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西风烈4

    韦昌蠕动着干裂的嘴唇,道:“大人,在这么下去,若是蛮兵不退,燕城可守不了多久了!”

    “要么再向秦王殿下求援试试?他的轻羽营战力卓著,有他在城外与蛮兵周旋,燕城压力就会骤减不少!”

    孟尝山谏言,司马卓长叹一声:“事到如今,你们还没看清眼下的形势?燕东哨镇已经数日没有消息传来,这个秦王殿下十有**已经回撤河西了!如此还怎么与那些蛮子周旋?”

    “如果这样,燕城失陷,秦王殿下可脱不了干系。”

    “干系早就脱不了了!”司马卓晃动着已经麻木的身躯,小声低言:“从骁武皇一军溃灭那一刻起,秦王殿下已经背上了罪责,如此之下,他纵使再想奋战,也得考虑后路!”

    说到骁武皇一军溃灭,韦昌与孟尝山二人相视一眼,开口:“大人,我等怎么觉得一军溃灭之事与秦王殿下无关,否则他为何要诏令旨意,先遣轻羽营来此?”

    “住嘴!”司马卓冷声一喝,止住二人:“我等臣子,只要坚守其位即可,其它事宜,与我等无关!”末了,司马卓眉目一忧:“但愿老天尽快降下大雪,逼退蛮子,让大夏的根基不至于在这个寒冬凛冽撼动。”

    燕东哨镇南,小砀山西北坡处。

    秦王景禹寅带着残存的四千轻骑在此歇息,先前不久,蛮军主儿克、主儿多、勃利等十几个部落,集结蛮骑数万蛮骑突袭燕东哨镇,景禹寅在杨茂建议下收兵自保,只是蛮骑攻势凶猛,景禹寅凭着一身龙虎之威,带着麾下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撤退至此。

    在一处避风处,景禹寅正在歇息,身前,杨茂细细查看着地图,眼下他们已经在燕城的侧后方,只是要想回到河西,还需费些功夫,毕竟燕西的数百里土地上已经散布了数不清的蛮骑探子,若是被那些混账咬住,不等进到河西地界,景禹寅手里这几千人基本就死光了。

    “殿下,老臣大致估量了一下,从小砀山穿山而过,走临、襄地界回河西,威胁要小的多!”杨茂说完,却不见回声,抬头看去,景禹寅神思有些飘忽。

    如此让杨茂起身近前,道:“殿下,只要回到河西,将根基稳固,让后请罪入中都,介时老臣联合中书阁,为殿下喊冤,想来陛下也不会过多为难您,毕竟世子大位在即,陛下要考虑更多!”

    “师傅,我忧心的不是这事,我身为夏皇子嗣,理应为夏奋勇杀敌,守卫疆土,只是现在,我这一撤,燕城危机,北地危已,这几日,偶尔看到那些难逃的百信,我…”

    “殿下,帝王家业,单靠仁心不足以,您应该看看燕王是怎么做的?齐王是怎么做的?此时已经十月末,顶多一个月,寒息急降,大雪封路,那时蛮兵自会退去,至于那些遭难的百姓,只能说老天薄情吧!”

    杨茂的话虽然冷硬,可都是实情,比起连鬼影子都没见一丝的齐王、燕王、秦懿,他已经做得够多了。

    大约半刻之后,金羽回来了,他冲景禹寅道:“殿下,方圆五十里没有蛮人的影子,且末将看东南方向阴云密布,寒风凸起,似乎要降大雨了!”

    听此,景禹寅当即出声:“立刻传令全军,出发!”

    小砀山北山斜坡林高坡,此时的战况已经持续五个时辰。

    当漫山都是血色的雨水,那查呼达所率的蛮兵再也不能前进一步,完全被右军弟兄牢牢牵制在高坡,且乌正也在一刻前将全部兵力投入,其中东西营列再加四个校两千余人,而他本人则带着本营列一千余人与五校弟兄混为一阵,同守高坡。

    ‘呜呜…呜呜…’

    谷口方向,舍布林埃斤看着雨幕中的攻势,不断呼喝角手发令,可是高坡之地,蛮骑根本不能当步卒用,一时间,他手里的两万曦月蛮骑只能不断抛射羽箭、飞石甩射来压制,如此每一次箭雨飞石袭来,高坡上都会倒下一片夏兵,同样的,一些与夏兵混战不可分开的蛮兵也死在自己部族手中。

    “砰”的一声,林秀顶盾挡下面前的蛮子战斧,只是战斧力大,木盾直接被劈开,而林秀也被巨力砸到在地。

    此时的他浑身血水泥浆,完全像个野人,可生死在前,由不得迟钝一丝一毫,故而林秀手扫泥浆,飞溅的泥浆阻碍了蛮子的视线,就这一瞬间,身旁的弟兄已经挺枪奔上,直接给将蛮子捅了个透心凉。

    林秀扫眼一看,是乌正的亲兵队正,这个汉子抽枪回身,以枪杆撑身,不做任何犹豫的奔向另一个蛮子,至于乌正,在带着四五十个亲兵直奔查呼达所在。

    听着周围满是疲惫的厮杀,林秀只感觉脑袋作响,轰乱不堪,直到天空一声霹雳划开昏暗,他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林秀,这里有乌正的营列顶着,我们赶紧去断水涧,刚才令兵已经传来消息,一支蛮兵从兽道攻上来了!”

    赵源边战边聚人手,来至林秀近前,已经有两个队列二百余人,甚至于五校的八百弟兄已经战的只剩二百人!

    想到断水涧的李虎、林怀平,林秀咬牙应声,旋即起身,顺着高坡一路奔杀,林秀带着赵源、林胜、黄玉明、黄齐这些弟兄来至断水涧前的兽道。

    远远看去,那林间人影忽闪,刀枪相撞的清脆是那么明显。

    “混账畜生!”

    混战中,一名满身泥泞的大胖子手持一柄从蛮子手里夺来的长柄斧,随着蛮力释放,长斧轮圆好似风火轮,在他身前一丈范围内,完全没有那个蛮子能够近身,但凡想要近身的家伙都在斧刃横扫下倒地。

    “虎哥,小心!”

    就在大胖子呼啸抡斧,十几步外的林怀平双目一瞥,瞧见数个蛮子见近身劈不了这个夏兵,便抽弓搭箭,齐射袭来。

    在他急言大吼中,李虎抽冷子的以斧刃横扫,打落数只羽箭,只可惜他还不是勇武的将军,斧艺颇差,一个不慎,两根羽箭越过斧刃直直插入李虎的腰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