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鸡肋’

    说到这,耿廖忽然意识到什么,转而一言:“立刻派人将右军的战况拟报发至中都…骁武皇…确实不能再撤了,就是撤,也要撤的有言可说,有功可抵,而右军的所为就是眼下本将的功基!”

    “可是将军您应该知道,我们…”

    顾恺之还想说什么,却被耿廖止言:“亏你还是参军,怎么不动动脑子,右军骁勇已经初现,他们忠心为国本没有错,既然三千人就能顶下数万人的蛮部,我再加派五千人给他们留一条进退两得的生路,如此他们必然感恩,就算战败归来,我也有言可奏,别忘了,北地兵丁的骁勇可是夏朝威名,若是在此之前的撤退让军中北地男儿们心怨,日后我这个将军可就难做了!”

    “将军心思卓远,是末将鲁钝了!”顾恺之应声躬拜,欠声自罪起来。

    燕东哨镇。

    远远望去,烟尘飘荡,即便是白日,可那股子沉闷昏暗依旧像巨大的蒙障遮蔽了一切,哨镇城墙之上,秦王景禹寅正在举目远眺,连日的征战让他看起来很是苍白,那愈发明显的面目棱角更让其凸显出几分肃杀之气。

    “殿下,起风了!”

    金羽低声,让后将一件皮裘为景禹寅披上,只是景禹寅心有焦躁,随即动肩,那皮裘便掉落在地,一旁的杨茂轻轻叹息,道:“殿下,此番不过是一威吓令…还不算最坏…”

    杨茂话未言毕,景禹寅已经咬牙出声:“三弟这一手玩的真够漂亮,临敌告病请罪,但是走之前却将我的河西境域搞成一团乱麻,我恨不得…”

    “殿下,祸从口出,言要立行,切莫吐露!”

    杨茂生怕景禹寅愤怒中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悖言,当即高声阻止,十步之外,临、襄、黎三城的指挥使何季、蒋赣、张纪等将领很有眼色的后退数步,一直退到城墙梯道前才立住身形。

    “这场仗,打的窝囊!”

    兴许受了秦王的感染,黎城指挥使张纪暴躁一句,何季、蒋赣二人听了,也都纷纷叹息,何季出声道:“如何不是?试想我夏兵精良,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现在北境河西、骁武皇、辽源几大军系各自为主,我等城防军竟然被当做边军来使,就算拼命血战,也依然入不了将臣王侯的眼,除此之外还要小心行言,生怕一个不对就掉了脑袋!”

    “眼下我们三城的轻骑已经损耗的差不多,再打下去,我们可就成独身将领,介时这个秦王殿下会如何看待我们!”蒋赣心中一忧。

    自秦王擅自征令北地几城兵甲轻骑前往燕城抗击北蛮时,三城指挥使的轻骑营还有六千多,可是连翻拼杀搏战之后,现在只剩四千来人,黎城张纪强些,还有两千左右,而襄城何季与临城蒋赣仅剩一千多些,再打下去,没了兵将支撑,他们在秦王手下还能有位置么?显然不可能。

    在三城指挥使暗自忧虑时,景禹寅依旧沉浸在中都的禁地诏令下无法缓回心思。

    半个月前,骁武皇一军溃灭的消息传到燕东哨镇,着实让景禹寅大吃一惊,更有甚者,风言传闻说是自己这个秦王暗中指使河西军刻意置之不理造成的,如此污蔑让秦王如何忍受得了。

    结果不等他喊出冤枉二字,中都陛下下旨,将自己增调北地燕城抵御蛮子的河西军给压回封地,没有旨意,绝不容许再调动一兵一卒,可是燕城境况越发危已,整个北地燕城、兰河谷至源镇一线已经到处都是蛮兵,无数逃难的百姓就在眼前,自己以先前调遣的一万轻羽营支撑近两个月,早已疲惫不堪,再没有援兵,景禹寅溃败必然成为定局。

    “师傅,我该怎么办?现在本王突然发现,蛮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看不到、摸不着、躲不开的风流!”景禹寅叹息,他压抑困顿,宛若一条困于浅滩的蛟龙,即便晴空就在眼前,可他终究无法飞跃。

    面对秦王的困境,杨茂心中虽有估量,可是他们身在北地,又如何操控得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中都风云?甚至于当杨茂听闻燕王告病请罪一瞬间,这个文书阁大学究已经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因为秦王已经在风流中深陷,成为众矢之的。

    短暂的思量之后,杨茂低声道:“殿下,对于眼前的困境,老臣唯有一个先死后生的周转策略!”

    “师傅,请讲!”

    “大败而归,缓撤急走,退至黎城,交归兵权,抱病进中都,任由蛮部在北境掠夺!”

    “什么?”景禹寅惊愕,他无法理解,也不愿去理解,可是杨茂既然说了定然是此下境况最好的缓冲折转策略。

    在心绪的困顿缠绕下,景禹寅大气还未捋顺一口,远处的号角再度传来,对此,杨茂当即拱手:“殿下,走吧,借着此番机会,走您自己的路吧,世风政途,永远那么变幻不清,试想,您愿为君亡,可君不见其忠勇,你愿为兄情弟义而避之,殊不知弟兄皆以视你为仇人…”

    在这番话中,景禹寅的神思在慢慢变化,当远处出现蛮骑的身影后,景禹寅已经执槊纵马,带着轻羽营冲出哨镇,向这远处的烟尘之地奔杀而去…

    小砀山北山斜坡林的谷口处,曦月部已经扎下营寨,望着已经暗淡下来的山丘,舍布林埃斤唤来博尔卜大合萨,道:“其它部落情况如何?”

    博尔卜拿出散骑送回的蜡丸迷信,道:“主儿乞部依旧稳稳待在辽丘,没有任何异动,主儿多、主儿克,还有勃利部等十几个部落全都在燕西,月余前,他们击溃了从河西境内出发北进的夏军,好像叫什么骁武皇,至于南部草原的青狼、野狐等部落,现在恐怕已经绕过源镇,进入临、襄等地域了!”

    听闻野狐、青狼已经进入内境地域,舍布林埃斤气的咬牙切齿:“这些肮脏的畜生!苏门达圣应该降下瘟疫给他们,让他们死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