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如履薄冰

    谷口前,舍布林埃斤看着这般情况,眉头拧为川字,甚至于身旁的博尔卜大合萨也是困顿:“埃斤,这些夏兵杀之即溃,与先前的拼杀持斗完全不同而语,奴下很难想象,他们怎么可能战败查呼达和我部的五千勇士?”

    不得其解的舍布林埃斤不会思考这些琐碎,不管这些夏兵到底是强是弱,在蛮人眼中,但凡有屠戮的机会降临,他们都不会放过。

    眼看顾恺之的左军统将骧旗回撤,部分营列混乱冲杀,查呼达带着两千余溃散的曦月勇士再度中突压上,至于那些蛮骑,则不过坡林地段,从东西两侧冲杀上来,瞬间的形势变化让左军从攻到守,从守到溃败。

    顾恺之撤退一里,望着远处两三个被蛮子纠缠不得而退的营列弟兄,他最终没有呼喝冲杀上去,予以解救,且当他看到那个从一军调派至三军的甄伏都尉也在那营列之内,眉目中竟然释放出一丝冷意。

    身旁,亲兵面色苍白,焦急低语:“参军大人,怎么办?蛮子反杀,我等势弱不敌…”

    “撤!”

    “那左军一、二、三营列的弟兄…”不待亲兵说完,顾恺之神色一冷:“你难道没有听到本将的话!”

    冷喝即出,亲兵旋即收声,其它营列的弟兄在各自都尉带领下快速脱离战场,至于被舍布林埃斤麾下勇士缠住的千余左军其它营列弟兄,不久之后就会成为雨幕之下的尘迹。

    随着查呼达等蛮兵的围杀,这千余夏兵就像荡水波纹一般,快速消散,而一营列的先锋都尉甄伏手持三尖槊,左劈右砍,直杀得浑身血色,但是在洪流的压迫下,他一人本事再大,也不过炊烟一袅,吹之即散。

    “都尉,左军的人竟然撤了!”

    拼杀中,甄伏的亲兵回身一看,发现其他营列的旗帜早已不见,只剩下他们这些从一军调派而来的弟兄,如此境况然甄伏心狠恼怒,大吼一声,五尺长柄,二尺长刃的三尖槊当即携风砍去,冲上来的蛮兵举斧抵挡,却直接连人带斧被砍做两截,如此凶悍,直接引来查呼达的吼叫。

    “夏人贱种,去死!”

    查呼达狂奔数步,手中的狼牙棒化作黑风流光砸下,甄伏槊扫急撤,抽力回转,直接把查呼达的狼牙棒挑飞,紧跟着,甄伏凸步躬身,槊随臂转,一个饿狼扑食,打在查呼达的肩头,查呼达惨叫一声,被砍到在地,其它曦月勇士见了,一哄而上,将查呼达救下。

    远处,舍布林埃斤看到血人般的甄伏,暴怒中却生出一丝惊愕:“夏人中竟然也由这样的勇士?”

    博尔卜大合萨赶紧应允:“埃斤大人,夏朝人口是我们草原人的几十倍,有这般勇士也不足为奇,不过眼下我们要尽快借此时机,夺回胜利,来洗刷掉之前的溃败!”

    听到这,舍布林埃斤直接刀指天际,身旁角手急急连息吹角,瞬间,数不清的部族骑兵从谷口之外奔来,与东西两侧林间的蛮骑结为一阵,在弦震箭飞,石划雨幕袭来的压力下,甄伏的周围的千余弟兄就像枯草败枝一样,哀嚎倒地。

    至此,几十名亲兵奋力冲到甄伏身前,将他向斜坡林方向拖去,其它的亲兵弟兄则与残存的兵士结阵顶了上去。

    “混账畜生,放开老子,你们做什么?不准退,谁敢退,老子宰了他!”

    甄伏怒吼,可是亲兵们却接连抗命,末了亲兵队正沉声大吼:“都尉,记着那个该死的参军,是他害了我们…”

    虽然话未说完,可是个中意思甄伏已经明白,最终,三个营列,近三千弟兄,仅仅逃出来甄伏这十几人。

    当他们逃回斜坡林中,那些蛮兵已经退回谷口,毕竟他们的骑兵无法在山林中行动,回身看向南山坡下的骁武皇临时大营,甄伏忽然心生一股恨意,亲兵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道:“都尉,您怎么了,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先回去,听后将军发落!”

    “不….不回去了…”

    短暂之后,甄伏忽的咬牙切齿,吐出这么一句:“骁武皇一军已经没了,那些与我一同从中都出来的将校也都死完了,留下我一个,想要为国尽忠,却连遭如此生死,老天真是可怜我...”

    说到这,甄伏红肿的双目直射出阴冷的寒息:“大夏…起风了…那个地方…我不去了…你们回去吧!”

    众亲兵相互看了看,最后齐声道:“我等誓死追随都尉!”

    时至夜间,顾恺之带着左军回到临时大营,虽然经历了舍布林埃斤的突然反杀,可是他们追赶溃败蛮兵至谷口的战绩绝对不容小觑,且他们在慌乱中带回的一颗颗蛮子的头颅更让耿廖心情大悦。

    “做的好,如此我再为左军拟报一功!”

    顾恺之当即出列拱手低言:“左军有此功劳,全是将军运筹帷幄!这一功,应该将军自取!”

    这番话说的十分圆滑,不远处,林秀等人听着临时中军帐内前传来的声音,心中一阵燥寒,林胜更为直接,奋力唾了一口,只可惜腰腹有伤,这猛然用力,竟使得伤口崩裂,渗出一丝殷红,见状,林秀低言:“注意点,别没死在蛮子刀下,倒死在自己的闷气中!”

    “他娘的混账畜生!”

    林胜冷声沉骂:“方才我听左军有的弟兄说,这个乌龟王八蛋参军在小砀山谷口前遭遇蛮子反杀,扔下三个营列三千余人奔逃回来,你说这种畜生怎么能活的如此安在?我们五校弟兄拼死抵抗数倍的敌人,都不曾撤退一步,他倒好,左军一万多人,随随便便就扔了三千,这和辽丘遭遇战时,抛弃我们右军有什么区别?”

    说到右军,一旁的李虎插嘴:“还右什么军?右军已经没了,现在咱们都是中军的人!”

    李虎抬头看向林秀:“秀哥,别怪兄弟嘴碎,大伙想知道,你这个中军营尉能当安稳不?咱们五校只剩下二百人不到,论份也就是一都伯,你虽然挂着营尉名,可怎么没人给你补充兵士?别忘了,你可是当面顶撞过耿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