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二章斩首?

    谁知这个营尉转头一看,当即大吼:“将军,将军,救命!”

    林秀听了,心底的火气当即降下去一半,回头看去,巡查营、亲卫营的人已经冲来,将他们严严实实的给包围起来。

    “五校听令,立刻回营!”

    先前无法制止的巡查卫看到耿廖到来,当即近前大喝,想要以此显威,压下眼前的兵丁,可是五校的人正在气头上,面对巡查营尉的呼呵制止不理,如此让巡查营尉面色青白不定,着实难堪。

    耿廖快步近前,看着这些才安稳不过几日的兵丁聚众闹事,那股子怒火就像波涛一样在心底翻腾起来,林秀使劲喘了一息,满是愤怒的盯着脚边的一校营尉,这个汉子仗着中军老资格,全然不把他们这些从右军调来的弟兄放在眼里。

    “将军..将军…都尉…何都尉…这些家伙要造反!”

    一校营尉大声,谁成想耿廖一鞭子上去,直接把这个营尉给抽的满脸血,让后怒声:“都给本将拿下,至于那大嚎之人,拖下去,斩了!”

    此一言让一旁的一营都尉何基皱眉开言:“将军,此为何故?扰乱军规者不惩治,却要惩治被伤之人!”

    耿廖斜目扫了何基一眼,这个先锋大汉一脸怒然,显然不似那做作虚伪之人,如此让耿廖心里预料稍稍诧异一丝,只是将军言出,岂能悔改,也就一息功夫,数个亲卫奔至林秀身前,直接将林秀压倒在地,而脚边的一校营尉,直接一刀砍下,那颗溜圆的脑袋就似皮球一般在地上滚动起来。

    看着地上的人头,再看看一旁喷血的尸体,不管是兵还是将,都在这一刻收声,耿廖走到林秀身前,以刀鞘顶着林秀的脸,道:“右军骁勇,为骁武皇挣回了颜面,但这不是肆意无视军规的理由,来人,送他上路!”

    闻此,林秀怒然,躁动,即便被亲兵压着,可是他浑身紧绷,好似待发的羽箭,气势蓬勃,且赵源、李虎、林怀平等人也都冲动起来,不过这些举动换来的却是亲卫的长枪和羽箭。

    “全都退下,胆敢放肆,杀无赦!”

    将校阵列中,先锋将吴莫之大喝,随后一群群其它营列的带甲兵士持枪提盾将五校的人给围起来,饶是赵源这些人只能怒睁圆目,却无可奈何,若是目光相对,其中的那股子恨意完全不亚于搏杀蛮子。

    “你还有何话说?”

    耿廖丝毫不在乎周围的境况,在他的将军威势下,一切如坚冰般被冻结在自己手中,即便原右军的五校善战,可这是骁武皇的中军营,那些兵丁在某种程度已经退缩,唯有赵源、李虎、林怀平这十几个生死与共的弟兄还有一丝抗争勇气,但是螳臂挡车,毁之无存。

    林秀在耿廖的威压之下,最终把所有的不公、愤怒压在心底,如此让耿廖颇为意外,一校营尉,他没有给其阐言的机会,至于眼前的新秀小将,他潜意识有种可惜,此小将前途明亮,是匹龙驹,但同样的,林秀固有的心性却为耿廖所不喜,在给予机会无言下,亲兵只能抽刀,高举过头执行军令,就在刀锋下落斩去林秀头颅那一刹那,乌正出列上前,跪地挡下刀锋。

    “将军,此事疑点杂乱,若单凭杀伐压制,是为解决的办法,可同样的,也会让一些不明状况的将士寒心,眼下战况危机,切不可兵将不和啊…”

    乌正说完,这边耿廖还没出声,骁武皇的中军警示号角已经响起,让后就看到斥候营的营尉急急奔来:“将军,将军,小砀山西北面三十里外发现秦王殿下旗帜,不过情况似乎不妙,好像被蛮骑纠缠追赶恶战,方才斥候回报,小砀山北谷口的曦月部蛮骑也向西围堵而去!”

    得此消息,耿廖眉宇皱变,看着亲兵刀下的林秀和惹出祸端的一校五校兵丁,呵斥一声:“众将集结,准备出击,林秀暂且记下此罪,待此战过后,再行论处!”

    小砀山西北面,此地丘陵相接,不过在丘陵前便是广阔的平坡灌木,这些没到腿脖子的灌木就像一颗颗天然丛生的荆棘,只把景禹寅和蛮部的座骑给折磨的遍体鳞伤,即便如此,在生死和功利面前,没有哪一个夏骑和蛮骑退缩离去。

    看着一里外的蛮部主儿克部大旗,景禹寅重重喘了一息,三日前,他南撤途中再度被蛮部散骑发现,无奈之下,景禹寅只能带着疲惫之兵与其周旋,眼下,直接南撤是不可能了,否则一旦越过小砀山,南部就是广袤的平原,那时他这数千人就是蛮部嘴里的肉,随时可吃。

    “殿下,殿下,如此下去不行啊!”

    黎城指挥使张纪策马狂奔至景禹寅一侧,他急声道:“方才主儿克部的弓羽骑已经绕到我们前面,若是被包抄,就有可能全军覆灭!”

    景禹寅勒马执槊,转头看去,一里外,烟尘滚滚,马鸣不断,他知道,主儿克部想把抓住,以他秦王的身份向中都交换粮食和所需,再不济也能从自己的河西境域夺得无法估量的好处,可是景禹寅身为夏王次子,骁勇善战,若是传出被蛮部俘虏的消息,后果如何?他不敢想象。

    困境之下,景禹寅望着小砀山接连起伏的丘陵和山林,硬声:“金羽!”

    “末将在!”近卫金羽应声沉喝。

    “你带一队人护送杨茂师傅向东撤离!”

    闻此,早已被马颠簸的几乎丢掉半条命的杨茂急言:“殿下,你要做什么?”

    只是景禹寅完全不应,他又冲张纪、何季、凌仝三人:“本王此战有亏三位指挥使,若能平安渡过,本王定然厚恩于三位指挥使,若不能,三位指挥使携本王信物,前往河西,自会有人给三位指挥使邀功!”

    说着,景禹寅从腰间取下一枚白晶玉佩扔给张纪,张纪、何季、凌仝三人见了,当下抱拳直言:“殿下勿忧,我等虽然疲惫,可那蛮子也强不到哪去,在这地界上,我等不死,殿下无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