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四章合一

    “都给老子起来!”

    沉闷的血地,沙哑的嘶吼,寻声望去,海明这支河西步槊队仅剩十余人,这些汉子摇摇晃晃从尸海里走出,来的高坡前,他们大口喘息,血顺身流,即便以步槊撑地,也绝不坐下歇息。

    海明喘息三巡,再度硬声冲林秀这些兵丁大吼:“大战一过,死里夺生,全都起来,你们是爷们,是北地的精锐,此时决不能坐,要把心中的这股杀气给稳在骨子里,否则一旦气散,你们方才磨炼出的胆魄就没了!”

    在这呼喝中,林秀等兵丁憋着心底的那口气,摇摇晃晃以刀撑地站立而起,且这时乌正带着一营列的甲士奔到高坡,看着眼前的凄惨,这个校尉仅仅吐出一言:“北地男儿,血性…”

    自晨时开始的拼杀,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才消减下去,当斥候们把这个消息告知撤军中的耿廖时,耿廖一时间愣住,没有反应过来,从情势、军备、气势等方面看,他从不认为右军的三千余人能够抵挡住那些蛮子,甚至于对右军的集体请命,他还抱有心恨的态度,可是现在老天爷却给他开来一个巨大的玩笑,让右军胜了,让那些骄纵不守军规的勇兵们活下来了。

    “将军,现在中军已经撤出小砀山,扎营于南河附近,左军大约还需一个时辰才能完全撤离!”

    顾恺之前来禀告,见耿廖沉思不语,顾恺之低声道:“将军,您怎么了?”

    “你说...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

    顾恺之稍加思索,旋即转身从令兵手中拿过告令,扫了一眼,他思索片刻,道:“没想到右军的战力竟然如此凶悍,若真是如此,经历这数番战斗,他们已经可以称为精兵了!”

    耿廖以手按额,道:“精兵,可是这支精兵已经快脱离中军的掌控了,唉…骁武皇,河西军,辽源军,三军各为其主,战,不合,不战,溃败,有愧天理,有愧皇恩…”

    “将军,眼下蛮军掠夺撤退已成定局,末将估量,不出月余,必降大雪,介时那些蛮子若不撤回草原,定然冻死在北地荒野,所以说,将军只要顺着眼下的境况走,就不会有大错,至于些许兵丁,日后待安稳时刻,再操练出来就行了,毕竟在当下的风流中,将骁武皇完完整整的带到陛下面前,才是根基之底!就算退一万步讲,将军运筹帷幄,统率骁武皇接连战胜蛮军,可是万一再来一场如骁武皇一军那样的大溃败,您该怎么办?”

    说到骁武皇一军,耿廖这才想起那个月余前在河西境内覆灭溃散的同旗征役军。

    “他们有消息么?”

    “没有!”顾凯之摇摇头,结果这边话落,那边亲兵冲进来,瞧他面色,似有大事发生。

    亲兵喘了一息道:“将军,将军,西面的谷坡下出现大量的军队…”

    “蛮军绕西而来?”耿廖直接起身,大声质问。

    “不…不是…从他们的军阵模样看,似乎是溃兵,且他们的旗帜与我们的有些像!”

    闻此,耿廖与顾恺之都是一惊,旗帜相像?溃兵?难不成是?

    当下耿廖起身带着亲卫营直奔小砀山西侧的谷坡,远远看去,那蜿蜒曲折的谷道内全是兵,而那旗帜,赫然就是骁武皇一军,且骁武皇一军的营列都尉也发现了林坡中的耿廖,瞬间,这些兵丁再现慌乱,进而使得溃散之意实在明显,不过耿廖敏锐直至,当即命角手吹出骁武皇的号角后,这些如惊弓之鸟的溃兵才算稳下来。

    “将军,这可是个意外啊…”

    顾恺之沉声道:“看样子,骁武皇一军数万人恐怕就剩这么点了,如此推测,骁武皇一军溃灭受袭的传闻是真的…”

    耿廖眉宇紧皱,应语道:“传闻与我关!”末了耿廖喝令:“传令,停止撤离,左军派人分列营地,收容骁武皇一军!”

    一个时辰后,骁武皇一军从西谷坡中来到耿廖的左军临时大营,由于出现在这个意外,耿廖的撤退不得不延迟,为保大军安危,耿廖分列左军,向东西两侧放出大量斥候,同时派出数个营列近五千余人奔至北坡,增援乌正的右军,以此稳固北山境况。

    帐中,骁武皇一军营列先锋都尉甄伏大口吞了一碗烈酒,让后才禀声道:“将军,一军的弟兄,死的惨啊!”

    听到这话,耿廖斥退左右,道:“一军还剩下多少人!”

    “一万余人!”

    甄伏重重喘了一息,他眼眸通红,似有无尽的怒气憋在心底:“在燕王殿下离开后,我们一军就等候陛下旨令,整军北进燕城抵御北蛮,结果还没走出河西,就遭受数万蛮骑突袭,可是同为接受旨令北进的河西军就在八十里外,且他们有骁骑营、轻羽营上万的骑兵,奔袭营救一个时辰足以,可怜我们数万人硬撑整整两日,没见一个河西兵卒,直到最后,我们的将军下令分兵突围,最终,只有我们这一支逃出来,没了将军,我们又是一群溃兵,路上,不少南逃的百姓说燕城附近全是蛮骑,我们也不敢去,就绕道,想着东进源镇,寻得辽源军秦懿老将军的指挥,结果又迷了路,在这一带已经转了数日,也亏得老天有眼,今日让我们碰见了将军…”

    “既然这样,就暂且与我军同行!”耿廖出言,那甄伏听了,当即起身叩拜领命,待甄伏出帐后,顾恺之才道:“将军,由此看来,我们还是尽快撤离吧,就算有了一军这万把人,我们三军也不过三万来人,真要碰上蛮骑众多的黄金家族部落,后果还是不堪设想!”

    “我倒觉得眼下先等等!”耿廖沉思片刻:“方才这都尉说燕城境况危机,但是据我估料。燕城出击不足,但防备有余,且秦王殿下的还带着上万轻骑在燕城地界,蛮子想破燕城,可能太低,而且现距入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倒是觉得,让秦王殿下在燕城地界与蛮兵搏杀,我们在这与蛮兵搏杀,两军同时为国而战,期间的风流也能被冲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