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章将军忧

    林胜的话让林秀心里压了一股燥气,可念在血缘的亲疏关系上,他在林胜面前坐下,低声道:“你我同为林氏一族,论辈分,你是我堂兄,那李虎,与我自小长大,亲如兄弟,此番我们在老天的捉弄下成为沙场兵丁,每每在生死间相搏时,能够依靠的唯有手中的战刀和身旁的弟兄,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永远那么冷漠待人?难不成在你眼里,我等都是恶人!”

    “恶人?你太高看自己了!”林胜敷好伤口,冷冷一笑:“若真是恶人,就不会被征来此地,与那些畜生搏命!”

    “林胜,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营尉!”林胜的态度彻底热闹林秀,瞬息之后,林秀起身怒喝,结果林胜哈哈一笑,旋即上前,附耳低语:“林秀,我从小在那个老畜生的糟践中长大,就因我娘是妾,我这个挂着长家次子的种连府内的下人都不如,你知道那日子是怎么过来了的?靠着我这比之畜生还硬的底子硬生生撑下来的,而你爹虽时商贾贱家,可你却是他的掌上宝,你不会理解糟践下的人生是什么样,在这,我提醒你一句,你刚才的话里有句是错的,沙场之上,生死之间,你能够靠到只有手里的战刀和自己的不屈,绝对不是什么身旁的弟兄,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李虎本性奸诈油滑,他,早晚有一天会害了你!”

    说完,林胜后退两步,沉声一语:“林营尉,我当众聚搏,反了军规,你若罚就此刻,否则我就走了!”

    林秀盯着林胜数息,到底没有出言,这让林胜摇了摇头,转身带着几个人去巡查营列去了。

    回到自己的营帐,在营栏前,密密麻麻站了数个队列的兵丁,为首的是吴莫之都尉,看到林秀,赵源急急奔来:“阿秀,将军从左军给我调派一个整校的兵丁,说是补充我们接连战损!”

    闻此,林秀赶紧奔到吴莫之身前,这个白面都尉似乎永远都是一张死人脸,那冷漠的牟子看的林秀心底发憷。

    “吴都尉!”

    “将军知道原右军弟兄奋战惨烈,故而让我好生照料,眼下你们归于中军,但中军营校满员,无可调动,只有从左军调派,这千人兵丁现调入你校,你要好生训练,用你们沙场拼死的气势为将军带出一支先锋队来!”

    “谨遵将军之命!”

    林秀拱手接令,吴莫之转身离开,让这五个队列的兵丁在赵源、黄齐、林怀平三人的指挥下进入五校营帐列内,且这个时候边洪从营尉帐前奔来,冲林秀道:“林营尉,方才我与赵都伯商谈一息,从原五营一队的百十人中挑了三十人,以此为你组建亲兵队,至于队正…”

    不待边洪说完,林秀直言沉声:“队正由你担任,现在,带着亲兵队巡查营帐区域,但凡不守规矩,鞭笞二十,胆敢违抗,军杖三十!”边洪听此,心中一暖,旋即挺身提刀,领命离去。

    中军大帐内,耿廖面色铁青的坐于上首,阶下,顾恺之满头大汗跪拜于地。此番只剩二人,顾恺之不敢隐瞒自己追击不利的结果,只能如实禀报,当耿廖知晓甄伏营列被蛮子反杀围聚,没有撤回来后,耿廖真想一刀斩了这个参军。

    “你这个蠢货东西,除了撤,你到底还会什么…”

    面对呵斥,顾恺之使劲咽了一口:“将军,末将也没想到那些蛮子竟然有那么多伏兵…”

    “如此境况还诡辩?”耿廖直身一巴掌拍在身前的伏案上,只把伏案打出裂痕,如此使得顾恺之当即收声。

    “右军以疲弱之力硬生生败退蛮兵两次,而你带着上万的兵丁追击溃兵,却落个这样的结果,如此本将真是瞎了眼,让你做这参军,我看你做蠢货都不足以!”话落,耿廖一喝,亲兵进帐,这让顾恺之瞎的当即叩拜:“将军,看在我跟你多年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

    “饶了你,甄伏一营千人如何办?那些刚刚安稳下来的一军弟兄如何办?”

    “无碍,末将认为,将军只需一纸请功令,为甄伏先锋请功,就足以安抚那些一军的弟兄,再者,眼下骁武皇中,不管一军,还是三军,除了原右军的弟兄,其它的都是外强中干的皮囊,如此末将突然遭袭,也是…也是…”

    “住嘴!”耿廖一震,吓的顾恺之心魂一颤,险些尿了裤子,就在亲兵准备将其拖走时,顾恺之忽然大叫:“将军,将军,看在丞相的份上,就饶我这一次吧!”

    此言即出,让耿廖浑然一愣,短暂之后,耿廖咬牙,目瞪顾恺之:“拖出去,杖刑三十!”

    待顾恺之被拖出去后,耿廖突然感觉有一股子无形的力量在四周围聚着,似乎稍不注意,这力量就会向骁武皇的大旗袭来。

    “该死的,那些老家伙…”耿廖暗骂一句,旋即转身坐下,快速写下一封书,让后以蜜蜡封口,唤来亲兵队正,携此书暗中飞奔中都。

    参军营帐列内,顾恺之趴在软塌之上,随军郎中正小心翼翼的为其敷药,稍以用力,就把顾恺之疼的龇牙咧嘴,一旁的亲兵当即冲要怒,却被顾恺之拦下:“出去吧!”郎中当即抹着额头汗水离开,让后顾恺之咬牙忍痛斜趴在软塌边上,亲兵蹲下低言道:“将军,耿廖此番做的未免过了,你跟他十年,鞍前马后,他竟然这么对你!我等都看不下去了!”

    “罢了,他是将军,日后的骁武皇统帅,眼界和心胸自然发生变化!只是我今日似乎说错一句话…如此…”顾恺之回想帐中状况,心下一忧,且这时一亲兵从外急来道:“将军,方才一骑快马离开骁武皇大营!”

    “你可看清,是那个营帐列的兵?”

    “是大将军的营帐列!”

    听到这话,顾恺之皱起眉头,片刻之后,他当即忍痛起身,片刻之后,顾恺之的营帐列也奔出一骑,向南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