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蜕变2

    “回校尉的话,林秀明白了!”

    林秀顿了顿,继续道:“右军只有三千,且被将军…抛…不…被将军派遣此地,是一支孤军,而蛮军部落却数万,一次对等甚至于弱势的搏杀可以阻挡下蛮军的攻势,会让蛮军心生忧虑,不敢再贸然进攻!”

    “你明白就好!”林秀的回答让乌正很满意,随即乌正道:“林秀听令!”

    “在!”林秀毫无任何征兆的应声,如此态势让不远处的海明见了,心下感叹:“命啊,如此的命运实在让人感叹天造弄人,就这么一个带着些迂腐的国子学士竟然在一次次厮杀中活下来了,照此境况下去,如果此子不战死,日后必定龙驹旷野,化蛟成龙,做那直上云霄的英魂才啊…”

    这话让旁边的海明斜眼扫声:“即便英魂才,龙驹命又能如何?商贾出身,卑贱的骨子此生无法抛弃,顶多成为骁武皇的根基,再者说来,他有何前途,与我等河西军更是牵扯不上什么关系!”

    被好兄弟饶了一茬,海明尴尬的笑了,旋即不再说什么。

    乌正盯着林秀愈发坚毅冷硬的牟子,道:“命你为五营五校都伯,暂领一校兵士,驻守北高坡!”

    如此命令让林秀惊诧三分,从什长至都伯,不过一阶,可为何暂领一校兵丁?那一校兵丁又从哪里来?

    在这些困顿中,林秀被乌正的神思直射到心底,瞬息之后,林秀浑然躬身领命,待乌正走后不过半刻功夫,乌正的亲兵队正带着一校兵丁约八百人走来。

    看着这些衣甲干净的兵丁,林秀这才继续思索刚刚的矛盾任命,且再三确认,林秀确定乌正任命他为都伯,可既然这样为何让他肩一校营尉,三思过后,林秀依旧不明白为何会这样?要知道乌正也不过是校尉,论阶位,不过比营尉高半级。

    待亲兵队正近前,让后小声冲林秀道:“林兄弟,五营的拼死奋战校尉看在眼里,尔等都是好样的,只是眼下右军体系混乱,偏将、都尉全都不在了,将军态度又那般,校尉一人硬撑已经很难了,所以在他能力之内,为了守住这里,你只能做个都伯,不过校尉也说了,你…根子厚着呢,只要活下去,日后前途不可测,方才一刻前,抛弃咱们右军的耿大将军又派来五个营列五千余人支援咱们,所以你暂且以都伯之名,领营尉的实缺,为咱们右军守住这里,守住咱们的骧旗!”

    亲兵队正说完,冲身后由左军抽调派来的数百人吼道:“都给老子听着,这就是先前告令上的五营爷们,他们以千余人顶下蛮军数个时辰的攻杀,从现在起,他,林秀就是你们的头,谁若敢不听号令,临阵脱逃,林都伯,你无需禀告,直接斩了他!”

    此一言让左军的援兵议论纷纷,看着眼前鲜血污迹满身的二旬什长,他们似有不信,可是再看看他身后那百十名杀气四溢,冷若苍狼的兵士,单就这份气势,已经让这些调遣来的援兵从心底怯弱了。

    亲兵走后,林秀缓息,不知为何,看着眼前未经搏杀的兵丁,林秀从心底生出莫名的嘲弄,片刻之后,他抽刀抬臂,指着队列前的一个瘦脸兵丁道:“你,出来!”

    被点到命的瘦脸兵丁神情一晃,随即有些心虚的出列:“都伯!”

    “拔刀!”

    “啊?”

    对于这话,瘦脸兵丁显然不清楚林秀什么意思,饶是林秀身后的赵源黑着脸一语:“拔出你的刀,不然你得完命!”

    赵源话落,黄齐、李虎这些人纷纷戏虐的笑起来,如此更是让瘦脸兵丁心慌如麻,汗水蹭的布满额头。

    “都伯,您…”

    瘦脸兵丁有些迟钝的将横刀抽出,就那么一瞬间功夫,林秀已经冷目凸步上前,但见血迹斑斑的横刀在那一瞬间化作寒光搅风呼啸,径直奔向瘦脸兵丁的脖颈,盯着那道奔至命门的杀意,瘦脸兵丁的牟子即刻紧缩,全身如条件反射似的握刀横顶上来。

    ‘噹’的一声沉闷,瘦脸兵丁只感觉虎口麻木,双臂沉痛,好似有千斤巨力袭来,压得他全身疲惫几溃,只是至此还不算完,只见林秀蓄气顶刀,继续发力,那般态势如秋风扫落叶,继续压着瘦脸兵丁向他的脖颈袭来,如此瘦脸兵丁瞳目大睁,全身紧绷蓄力呼喝,在那声变了腔调的呼喝中,瘦脸兵丁双手持刀翻转突砍,硬生生别开林秀的横刀,直奔林秀的胸膛,见此,林秀冷漠的脸上才算透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只是生死搏命早已让林秀在茫然中成长,故而瘦脸兵丁鼓起一切的拼杀在林秀眼里不过是人的本能反应,还算不上以命搏命,因此须臾中,林秀单手持刀,撤身退步,泄力翻转,再度劈砍直接打落瘦脸兵丁的刀柄,进而一个箭步突近,一脚踹在瘦脸兵丁的胸膛,下一秒,林秀的刀锋已经顶在瘦脸兵丁的颈项前,如此生死交错让瘦脸兵丁脸色煞白了,即便倒地也止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

    看到这一幕,那些被派遣而来的兵丁们纷纷惊诧呆然,不知所措,一息过后,林秀方才收刀,冲瘦脸兵丁道:“生死交错的感觉如何?”

    “都伯…我…”

    “记住那个感觉,那就是生死…搏杀中最最轻弱的一种,真要比起沙场对决,还错了很远很远…在那一瞬间…不要有任何犹豫…犹豫了…你就死了…”

    林秀收刀回身,让后看着数百呆愣的兵丁,沉声呼啸:“你们来了…就要抱着死志…你们来了…就要为了那面骧旗…至死不退…否则…我不介意现在宰了你们…如此让你们体面的死…至少不坠了北地英魂的勇气…”

    如此威压,仅出自林秀一人胸腔,如此阵势,在某个瞬间已经彻底把林秀从小吏梦想的平坦路途上撤退推向了那坎坷的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