的心不在将军身前,末将还听说,那些混在中军的原右军兵士作战时完全就是自行其事,不听号令!”

    说完,顾恺之告声退出,留下耿廖一人独思在军帐内。

    “秀哥,林胜那孙子刚才又和四营的人干起来了!”

    正在自部帐前避雨擦拭横刀的林秀看到李虎冒雨奔来,身后还跟着一队弟兄,神色一愣,待他听清话后,林秀当即收刀入鞘,怒声:“怎么回事?”

    “雨太大,扎营盘时四营的南帐位置有些越界,把我们边缘的一些帐列给撑倒了,弟兄们不乐意,源哥带人与之交涉,结果林胜那家伙不知怎么,一拳上去,直接给人都伯放到了!我说秀哥,你这堂兄是不是疯子?”

    “他疯不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在这么搞下去,我的脑袋就没了!”

    林秀怒骂一声,当即朝四营南帐位置跑去,亲兵队正边洪赶紧带着亲兵队跟上。

    雨中,四营四校的陈营尉已经带着七八十个人与赵源、林胜等二十来个五校的弟兄对峙起来,林秀看到那营尉身旁站着一怒目彪火的汉子,他肿胀的下颚足以看出林胜下手之狠。

    “林营尉,此事你说怎么办?”那陈姓营尉面色沉声,林秀赶紧应语:“刚刚经历一场驰援战,我这弟兄性情有些暴烈,一时没缓过劲来,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