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驰援

    灌木平原上,图黑胯下红尾棕嘶鸣狂奔,手中长锥刺以蛟龙出海之势接连捅杀,两名迎面交错的轻羽骑当即飞身落马。

    景禹寅见了,勃然大怒,只是侧翼里木多的弓羽骑袭扰连射让景禹寅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快速聚拢周围冲杀的弟兄,当轻羽骑以景禹寅为雁首龙头,笔直的冲破图黑的蛮骑围堵阵列后,图黑当即举刺,身后的部族勇骑随之减缓速度,转向绕袭。

    而景禹寅则快速分列身后的骑队,由雁首突杀进而变做双蛟飞天,一瞬间,千余轻羽骑将长槊携卡在马鞍侧下,以连击弩平射,百十名蛮骑没有在短时间内撤出景禹寅骑队的射杀范围,直接被数不清的弩矢连人带马射成了筛子。

    且这个空档,与里木多弓羽骑周旋边战边撤的张纪、凌仝、何季三人瞧准时机,顿时分杀一部百余骑,在凌仝这个悍将带领下,冲着图黑麾下追击景禹寅不成,反倒溃散的百户骑队奔杀而来,于此,蛮骑百户连抽刀抵挡的空隙就没有,直接被张纪一枪捅穿,跌落于马下。

    图黑看着愈发胶着的战况,眉目紧锁如川,但是当景禹寅奔至三里外喘息重整骑队时,图黑的侧后方,已经支援而来的主儿克埃斤长子木花黎带着一万勇骑从东西两侧同时发起围杀。而这让刚刚喘过一息的景禹寅心恨不已。

    面对如癞蛤蟆一般蛮子,景禹寅自问只要再有五千轻骑,便可有把握击溃这些畜生,可是他没有,看着周围早已力疲马乏的千余部下,在望着东西两侧的骑队长龙,他只感觉自己就像陷入冰窟的猎物,随着冰晶冻结,他反抗周旋的余地越来越小,直至最后亡命。

    “殿下,东侧除了弓羽骑,还有数千蛮骑横杀过来!”

    “殿下,西侧也有,数量至少三千!”

    “殿下,有一支数量约为两千的轻骑径直穿插东侧丘陵,似乎是要绕到我们的南面,封了我们的退路…”

    听着麾下的禀告,景禹寅在这一刻几乎心散力尽,此时,张纪、凌仝、何季三人甩着本部数百残骑终于脱离弓羽骑的袭扰回来了,张纪顾不得其它,当即大声:“殿下,此时境忧,请殿下立刻向南撤,只要赶在蛮骑前面,躲进山里,我们就有机会再战!”

    “请殿下尽快撤离!”

    在三面环敌的情况,张纪、凌仝、何季三位郡城指挥使也不顾先前的撤退斩首命令,同时请命,只是景禹寅心高志傲,堂堂大夏秦王,却要被蛮子逼得逃离撤退,这股子压抑让他无法忍耐。

    短暂的焦躁,景禹寅怒目向天,高举早已被鲜血浸成殷红色的长槊,大吼:“本王…誓死不退…”

    如此一言,直接把张纪、凌仝、何季及残存的校尉们给逼到死路上,望着远处的蛮骑身影越发逼近,景禹寅怒视令兵一眼,令兵当即吹角鸣号,旋即,剩下的千余骑兵快速调转满头,以月牙阵集结。

    远处,图黑、里木多已经与木花黎汇合,看着撤退至三里外的秦王大旗竟然停下,图黑道:“看来这个大夏皇子不打算逃走!”

    “逃走?图黑,你未免太小看这个秦王殿下了,若我记得没错,十年前,夏安帝北征时,夏军有一小将,冲阵袭杀我黄金家族主儿克部十余名勇士,而那个小将就是秦王!”

    “要真是他,那我们就更不能放过这个夏人骨头!”里木多粗声粗气,结果图黑赶紧低呵:“不放过没错,但是绝不能伤了他!”

    这话引来木花黎侧目一看,但图黑全然不畏这个埃斤长子的目光,他沉声道:“木花黎部护,此番由我部领锋冲杀,眼下北境已经无所可夺,只要抓了这个大夏皇子,就能用他换来数不尽的牛羊和食物,保我主儿克部安然渡过即将到来的冬季!”

    “不,接下来的兵锋要由我来,我要好好见识下这个大夏最勇武的皇子到底有多厉害!”话落,木花黎拍马率部冲出,图黑皱眉一丝,赶紧跟上。

    望着远处的蛮骑洪流,景禹寅深深喘息,且在这个时候,一颗颗豆大的雨点从天而落,砸在他们的身上,感受着这股微凉,景禹寅燥热干裂的心才算缓过一丝生气。

    “殿下,您说…我们还能回到河西么?”

    一轻羽骑小校低声问,景禹寅转头看去,这小校的脸上早已被血迹沾染,除了那双明亮的牟子,他已经看不出这小校哪还有一丝人样,在雨水的冲洒下,景禹寅才应了一语:“河西是我们的根…我们…当然能够回去!”

    即便这话是虚话,可它由秦王嘴里吐出,小校本来已经疲惫的牟子里,再度迸射出生的希望,他们追随秦王,信奉河西的骧旗,可是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也造就了各个军系间越来越深的隔阂…

    “快,再加快速度!”

    当小雨变成大雨,进而成为雷雨,小砀山的山丘泥道上,耿廖怒喝众军,当他看到远处茫茫的灌木平原后,心里猛然一紧,在哪雷鸣闪过的一刹那,他似乎听到了马蹄奔腾和嘶鸣。如此之下,耿廖当即冲亲兵大喝,亲兵纵马飞奔离去,也就三息,一都尉冲来:“将军有何命令?”

    “许成,你带轻骑营先行,支援秦王殿下!”

    “末将领命!”

    许成得令离开,让后骁武皇三军仅有的一营骑队离开奔袭的大军,向灌木平原杀去,而在先锋列位的几个营已经冲出小砀山西北方向的丘陵坡下,望着远处黑压压的蛮骑,这些营列将士当即心颤瞬间。

    “他娘的,这到底有多少蛮骑?”

    “该不会让我们用两条腿和那些骑兵拼命吧,这可是平原啊…”

    听着各营列兵士的呱燥,三、四、五营列的都尉当即怒喝一声,让后身为先锋将的乌正都尉即刻抽刀,怒喝:“退者,怯弱者,逃离者,杀无赦!”一声杀无赦压下这些兵丁的惧意,让后三营列数六千余兵士迎着雨幕,冲了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