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九章龙驹2

    只不过三个营列的军阵在轻骑营穿过后,快速将间隔缩短至三人并骑,且一丈长枪探出军阵防御列,就像一颗长满刺的荆棘,让人无处下手。

    “抛射,抛射!”

    在这呼呵中,中军一、二营列及左军到达位置的数个营列当即拱卫先锋营列,一瞬间,数不清的弩矢羽箭化作另一张雨幕朝奔袭来的蛮骑射去,若是在先前,图黑定然会撤,可是现在,雨幕滂沱,他们只顾盯着景禹寅的那面大旗,故而忽视了如荆棘龟甲般的夏兵军阵,一时间,蛮骑被射的人仰马翻,溃乱不堪。

    “该死的夏人骨头,回撤,回撤!”

    一瞬间的齐射让木花黎直接损失近千勇骑,如此的后果他根本无法承担,经他这么一吼,所部的其余冲杀勇骑当即拨马转向,至于那些马快冲进先锋营列内的蛮骑,则向瓮中之鳖一样,在夏兵的刀枪利刃中送掉自己的性命。

    “杀!”

    眼看蛮骑冲杀洪流混乱,林秀怒吼,旋即五校从军阵分出一部,持刀顶盾冲向那些马力已泄的蛮子。

    没了马速和后续的冲杀,这些蛮子纵马抵挡,可奈何不了夏兵围杀,纷纷被长枪捅落下马,一些坐骑被周围呼啸的夏兵惊住,当即掀翻自家主人,夏兵们一哄而上,乱刀斩死这些落马者,望着此景,图黑恨得咬牙切齿,若是木花黎不那么做,他们早已将秦王拿下,现在,秦王已经归入夏兵军阵,那一个个千人军阵就像一堵堵城墙,加上漫天大雨,蛮骑的机动优势已经不复存在,无奈之下,为了避免部族无谓的伤亡,图黑与里木多只能含恨率部撤退。

    在何基的护卫下,秦王等几十名残骑来至耿廖的身前,即便此时的景禹寅落魄不堪,可是耿廖丝毫不敢亵渎不尊,他不顾地上的泥泞,上前躬身单膝跪拜:“骁武皇三军统将,耿廖驰援殿下来迟,敬请殿下恕罪!”

    能够从蛮骑中活着捡回一条命,且又保有了自己的尊严,景禹寅重重喘了一息,上前搀扶起耿廖:“将军此言重了,本王若是没有将军援救,恐怕已成蛮子阶下囚了!”

    也就这个时候,杨茂、金羽匆匆奔至近前,看着血人一般的景禹寅,杨茂眉目颤动,声音恨怜交加:“殿下…老臣还以为…”

    对于杨茂,景禹寅心中有一份恩师之情,更有一份教导之情,他快步搀扶几欲将倒的杨茂,道:“师傅勿忧,本王现在不是好好的,只是可惜了我轻羽营万余弟兄!”说这话,景禹寅牟子里闪烁出一丝恨意的冰冷。

    当木花黎、图黑、里木多率部撤离,先锋营列与东西两翼营列彻底将冲入阵列的千余蛮骑给屠戮殆尽后,方才回军。

    轻松得到此番小胜,骁武皇三军的弟兄们性情高涨,兵势大盛,可是林秀望着远处快速急退消失的蛮骑身影,心底反倒生出来一丝忧虑。

    “秀哥,你怎么了?”当所有的兵丁在失去蛮尸上割头以讨军功时,林秀却拄刀独立,那般模样让人看了实在不解,林怀平与赵源奔过,低言一问,林秀摇摇头,赵源再道:“此番我校弟兄斩首约有三百,应该是所有营列最多的!”

    “如此甚好!”

    当耿廖中军指挥方向发出收兵号角后,林秀这些各个营列的兵丁快速撤离,不多时,这灌木平原上除了茫茫大雨之外,便没有任何会动的影子了。

    主儿克临时营地的埃斤大帐里,主儿多部及十几个北部草原的附属部落埃斤已经稳稳坐在柔软的毛皮卧榻上。

    世季乎突埃及端起马奶酒,冲主儿多部的纳牙波澜达埃斤道:“吾兄,你等不再燕城地界,怎么突然来此了?”

    纳牙波澜达埃斤是个五十余岁的草原汉子,他天生一副鹰鹫的眼睛,那牟子的光就似寒冬腊月的冰晶直射,让人发自内心的冷,纳牙波澜达埃斤沙哑一笑,道:“半月前,那个骁勇的大夏秦王在燕东哨镇地界伤我部族近万的勇士,结果突然消失了,可是燕城城闭,燕西路途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世季乎突埃斤,您说这个夏人带着他的兵马逃哪去了?”

    “我怎知道,夏境千里疆途,比之我们的草原还广阔….”

    “哈哈哈…”纳牙波澜达埃斤放声大笑,旋即骤冷沉声:“我等部族南下,是遵照苏门达圣的旨意,讨求过冬食物,据我所知,大夏富饶,而大夏皇子更为尊贵,若是抓了他,足以换回部落吃穿不尽的所需!”

    “纳牙波澜达埃斤说的不错,那么尊贵的人,岂能让某一部落独享?”

    “我的部落到现在还有凑足过冬的食物,眼看雪降到来,我们的部民该怎么办?”

    一时间帐内诸部埃斤乱言纷起,世季乎突埃斤眯着眼睛,试图从纳牙波澜达埃斤的眼中找到他的阴谋,就在这时,埃斤角手从外奔来,他浑身鲜血,看起来狼狈不堪,如此大帐瞬间安静下来,世季乎突埃斤眉目抽动顷刻,沉声:“滚出去!”

    角手转身即走,却被纳牙波澜达拦下。

    “吾弟,你这角手在外出了何事?竟然这般模样!不妨说出来听听?”

    角手一时陷入两难,他偷偷观望世季乎突的脸色,在众埃斤的呼呵下,世季乎突只能重重一挥手,角手不过倒也聪明,当即道:“埃斤,散骑在南面山丘地带发现夏军骁武皇和秦王的旗帜!”

    “骁武皇?秦王?”

    闻言,众埃斤皆是一愣,紧跟着就是兴奋的神色,而世季乎突却从中听到了另外的意思,那就是图黑、里木多、木花黎等人一万多主儿克勇骑没能抓住那个秦王,他怒从心声,紧咬牙关,却不能当面表露,最终有事一个滚字,角手转身离帐。

    至此,纳牙波澜达埃斤起身,沉声道:“吾弟,此番天赐良机,是苏门达圣要我们联合一战,你是否愿意?屠了骁武皇,抓了大夏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