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西风烈5

    瞬间,李虎身形一颤,后腰倒去,跟着四五个蛮子抽刀砍去。

    倒地的李虎血目冲涌,钢牙凸唇,他奋力将长斧砸出,斧刃沉重,将一蛮子扫倒,伸手去摸腰间的横刀,结果只剩刀鞘。

    眼看蛮兵扑杀即刻到头,几根短枪‘嗖嗖’飞来,直接洞穿了这几个蛮子的身子,蛮子踉跄前扑,口喷鲜血倒地。

    让后李虎就看到林秀这一群早已辨别不清模样的血人奔杀来,虽然只有小小的二百余人,可是这一个个血人模样的杀神就像从鬼地爬出来似的,让那些试图偷袭攻占断水涧绕后奔杀的蛮子心惊大叫。

    当曦月部与右军弟兄拼杀到极致时,在丘林后,突然传出骁武皇的鼓点号角,如此让混战中的右军弟兄和蛮兵都为之一愣,乌正一刀斩落面前的蛮兵脑袋,回身看去,数不清的夏兵和舞动的旗帜从丘林中冲杀出来。

    “校尉,这…这是怎么回事?”

    亲兵队正也被突然出现援军给震住,数日前,右军当众抗命耿廖,早已被耿廖当做弃子抛之此地,在五营首次抵御住蛮兵的冲杀后,五千援军指派而来,已经让乌正心思急变,现在,在右军弟兄再度夺取抵御的胜利时,近万支援奔至而此。

    位于高坡前的查呼达等蛮兵见到此景,首要反应不是高呼‘苏门达圣的护佑’,而是转身就逃,如此境况让驰援而来的夏兵更是兵势高涨,至于乌正这些人,已经在山崩一般的形势急转下呆滞身形,有的更是以刀拄地,呆呆看着同为一旗下的弟兄。

    “乌正,将军有令,让左军接替右军,你则即刻归拢右军弟兄,向南山转移,修整养息!”

    远处,顾恺之一身银甲,手持七尺长槊大步冲来,一些躲闪逃脱不及的蛮子连声惨叫都没,直接被顾恺之一槊扫去脑袋,在那血贱之下,使得他的银甲更加鲜艳刺目。

    “还愣着作甚?”顾恺之冲杀到乌正身前,怒吼一声,将乌正从心绪中叫骂出来。

    身旁,队正嗅到这个参军的杀气,当即暗告乌正:“校尉,我们右军总算得到歇息的功夫,您赶快应命,说不定右军的先锋都尉就是您了!”

    在这暗告提醒下,乌正收回心神,当即言曰:“参军大人,断水涧的兽道,末将还有一校弟兄在哪里抵抗蛮军!”

    “乌正,立刻面见将军,现在斜坡林的战事,由本参军指挥!”

    此时,顾恺之早已嗅到攻击蛮军的溃兵态势,如此大功,他岂能放过,在他这一声怒喝下,乌正暗自握拳,却一息忍下后,队正呼喝令兵发号,那些东西两营列处的右军弟兄纷纷放弃追杀,归回本队,随即与乌正向南山骁武皇临时大营退去。

    在斜坡林至谷口这数里的山坡林间,曦月部溃败的蛮兵就像四散惊逃的羚羊,胡乱弹跳,背后,左军的弟兄就如猎手弑杀,将这些畜生一个个砍死在刀下。

    远处,望着陡然转变的情势,舍布林埃斤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多出这么夏兵崽子!”

    博尔卜大合萨见状急言:“埃斤,立刻撤退吧,这定然是夏兵的援军,现在寒息愈发阴冷,他们知道我们必然会在大雪降临前回撤,如此即刻证明,夏人的反攻时刻到了!”但是根生与灵魂深处的勇悍让舍布林埃斤不愿耻辱就这么降临在自己的苍月旗帜上,在愤怒的折磨中这个埃斤抽出了自己的弯刀,旋即身旁的角手发出阵阵怪异的号角声。

    与此同时,当左军压入高坡前,屠戮查呼达所统率的溃败蛮兵时,在断水涧的兽道上,千余名已经将林秀的五校彻底围攻压缩在一排断壁前,面对数倍于己的蛮兵,林秀这些人个个带伤,勉强支撑,身旁,林怀平心声压抑,啜泣将出的道:“秀哥,方才高坡处的冲杀号角鼓点那般威势,为何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来支援我们,难道我们就这么不堪卑贱?难道我们的骧旗与他们的相异不持,不值得守护!”

    对于这话,林秀无法回答,方才那鼓点号角透过雨幕传来,他也以为是援兵到达,甚至于短暂的时间内,部分攻杀的蛮兵已经彰显退意,可是当号角鼓点声音过去,除了眼前的几百疲惫夏兵骨头,根本没有任何援军,如此一方心散,让另一方心强。

    “杀,杀光这些夏人骨头,把他们做成肉囊,以过冬食用!”

    一名百户小首领肆意咆哮,跟蛮兵就像一股子洪流冲山一样,压迫而来,面对此景,早已伤瘸的李虎单臂持刀,嗷嗷直叫,可是疲弱终究是疲弱,他们这些兵丁能够数日奋战至此,早已无愧精兵之名,只可惜老天藏薄,给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陷阱。

    也就这时,一阵急促的号角伴随‘砰砰’的弓弦震荡声从斜上方传来,林秀等人一惊,让后就看到冲杀而来的蛮兵直接倒地一排,那锋利的羽箭穿破雨幕,狠狠插进蛮兵的皮肉,在箭簇的撕扯下,这些蛮兵痛苦哀嚎,只可惜兵势已去,小百户首领看着林子里的夏兵旗帜,当即呼喝,转身奔逃而去。

    至此,林秀踉踉跄跄走出已经破碎不堪的防御阵列,转头看去,那雨幕中,至少一个营列千人的夏兵不断弯弓搭箭,抛射那些逃下坡去的蛮兵,在这营列前方,中军五营都尉、先锋官吴莫之正冷冷的看着这些与溃兵无恙的人。

    吴莫之双目环顾,扫了林秀及身后的兵丁一样,才道:“将军有令,着左军顶换右军,尔等即刻归附右军营列,前往南山临时大营!”

    “混账,畜生!”忽然,一声怒骂从雨幕中飞出,径直没入吴莫之的耳廓,旋即,吴莫之双目怒视,如鹰隼疾驰般寻到那怒骂的主人。

    只见李虎以刀顶地,破口狂飙:“老子这些人被当做杂碎抛弃时,没有一个援兵,现在,僵持战打到祖宗家了,老子就差一口气就要英魂升天了,你们这些混账来了…你们…”结果,不等李虎说完,林秀以刀背为鞭,直接抽在李虎脸上,瞬间,李虎满嘴喷血,让人不忍直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