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杀将

    旋即二人随执戟郎出帐,早有秦懿亲卫安置好趴椅和杖刑手,二人相互怒视一眼,便到各自位置受刑。

    半刻之后,受刑完毕,只是二人身为先锋将,体躯壮硕,二十军杖不过挠挠痒,即刻再进军帐。

    至此,帐内静谧如野,甚至于呼吸都停止了,袁少峰得到秦懿示意,这才出声。

    “夏安十三年,北蛮南下,八月夏末,苍狼破,九月中,翁城破,十月,河西、燕城、兰河谷、源镇等西至北境蛮部侵入,十月中,骁武皇一军溃灭河西沙丘堡,北蛮黄金家族主儿乞占辽丘,主儿多、主儿克西攻河西北河、燕城地,青狼、野狐东掠源西,现已入临、襄等地…”

    如此丢脸的战况被秦帅刻意揭露出来,只把帐中这些将领骚的犹如身下有火烘烤一般,任谁也不愿承认,堂堂大夏边镇,勇悍辽源军,不过短短数月,就把北境千里土地扔给了蛮子,在这般窘迫不堪之下,有的将领已经后背生汗,喘息急促,而这一切全被首座之上的秦懿收入眼下。

    不多时,袁少峰将蛮军攻掠情况大体说完后,便掏出抽出另一份羊皮纸卷继续沉声:“众位将军,可知这纸卷里写了什么?”

    面对此话,在不堪入目的战果折磨下,这些将军纷纷抬头看向袁少峰手里微薄的纸卷,不知是不是错觉的缘故,竟然没有将领敢与袁少峰直视,似乎一旦直视,那纸卷里的纠葛就会牵扯到自己一样。

    “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杂言碎语,暗中奚落?历甫,辛訾,你二人怎么如此老实?难不成那小小的二十军杖就把你们打的转了性?”

    秦帅沉声微怒,历甫、辛訾心中早已波涛汹涌,完全不敢言语,跟着秦帅又相继点了几个将名,无一例外,这些将领没有一人应语,毕竟能混到将军的人都不是傻子,谁也不会在这茬头找不自在!

    短暂的沉迹之后,秦懿老帅起身,从袁少峰手中拿过那张纸卷,道:“蛮军南下,此番给我朝边境地域,近百万子民带来了天灾,可是尔等在做什么?撑着辽源大旗胡作非为,肆意妄为,食君禄却不奉君恩,靠民养却不卫民命,如此该不该惩治,如此该不该…杀!”

    此言一出,众将当即听出其中的血腥味道,旋即其跪求饶。

    “秦帅息怒,秦帅息怒!”

    众将告言出声时,副将高崇涣更是转身下阶跪请:“秦帅,此次北蛮南下,我辽源军确实军行境况有些混杂,没有为大夏守卫好疆土,此罪我等已知,只是眼下燕城危机,北地蛮部四处横行,为了以功抵罪,我等愿请命出战…”

    但秦帅显然不打算给高崇涣说完的机会,只听秦帅怒喝一声:“来人!”

    “在!”

    旋即立在众将座位后的亲卫甲士应声上前,那一声犹如震雷,将在场众将吓了一跳,不待众将缓息,秦帅再度开口:“将雷河、于成、马万…拿下!”

    被点到名的三个将领当即愣住,下一秒,那些亲卫甲士已经抽刀奔上前去,其它将领纷纷后退,瞬间将雷河、于成、马万分列出来。

    只见亲卫队正抽刀凸步,眨眼功夫来至雷河身前,准备以刀逼喉将其押下,结果三人早已感受到生死威胁,当即急退,那于成、马万更是急言抽刀,与亲卫甲士对峙,且帐外号角骑兵呼啸的异动,如此混杂其变的境况更让帐中将领心慌,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秦帅,北蛮南下,肆虐北疆,辽源军战果不利,又不是我等的错,为何单单拿下我们!”于成硬声鼓息质问。

    结果秦帅一个冷漠的注视,就将这个飞骑营先锋将给瞪的止声收息。

    在秦帅莫名的威压之下,于成脸色煞白,不过一息,他终究抵挡不下秦帅虎威,随着一个踉跄,于成紧握横刀的手快速泄力,而后‘咣’当一声,横刀掉落于地。

    身旁,那重甲营的先锋尉雷河、强弩营先锋尉马万更是怯弱,早已被无形的威压给吓的脸色煞白,跪倒在地,让后在亲卫的压制下回身向自家军列将军求命。

    看着莫名的境况,听着部将的求救,重甲营的先锋将、游击将军徐宁,强弩营的先锋将、上骑都尉彭基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在短暂的杂乱思绪中,二人不能眼睁睁看着麾下悍将步入毙命险地,故而出列跪拜于地,其中徐宁急声:“秦帅,末将恕下无方,惹恼了秦帅,只是末将恳请秦帅开恩,绕雷河一命,再不济将其戴罪立功,死于北疆沙场之上…”

    此话让雷河感激涕零,当即连连扣头砸地,以求秦帅开恩,

    “放肆!”

    只是今日之事是秦帅谋划数月而行,为了陛下,为了辽源军,他义无反顾,在徐宁话落,秦帅咬牙怒吼,那股子杀意就像狂风龙卷一般瞬间笼罩整个军帐,让彻底断绝了麾下将领的心思。

    帐外,各军列将军的亲兵们听闻中军帐内传出的异样,当即从各自规列帐中走出,结果狼字营与秦懿中军营的将士已经奔来,其中飞骑营于正的亲兵队正刚想出言质问,面前的狼字营都伯却二话不应,抽刀砍来,直接送这队长见了阎王。

    末了这狼字营都伯甩着沾满血迹的横刀,寒意怒喝:“尔等好生安着,否则别怪老子的刀不认人!”

    帐内,雷河、于成、马万三人已经彻底被亲卫甲士给牢牢压制,只等秦帅发令,历甫、辛訾、徐宁、彭基等将领看着杀伐转变的境地,犹如身在冰窟般,冷若自颤。

    秦帅目扫众人,缓缓来到帐庭中,看着跪在地上的三名将领,秦帅眉宇怒中生恨,恨三人为何那般不成器。

    “知道为什么要惩治你三人?”

    “末将…不…不…不…知…”

    雷河语音颤抖,结果话音刚落,在他背后的亲卫甲士当即抽刀直落,‘刷’的一道血线飞溅于大帐牛皮垫子上,如此凌厉果断让众将倒吸一口冷气,更让某些没有被点到名、却似乎猜到根源的将领心怕几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