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四章困境

    说到程度,李谬忽然想起什么,但是又把握不住那一丝方向,他总感觉着,程度的御卫营与鹰之营之间或多或少都掺杂着一些秦帅掌控之外的关系。

    “爹,程度是翁城守将,翁城城破前,鹰字营奉命支援,为什么不是御卫营派人支援?毕竟翁城的防御阵列归御卫营,且辽源军谁不知道,鹰字营历甫将军与御卫营辛訾将军简直就是死对头?”

    李谬细细盘算起其中的纠葛:“老帅让我们见河羽出击,可是这个出击到底是指谁?老帅却没有说,如此我们的境况也很微妙!再者而言,眼下大敌当前,蛮子侵我土地,杀我子民,我们身为大夏边军,不去屠戮蛮子,守卫家园,却在这里纠葛进军系争端,如此实在让人寒心!”

    李天此话刚落,李谬已经怒声瞪目看来:“住嘴!”

    此一言让李天皱眉喘息,李啸眼看爹爹与二弟要争论起来,当即闪身挡在李天身前:“二弟,话不能这么说,没有秦帅,就没有我们李家…”

    “大哥,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秦帅于我李家有恩不错,可是我们堂堂李氏将门,却被一语私令牵制在此,眼睁睁看着外族在我们的土地上横行无阻,如此你们心中不愧疚么?”李天心火蔓延,怒气彪出,如此让李谬再也无法忍耐,当即虎喝一声,随即一鞭子抽在李天脸上:“畜生!再敢乱言,我定然严惩于你!”

    这一声动静让附近的亲卫们纷纷惊诧侧目,李啸转身沉喝:“都看什么,各行其职,若有疏漏,都给老子小心点!”

    李谬一鞭子抽在李天脸上,李天火起,转身离开,待李天离开,李啸才道:“爹,二弟虽然言语不当,可是他说的也有理,眼下的辽源军,怕是不像秦帅猜测的那样简单?”

    “嗯…”李谬正在气头,听到这话,当即拖腔看了李啸一眼,李啸觉察不对,赶紧道一声:“爹,斥候应该回来,我去看看!”当即借故离开。

    离开李谬,李天越想越气,且这时亲兵队正来告知,在六十里外小砀山山北的谷口处发现大量蛮骑踪迹,从旗帜上看应该是曦月部,李天稍加思索,当即道:“传令本部将士,随我一同去探探情况!”

    片刻之后,五百骑随李天离开兰河谷,向西行去!

    小砀山北谷口处,曦月部经历两次失败,舍布林埃斤在博尔卜大合萨的劝说下,最终打消由此南下掠夺的想法,结果曦月部刚刚缓了一息,便有散骑回报,在小砀山西北方向约九十里外发现主儿克部的身影,如此让舍布林埃斤一愣。

    “主儿克来到这里干什么?难道燕城已经攻破了?”

    舍布林埃斤疑思起来,在这功夫,博尔卜再度派出大量的曦月斥候散骑向西刺探,半日后,散骑再度回报,在西北方向的丘陵前灌木平原上,发现了数千夏骑,当散骑把夏骑的旗帜说给舍布林埃斤和博尔卜后,博尔卜瞬间反应过来。

    “埃斤,这是夏皇的王家皇子的旗帜,若奴下猜的不错,应该是河西军的统率,秦王大旗!”

    “秦王?那个夏人不是在燕东境域么?怎么来到这了?”

    “埃斤,你忘记了?当前,大夏正陷入世子大位的继承风流中,北境之内,河西军秦王,辽源军,骁武皇,三个军系看似一体,实则互不统属,也正是这样,我们才能顺利南下入夏,奴下估计,定然是这个夏境皇族子弟碰上什么事了,不愿在燕东抵御主儿克、主儿多部,南撤回河西,被主儿克追上!”

    说到这,博尔卜当即神色大振,急声:“埃斤,我们赶紧率军西进,若是能擒了这个夏朝皇子,说不定能够从夏境换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话直接挑起舍布林埃斤的兴趣,旋即,曦月部全部拔营,舍布林埃斤更是亲自带着两万曦月勇骑向西奔袭,在他眼里,这个秦王就是一块肥肉,不吃实在可惜。

    “殿下,已经三次了,弟兄已经很疲惫了!”

    在一片阴凉处,秦王亲卫冲景禹寅道。望着远处再度荡起的尘迹,景禹寅使劲咽了一口,只是干裂的喉咙就像火炉一般,让人燥热难耐。

    自日前起,在小砀山西北这片灌木平原上,他率领麾下千余残骑硬生生和主儿克部图黑来了数次硬碰硬的冲杀,虽然图黑一直很小心,可还是被张纪、凌仝、何季三人从侧翼突袭,损失三千蛮骑,如此之下,即便里木多带着弓羽骑协助,也无济于事,甚至于在一次反冲杀中,景禹寅仅仅带领百十名近卫轻骑,凭借勇武,几乎冲杀到里木多身前,把这位那可儿斩落下马,也亏得图黑分兵回转,从突袭中突袭,才让里木多从景禹寅的槊下捡回一条命。

    现在,看着远处的秦王旗帜,图黑、里木多二人虽然在兵力上稍稍多余这个夏人皇子,可图黑已经不敢再唐突交战,他在等待埃斤的援兵。

    “埃斤的援兵怎么还不到!”

    望着远处,里木多粗声,图黑喘了一息,他抬头看着昏暗下来的天色,心中满是忧虑,这是大雨的前兆,若是雨降,势必会影响他们的勇骑马力,介时要想生擒活捉这个夏境皇子,就难上加难了。

    ‘轰隆’一声,一股闷雷从远处的天际炸开,让后像水波一样缓缓散开。

    听着这股子沉闷,张纪来到景禹寅近前,道:“殿下,眼下我们兵不过两千,若是再拼杀,恐怕就没有退路了,我等身死无所谓,可您是陛下皇子,不如您替换下旗帜和衣甲,带着亲卫离开,由我等在此牵扯蛮部视线!”

    景禹寅回头看来张纪一眼,那股子刚毅的神情让张纪心里顿了一下,当即收声。

    “此番境地,我身为秦王,陛下次子,却要偷旗易服逃走?那还不如让我战死沙场,保我一世英明!”

    “可是…”张纪还想说什么,却被景禹寅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