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龙驹

    见此,林秀抽刀顶盾,奔杀上去,步对骑,要的就是骑兵胶着无法放开速度,否则一旦骑兵冲杀,步卒就是刀下鬼。

    盯准几十步外陷入阵列和泥泞胶着的蛮骑,林秀等数百兵丁狂奔而去,那些蛮子见状急拉缰绳,回转马身,却被长枪兵和盾兵缠住,且地上泥泞不堪,坐骑愈乱愈无力,当林秀这些人冲到十几步的位置时,他们快速抽出夹在盾牌内侧的短枪,甩臂猛抛,数百根锋利的短枪在十几步的位置,比之弩矢还要强劲,这些蛮骑不等调转马头再度冲上,就被短枪射落下马。

    远处,景禹寅甩部冲杀猛烈,直接将木花黎的骑列给冲出一个缺口,木花黎大骂狂呼,可是景禹寅勇悍无人可挡,眼看景禹寅就要逃出生天,图黑、里木多二人从北侧好似一柄尖刀般敌我不分,狂突进来,一时间,木花黎的人,景禹寅周围的夏骑,全都在图黑的弯刀落马亡命。

    “这个该死的混账,他到底想做什么?”

    木花黎气的怒喝,只是事况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中,且骑阵边缘已经受到骁武皇的弓弩袭扰,万般危机下,木花黎唤来门户奴隶,门户奴隶当即带着一部百人冲向景禹寅,要拼死留下他。

    盯着愈发混乱的战况,木花黎已经不管什么埃斤命令,他要杀了这个让人痛恨到骨子里的夏人将领,且木花黎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夏将不死,终究会给主儿克部带来灾难。

    当三、四、五营数千人在战场边缘且战且冲时,耿廖的轻骑营已经从东面到达战场。

    何基大致观望了战场,当即发现了战场中的异样,蛮骑看似围杀秦王,可是好像不同所属,否则以秦王千余骑兵怎么可能存活到现在,当即,何基身旁的亲兵呜呜吹起号角,被蛮骑围困在战阵内的景禹寅听到这一声,恍如在危机中揪住一根救命稻草,即刻挥攻转东。

    只是此时的图黑、里木多两人的部族勇骑已经冲到景禹寅五十余步的位置,就在景禹寅试图以木花黎的部骑与图黑相冲,延缓自己冲杀的时间,图黑再也不管木花黎的部护身份,当即抽刀,将一名木花黎的百户小首领斩落马下,让后怒吼:“部护大人,埃斤有令,要活的大夏皇子!”

    可是木花黎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让景禹寅活着离开,对此明声的呼呵,木花黎全然不顾,无奈中,图黑与里木多将弓羽骑和勇骑分列为两支犄角骑队,一面破开木花黎的围杀阵列,一面继续冲向景禹寅。

    一槊将身前的蛮骑斩落下马,景禹寅借着木花黎与图黑攻势相异,以槊开路,左突右冲,尽可能的将木花黎骑列冲散,将两支勇骑混乱成一团,且何基的轻骑已经如钢叉般捅进木花黎的东翼半腰上,一瞬间内,木花黎的东翼数千勇骑被何基拦腰截断。

    何基长枪横扫,直接将迎面奔来抵挡的蛮骑小百户首领扫去脑袋,没了脑袋的尸首随着坐骑狂奔一息,直接栽倒,让后就被何基等夏骑踏成了肉泥。

    “殿下,秦王殿下…”

    何基一面冲杀,一面高呼,此时双方相距不过五十步,景禹寅在木花黎的围杀中仅仅剩下几十骑,如此态势让木花黎嘶声怒吼:“杀,杀了那个夏人骨头,为部族死去的兄弟姐妹报仇!”

    “不可…部护大人…不可…埃斤有令…要活捉大夏皇子…”

    一时间,蛮骑阵列中不同的呼喝彻底搅乱了自家阵脚,如此让景禹寅憋着最后一份勇力,将木花黎呼喝前来取自己性命的门户奴隶斩落马下,旋即以此为威慑,一路横冲,与何基的轻骑相接,瞬间,何基身后轻骑在数个校尉分散四冲中将景禹寅这几十人护在中央。

    “殿下,末将骁武皇三军轻骑营先锋将何基,奉命救援!”

    “废话少说,即刻向南冲,冲进军阵列,快!”

    景禹寅虽然侥幸从木花黎与图黑中逃出一劫,可身后数千蛮骑绝非摆着看得,一旦木花黎的勇骑全面围压上来,图黑斜插围杀,他将会重蹈方才的覆辙,故而何基不敢拖延,护着景禹寅向自己军阵方向冲去。

    “图黑,你到底要做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由于图黑的搅扰,木花黎没能一击斩杀景禹寅,反倒让他逃出去,可是图黑却死硬服从于埃斤的命令,他拨转马头,狂奔冲向景禹寅,末了留下一句怒喝:“埃斤要大夏皇子,其余我一概不管!”

    “你个混账狼崽子畜生!”

    木花黎回骂一句,旋即角手呜呜吹号,所部麾下的勇骑快速冲向逃离的景禹寅。

    此时,三、四、五营凭借天气雨势将两支千人骑给牢牢拖在军阵前端,在长枪、羽箭的袭杀下,两支千人蛮骑很快溃散。

    这时,林秀恍然看到骁武皇的轻骑营携着那面早已污迹不堪的秦王大旗向己方奔来,在那面大旗之后,黑压压的蛮骑就像洪水一样紧追不舍,如此让林秀急喝:“回阵,快回阵…”

    听闻此声,五校的弟兄快速收缩阵型,而不远处的三营、四营的将士也都望见这一幕,即便他们心颤蛮骑威势,可是秦王意义非凡,他们不能不顶上去。

    旋即,在骁武皇的号角中,先锋营列瞬间结成三个巨大的锥形长枪阵突进上来,后军处,耿廖看到此况,冲身旁的令兵示意,令兵当即摇旗吹角,中军一、二营及左军的数个营列快速冲向先锋营列的东西两翼处。

    疾驰中,何基见到自家军阵成型突进而来,当即呼呵,身后的雁首骑列快速交错收缩,形成一字长蛇列,从军阵间的空隙中穿梭而过,在这一瞬间,林秀感受着从身旁疾驰奔过的战马威势,更看到那名银甲血污的勇将瞬息即过,那就是秦王,大夏最骁勇的亲王。

    也就是这一瞬间,林秀脑海里想起了草原上那个王芐老头,只是一声刺耳的响啲声打乱了林秀的心绪,透过盾牌间隙望去,那些蓬乱头发,手持弯刀的蛮子已经冲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