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驰援2

    五营列中,林秀看到远处的蛮骑境况之后,心里就寒了一下,兵法有言,步打骑,永远都是后起而击,可是眼下为了营救秦王,骁武皇已经违反了兵家大忌,不过也就是这一瞬间,林秀看着逐渐湿透的泥浆之地,他当即想到了什么,旋即,林秀冲本校高呼:“双行阵列!”

    闻此,赵源这些都伯即刻呼呵众弟兄,令兵则号角响起,奔袭中,千余兵丁不顾雨幕冲洒,快速扩开,结成双行阵,以盾兵外列防御,以长枪兵抵位,防止蛮骑冲杀。

    当景禹寅数倍蛮骑围困,快速消耗最后的力量时,图黑望见远处的丘陵坡前出现一只只好似乌龟的人影阵型,他当即意识到,这是秦王的援军,只是眼下木花黎部是蛮骑攻击的兵锋,他的麾下蛮骑只能在外围掠阵抛射,这让图黑心急,若是那援军救回秦王,让埃斤知晓,他的项上人头算是呆到时候了。

    短暂的思量之后,图黑冲角手低呵,角手当即撤马奔向西面的里木多,里木多一面让麾下千户首领继续以本部弓羽骑抛射截断景禹寅的轻骑退路,一面奔向图黑,从战场外侧来至图黑近前,里木多粗声大喝:“你在做什么?这个秦王着实厉害,我等勇士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图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你看南面!”

    里木多转头望去,那里白茫茫的一片,除了一些黑影子,什么都没有!

    “南面怎么了?”

    “你个蠢货,你仔细看看,那是夏人的援兵!”

    闻此,里木多再度睁目仔细看去,如此才看清,那快速移动的黑影竟然是夏兵的军阵,如此里木多大惊,他当即要呼呵角手,却被图黑喊住:“木花黎对夏人恨之过度,当年他的两个妹妹均死于夏兵之手,此番他若是不戏耍折磨够这个大夏皇子,恐怕不会执行埃斤的命令,所以我们要联合各自勇士,一股脑冲破这个大夏皇子的最后抵抗!”

    “这恐怕不妥吧,他可是埃斤的长子!主儿克部的部护大勇士,我们这么做,必然会遭到他的记恨!”

    里木多心有余悸,只是图黑却不这么想:“大夏皇子,活着的他可以为部落换来巨大的利益,甚至可能让主儿克部一举跃过主儿乞部,再度成为黄金家族的狮首,而我们身为埃斤的那可儿,只对埃斤忠诚!你若不做,我自己去!”

    图黑的话极大刺激了里木多,身为埃斤那可儿,那是苏门达圣见证护佑下的勇士头衔,是一生一世忠诚部族首领的尊贵象征。

    随着一声霹雳炸开,骁武皇的三、四、五营先锋阵列已经逼至战势三里之外,里木多不再犹豫,当即呼呵角手,角手呜呜吹起号角,半刻之后,仅剩的一千多名主儿克弓羽骑与图黑的两千余勇骑汇聚成一条洪流,不顾木花黎的围困袭杀战术,以一柄长剑直插心脏的态势冲向战场中央,如此的行径让木花黎大怒。

    “这两个畜生想要干什么?”

    木花黎怒喝,虽然景禹寅兵不过两千,且都是疲惫之兵,可是他的搏战能力实在是强,不管横突、侧袭,木花黎始终不能直捣黄龙,绝了这个大夏皇子的命门,且此时图黑、里木多二人竟然不在侧翼掠阵袭扰,直冲本阵。

    不过木花黎吼声未散,他的门户奴隶已经奔至近前,急声道:“主人,夏人的援兵到了!”

    “援兵?”木花黎一愣,转身向南望去,在那连绵起伏的丘陵坡前,灰蒙蒙的雨雾里确实有数个乌龟一样的影子快速逼近。

    “该死的夏人骨头!”木花黎大骂,方才专注于擒杀这个大夏皇子,为曾经丧命的妹妹报仇,却忽视了这是夏人的土地,随时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如此,木花黎一改袭扰虐杀的态势,先是分列两个千户各带千余勇骑拦截夏兵援军,让后呼呵剩余数千勇骑同时冲阵,以此强行血拼掉这个大夏皇子。

    阵列之外,看到此景,快要接近阵中的图黑、里木多二人当即一愣,随即紧张起来。

    “不好,木花黎部护疯了,他要杀掉这个大夏皇子!”

    里木多自然知道大夏皇子死后二人的下场,旋即高喝,角手呜呜示警,可是木花黎的勇骑根本不做回应,如此之下,图黑当即率部横插进去,木花黎的本部勇士想不到同族部落的勇骑会这么做,直接被冲破一侧阵列,更有甚者,一支百户小首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图黑给冲散了。

    与此同时,景禹寅也发现了蛮部的异样,且这时张纪冲他高声:“殿下,你看南面!”

    景禹寅长槊横扫,将周身的蛮骑给扫落下马,转头望去,几个夏军的军阵正在快速奔来,这让景禹寅心里喜极交泣,随之举槊怒吼:“轻羽骑,杀!”

    如此威吼,堪比天际雷鸣,早已满身血迹的景禹寅更像杀神一般,拨马南冲,张纪、凌仝、何季三名悍将与众校当即结阵成一柄骑锥,不顾数倍蛮骑,狠狠冲了进去,瞬间,刀枪碰撞,惨叫嘶鸣,人落马翻,血溅天地。

    远处,急速奔来的骁武皇军阵看到那面秦王大旗后,营列都尉当即高喝,龟甲军阵快速调转,以长枪、盾兵为尖端,弓弩手压射,随着长弓弦动,数千只羽箭旋即冲破雨幕,向远处的蛮骑飞去。

    也就一息功夫,羽箭入肉,搏杀阵列外的蛮骑直接被射下战马,只是下一秒,东西两侧便出冲来两支千余的蛮骑,如此都尉们高呼,长枪兵冲出阵列,躬身挺枪,在盾牌兵的相抵下,形成两道阵列线。

    阵列东侧,林秀看到冲来的蛮骑,高呼数声,以赵源、林怀平二人为犄角的双牙盾列快速顶出去,那木花黎分出两支千户蛮骑试图截杀这些夏兵援军,只是现在大雨爆降一个多时辰,这灌木平原上早已泥泞不堪,面对骁武皇的军阵,蛮骑的冲杀直接被挡在第一道阵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