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困境2

    “尔等无需多言,我虽是皇子,但更是一名夏将,传令下去,且战且退,尽可能撤离,但若谁敢不听号令,私自败退逃离,本王现在就斩了他!”张纪、何季、凌仝三人相视一看,只能应声领命,且这个时候,远处蛮骑方向传来急促的号角声,如此让景禹寅再度发力,握紧了手中的长槊。

    与此同时,金羽带着百余轻语骑护着杨茂进入小砀山,期间,杨茂不断呼喝制止金羽,最终,金羽被燥扰的无法,才停下。

    得此空隙,杨茂这个年近六旬的老头子竟然从马背上跳下去,这让金羽急呼:“先生不可,若是让殿下知道,我头颅难保!”

    结果杨茂怒瞪眉目,胡子飞扯,大声怒喝:“你身为殿下近卫统领,此番殿下危机,你怎可将因我这个将要入土的老东西而置殿下不顾?你简直愚蠢至极!”被杨茂连声怒骂,金羽气的紧握长槊,却不敢反抗,忽然,远处的草丛发出马鸣,金羽骤然变了脸色:“保护先生!”

    当即有数名轻骑奔来将杨茂拖上战马,将其护在队列中,金羽则扯缰执槊,冲那声响处奔去,只见战马彪壮,飞身一跃,旋即,金羽看到数个骁武皇服饰的斥候正回身上马离去,只是金羽如何会放他们离开,当即大喝:“尔等站住!”跟着手持连击弩,冲着斥候就是三连射,短短几十步的距离,弩矢化作流光直冲上去,擦着斥候的脖颈飞过。

    如此威慑,让斥候不敢造次,瞬间僵停下上马的动作。

    金羽猛夹马腹,奔至近前,十几名轻骑挺槊,顶在这几个斥候的脑袋前,只要他们敢有一丝异动,锋利的马槊须臾内就能在他们的脑袋上留下碗口大的窟窿。

    “将军…饶命…饶命…”其中一斥候急声。

    “你们怎么会穿着骁武皇的服饰?快说!”

    “我等是骁武皇三军斥候营!”

    “骁武皇三军?”金羽一愣,旋即再问:“骁武皇三军在这里?”

    “是…骁武皇三军已经在此驻扎半月了…”听到这,金羽当即大喜:“你们几个看着他们!”让后金羽调转马头奔至杨茂身前,大声:“先生,先生,骁武皇三军竟然在小砀山!”

    杨茂听了,眉目与金羽一样,散出精光,他赶紧挥鞭来到那些斥候身前:“快带我去见你们将军!”

    当杨茂急切想要寻援于骁武皇时,骁武皇三军的中军帐内,耿廖陷入两难境地。

    “将军,秦王从燕城溃败于此,我等既然知晓,就应该救援,否则陛下知道,会将我们置于何地?让麾下各营列的兵丁知道了,堂堂骁武皇,陛下亲军,竟然在蛮兵锋下撤离,如此骁武皇颜面何存?胆气何存?”

    乌正从开始的谏言,到现在的直言,已经惹怒部分将校,此时,耿廖很清楚撤离的后果,这将会和骁武皇一军覆灭,河西军置之不顾一个结果,但是不同之处在于,河西军统率是秦王,是陛下的儿子,而自己不过是一朝臣,想到这,耿廖环顾座下,除了乌正这个原右军的将领积极出战,其余将校或沉默不言,或张目四看,他们在等待,如此让耿廖心怒,且心底的怀疑更加浑厚。

    不过秦王战况危机,他没有多少时间考虑,毕竟主儿克部的旗帜不同于其他部落,那是黄金家族的直系部落,是曾经大举进攻夏朝的勇悍部族之一。

    就在耿廖准备出言时,帐外传来阵阵杂乱,让军帐帐帘被人掀开,金羽护着杨茂大步进入,身后,亲兵硬身挤进来道:“将军,他们…他们有秦王的令牌…我们不敢…”

    “滚出去!”耿廖怒喝,亲兵立即收声出去,金羽环顾四周,后撤一步,护在杨茂侧身。耿廖起身来到大帐中央,看着杨茂,他皱了皱眉:“尔等擅闯军营重地,可知后果?”

    “老朽中书阁大学士杨茂,只因事况紧急,贸然闯帐,此番罪行,待危机过后,老朽自然会向将军请罪!”

    这一番话说的耿廖心底虽堵,却不能刻意刁难,当初在中都时,耿廖就听过‘云海书阁’杨大学士的名头,更知道他是秦王殿下的师傅。

    当即,耿廖拱手:“大学士上座!”

    只是杨茂心急景禹寅,沉声:“将军,秦王殿下在燕东苦战月余,麾下精兵损耗殆尽,眼下撤至小砀山,奈何蛮部黄金家族紧追不舍,请将军立刻发兵,救援殿下!”

    说着,杨茂拱手一拜,身后,金羽当即掏出秦王的晶玉令牌,耿廖见了,当即回身躬拜,让后道:“秦王乃大夏勇将,我等武将钦佩之至,大学士勿忧,我即刻整军救援!”

    此言一出,帐内的将校当即心声四起,尤其以参军顾恺之的神色特别突出,不过看着杨茂手中的令牌,顾恺之皱了皱眉,并未说什么。

    三通鼓后,骁武皇三军中军列出军一万、左军一万,在各自都尉将领带领下,奔赴驰援小砀山西北灌木平原处的秦王。

    五营五校的队列中,林秀与另一名营尉骑马跟在五营都尉黄汉身后,黄汉年约四旬,是老校出身,为人沉默寡言,林秀等右军调至中军时,这个都尉也不过只见了一面,此番驰援秦王殿下,中军一至五营全部出击,而三、四、五三个营列中右军兵丁较多,故而拍在先锋队列内,这黄汉看着身后得令两个营尉,道:“尔等自行接战即可!”

    这话让林秀不明,看向另一个营尉,那个汉子同样困顿,不待张问,黄汉已经带着向本部队列走去。

    由于杨茂催的的紧急,耿廖不敢拖延一丝一毫,在监军营、督战营的随行下,时至晌午,骁武皇三军两万人马总算感到了小砀山西北丘前的灌木平原,不过耿廖忌惮蛮兵骑军众多,这两万兵丁便以一、二营丘陵驻扎,拱守后军,三、四、五营结阵,辅以强弩向战况区域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