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辽源军帐

    当林秀着手整治手中第一支校列队伍时,在斜坡林的丘林里,乌正面对耿廖的令兵,面色铁青至极,却又无话可说。

    “乌校尉,不对,应该是乌都尉,作为兵将,要知道将军的苦心,将军是为了骁武皇的生途,不得已之下才这么做,尔等身为骁武精锐,理应为了骁武皇、为了陛下奋战,此番高坡战况,陛下已经拟报发至中都,为尔等请功!”

    乌正缓下心底的浊气,半晌,他才撤步抱拳应声:“请大人转告将军,我等誓死守卫这里,我等不死,蛮兵休想南进一步!”

    “乌都尉,如此甚好,我这就回去告知将军!”

    令兵离开后,乌正再也忍受不住那股燥怒之气,当即转身一脚,直接将帐中的矮案踏的稀烂,亲兵见状,上前出声:“校尉,没必要这样,我们是兵,只能听命行事,不然后果很严重!”

    “这个该死的混账,真不把右军的弟兄当然看!”

    乌正怒骂一声,转身坐下,当前,耿廖接受骁武皇一军一万多人的溃兵,使得骁武皇三军军力再度恢复一些,且右军在小砀山北山坡谷口的奋战厮杀搏命成势,让这个耿大将军看到了战功,于此,这个将军竟然想再度把这支刚刚当这左军、中军给抛弃的残军列给收归回去,如此让接连被抛弃的右军弟兄如何作想?

    就算他目前派来五千援军协助驻守小砀山,也无法改变辽丘一战中,左军、中军先行撤退,致使右军险些全面溃亡的事实,否则也不至于让乌正这个校尉来肩负眼下右军的指挥。

    不过气归气,乌正身为血性汉子,脾气暴躁是所有悍兵的共性,但是让他背叛骁武皇,背叛右军那面沾染了数千弟兄鲜血的龙骧旗,那是决然不可能。

    只是无论考虑耿廖的命令,乌正都感觉心头像插了无数尖刀,让人痛楚难耐,旋即,他似乎意识到,难道这个将军看到奋死搏杀、以求生机夏旗荣誉的军列能够为他们的军系风流搏取什么?

    半晌之后,乌正强压下心底的躁动,起身来到帐外,望着远处苍茫的天空,乌正喃喃自语:“难道右军的弟兄除了死在这荒野之地,才算成就了北地英魂么…骁武皇...如此刺目的大旗…你到底象征着什么…”

    源镇。

    辽源军的大营里此时一片号角呼啸,三通鼓过,各军列的将军纷纷奔至中军帐前,待帐外秦懿老帅的执戟郎同意后,众将方可进入。

    军帐内,弥漫着醒神的松木香,秦懿坐于虎皮首座之上,在阶下后座位置,两排亲卫甲士持枪挺盾肃立,那般冰冷压抑让进入帐内的各军列将军纷纷皱眉。

    待众位将军坐下后,帐外的执戟郎当即挺戈立于帐门前,随着帐帘拉下,明亮的大帐忽然一暗,随着烛火明光缓缓散开,众人视线才恢复至先前。

    短暂的寂静之后,秦懿老帅目扫阶下,他伸手一挥,背后走出一轻甲汉子,他是秦懿狼字营统将、辽源军先锋将之一、归德中郎将袁少峰,细眼扫去,袁中朗将身高八尺,一双虎目精光迸射,轻甲笼罩下的体态健硕却不臃肿,一柄横刀斜跨腰间,整一个随时待发的狩猎者,且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杀意让帐内温度再度下降数分。

    袁少峰从腰间抽出一纸羊皮卷,还未出言,阶下右列首位一黑甲将军粗声出言:“秦帅,这是怎么回事?召我等来,难道就是听袁铁槊念什么告令!”

    秦懿扫目看向黑甲将军,他就是鹰字营统将,辽源军先锋将之一、鹰扬郎将历甫,而他口中的袁铁槊正是袁少峰的绰号。

    “历甫,老帅有何命令,岂是你这个混账可以言管的?”

    历甫的话直接引一阵呵斥,众将侧目看去,声音来自御卫营统将、辽源先锋将之一、定远将军辛訾,此话茬的出现让帐中不少将军眯眼暗笑,在辽源军,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御卫营与鹰字营的矛盾如水火相斥,若不是秦懿老帅压着,这两支虎狼之将必定搏杀起来。

    先前不久,翁城失陷,翁城指挥使、御卫营的振武校尉程度在回撤至辽丘、兰河谷地界时,突然失去消息,如此结果自然让辛訾恼怒不已,谁都知道程度是辛訾手下一员勇将,加之当时鹰字营驰援翁城,却劳而无功,再交杂某些风言,辛訾一直认为是历甫为了推卸驰援翁城不利的责任,故而暗中下手,将败退撤回源镇的程度溃兵给绞杀在荒野,以免帐前对峙,程度给其添乱,只是猜测无凭,辛訾无作,只能愈发憎恨历甫。

    此下,辛訾揪住历甫冒犯老帅的言语疏漏,当即呛火起来,只是历甫却毫不在乎辛訾的狂吠,当即沉笑:“秦帅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我等为将者,谨遵号令即刻,辛将军,你这话倒把本将置入乱人的行列,据我所知,狼字营在源北辽河至北安所境内袭杀蛮子,眼下突然出现在这,本将不过是有些困顿罢了,如此一言,就算老帅怪罪,本将也深感戴德,反倒是某些人,一直咬着过往不放,知道会认为是蛮军南下突然,打了我们一个搓手不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些混账领兵无能,养了一群孬种,一战而溃!”

    “历甫,格老子的你说什么呢?”

    虽然历甫话音模糊,可是辛訾岂能听不出他再怪罪自己派兵驻守翁城失利?

    眼看辛訾脸色愈发铁青,几乎到达愤怒的喷薄,首位之上,秦懿老帅沉声一咳,那般威严就像虎啸山林般,使得这些将军当即心寒,旋即跪拜息声,随后身旁的副将高崇涣才道:“秦帅,勿怒!”

    秦懿目扫历甫与辛訾一眼,冷声:“历甫,辛訾,军帐重地,杂言碎语,各到监军营领杖刑二十,事况紧急!帐外受刑!”

    话落,帐帘拉开,数个执戟郎入帐,历甫与辛訾叩拜齐声:“谢老帅恩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