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校列之争

    清晨,薄雾还未散开,浓浓的寒息在小砀山的每一寸土地上飘荡,由于先前的两次高坡之战,让舍布林埃斤不敢在肆意攻杀,且耿廖又以疑兵之计,派遣左军替换下右军,在斜坡林至断水涧的兽道区域内设下多重弩阵防御,如此使得小砀山暂时归附平静,让曦月部与骁武皇三军都在寒意中得到了缓息的机会。

    这一日晨曦,待一通号角响过,五校营帐列前的空地上,千余兵丁已经在各自都伯带领下操练起来,这让中军其它营校队列的弟兄见了,颇感稀奇。

    中军帐内,耿廖集结座下都尉、校尉及参将们,决议接下来的骁武皇方略。

    “是继续坚守此地,拖延蛮子的掠夺步伐,还是回撤临、襄等地,以城池巩固本军,驻守防御!”耿廖抛出引子,众都尉、参将莫不作言,如此让耿廖很是不满。

    “将军,末将以为应坚守此地,寻机出击!”就在大帐安静一片时,右手都尉座列末端之人开口,这一声引来其它将校的侧目。

    面对其它将领的目光,乌正稳了稳心绪,起身恭敬:“将军,小砀山正处于燕城、兰河谷、源镇一线的北偏西界,无论向东向西,都是百里的山丘地貌,蛮部多骑兵,掠夺我夏境地方时,大都绕道而行,眼下,黄金家族主儿克、主儿多在西燕城,野狐、青狼等部在东,有传闻已经进入临、襄之地,如此我们只要守在小砀山一线,就可以像把横刀一样,卡在这些部落的后颈上,一旦天降大雪,我们东西两向,无论那一向出击,都可以给蛮部撤退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且现在的曦月部又在寻机穿过此地,妄图与那青狼、野狐诸部一样,进入我临、襄之地,掠夺残杀大夏子民,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撤!”

    此番话说完,耿廖面色沉浮无恙,倒是不少其它营列的都尉、参将面色已经凝重起来,先锋将、都尉吴莫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乌先锋此话说的在理,可是有一点乌先锋怕是不清楚,那就是骁武皇的战力问题!”

    “这个我自然知道!”乌正沉声:“在此之前,末将想说几句题外话,精兵与兵丁的区别,从普通百姓变成兵丁,不过一旨诏令即刻,可是从兵丁变为精兵,不单单是训练,还需要血液和死亡,眼下,右军虽散,可是右军的转变众位都亲眼所见,月余前,这不过是一支兵丁军,可是现在,它却能够步入精兵的范围,殊不知,八千右军的数场厮杀,死里求生,换来了眼下的结果!”

    “乌先锋,你这话的意思,整个骁武皇三军近三万的人马,只有你原先右军的三千来残兵算是战兵,我等都是废物了!”吴莫之语气骤变,那股子敌意让乌正心下不快,不单吴莫之,其它的都尉、参将也都纷纷开言。

    “精兵个屁,一群拼死抵杀的家伙,如何称得上精兵?”

    “我左军若是领命去守卫斜坡林,恐怕现在某个先锋还在本军内当他的校尉!”

    “都是爷们,一刀下去不过头点地,说什么兵丁与精兵,未免太不把其它人弟兄放在眼里了!”

    众都尉、参将的乱言将乌正激的半晌说不出话,与此同时,耿廖似乎也嗅到其它的味道,他暂时未作言语,双目四扫,最终落到左手参将座列的首位处,参军顾恺之身前。

    只是这个参军今日有些反常,往日他话言不断,现在却沉闷不已,让人生异。

    “顾参军,你怎么不言语?行途军务,你这个参军可是有着很重的话语权!”耿廖沉声,顾恺之微微一愣,作出一副受惊的模样,道:“将军严重了,末将近来思绪混乱,让骁武皇三军弟兄伤亡不少,更让右军的弟兄落得如此下场,相较之下,末将不敢再乱言了!”

    这话让耿廖皱眉,心中甚至不悦,不过顾恺之既然这般退缩,耿廖也懒得在与他计较,且这个时候,耿廖亲兵自帐外奔进来。

    “将军,不好了,五校与一校打起来了!”

    正在商讨军务,猛然听到这话,耿廖旋即大怒:“混账东西,来人,将两校营尉给本将拿来!”

    结果亲兵再度急声:“将军,您还是去看看吧,巡查营的弟兄伤了十几个,根本拉不下,五校已经将一校的营盘给围起来了!”

    听到这,右手都尉座列中站起一人,他是中军一营列的都尉何基,生的孔武有力,壮硕如熊,闻之刚刚从右军来的家伙就欺负到他一营列的头上,这个都尉直言怒喝:“混账玩意儿,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话落,何基匆匆离开。

    一营一校帐盘前,林秀、赵源、李虎、黄齐四人带着三百余名五校弟兄堵着营栏,在林秀身前,一校营尉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只是林秀依旧不解气,他在找一校的一个都伯,方才操练时,五校几个弟兄去后林小解,偶然碰到一校的巡列队,不知作何,那一校的巡列队竟然将五校的几个弟兄打倒在地,领队的都伯扬言呼喝,五校别太嚣张,且其中两名五校弟兄被打成重伤,现躺在帐内哀嚎,如此行径让林秀知晓了,当即怒然,结果不等林秀找巡查卫讨个说法,却被巡查营的营尉轰走。

    至此,林秀一气之下,带人打进一校,眼下,整个骁武皇内,只有原右军的弟兄勇悍,其它营列看似雄壮,不过都是纸老虎,也就一盏茶的功夫,一校的营栏被五校砸的稀烂,营尉也被林秀抓住,按在地上,此时,百十名巡查卫持弓搭箭,远远警惕五校,至于一校的其它弟兄,眼看自己的营尉都被干翻,他们自然没了勇气相搏,只能堵在营栏后,以长弓防御。

    僵持中,林秀只恨这些混账玩意儿,但他坚信这些混账不敢放箭,看着脚边的一校营尉,他上去一脚,踹在营尉脸上:“把你校的那个都伯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