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二章血贱骧旗5

    此时的波儿木已经血染全身,在混战中,他就像一头直立的棕熊,那般呼啸狂吼简直让人唯恐退避不及,在他脚边一丈范围内,已经密密麻麻躺满了夏兵的尸体,如此惨景更让这头野兽般的蛮子喷薄出无法言喻的凶杀之意。

    在波儿木的疯狂带动下,几乎被压下高坡的曦月蛮兵竟然再度迸发斗志,反杀上来。如此的境况让林秀这些兵丁疲惫不堪,几乎泄力亡命,若不是盾阵合击防御强于蛮子的杂乱攻势,恐怕已经他们溃败而退。

    只是骧旗英魂,由天地敬仰,面对如此凶险的狂杀拼搏,当浸漫鲜血的横刀已经在骨裂中越发迟钝,林秀唯有嘶吼着甩刀而出,抛掷向一奔至身前蛮兵的喉颈处,不顾眼前血雾弥漫,林秀竭力凸步躬身,顶盾从摇摇欲坠的蛮兵手中夺过森白的弯刀,继续砍杀,也就这个时候,林秀身前忽然冲出数十血人汉子,为首的正是本营列的都伯大胡子。

    只见大胡子都伯鲜血衣甲,他的横刀早已不不见,狂啸中,这个汉子手持一柄不知从哪夺来的蛮兵长刃斧,长斧携风呼啸,横扫挥砍,所过之处,皆是断肢飞离,三两个冲杀之后,十多个蛮兵倒下长斧之下,跟着大胡子都伯不顾涌上高坡的蛮兵人海,径直冲向十几步外如人熊一般的波儿木,此番态势让林秀瞬间明白,这是大胡子都伯要以命相搏,干掉此支蛮兵的首领,来为他们争取最后的胜机。

    “畜生,来啊,老子在这儿…”

    大胡子呼呵狂飙,在他身前一丈范围内,根本没有那个曦月蛮兵能够站立一合之上,十几步外,波儿木锤落人飞,将一名夏兵从腰腹砸为两截后,怒睁熊眼看向大胡子。

    “夏兵弱者,卑贱的根子…”

    一语嘶吼,宛如天雷崩裂,只是此番两军相搏几近终末,谁的兵势先散,谁将魂归天地,故而波儿木咆哮奔来,那狂风般的杀气快速凝聚在他手中的钉子锤中,只要将眼前的夏兵将领一锤子砸死,这个高坡自然落入曦月掌中。

    但是大胡子焉何不是这种想法?右军三千弟兄,此一战已经投入一千五百弟兄,在骁武皇的抛弃之下,他们要用鲜血和勇气来捍卫身后的龙骧大旗,面对波儿木的冲杀,大胡子鼓气抽斧挥砍,以命搏命的的姿态让波儿木不得不冲杀折转,进而以锤杆平收,挡下大胡子的斧刃。

    “噹”的一声闷响,大胡子一斧头砍在波儿木的钉子锤杆柄上,两人数百斤的气力在一瞬间产生巨大斥力,饶是波儿木再怎么雄壮,也抵挡不下,随着斥力散开,这个人熊瞬即撤退数步,且手中的钉子锤也在一瞬间断为两截,如此结果让波儿木咆哮狂怒不已。

    同样的,大胡子也陷入危机中,虽然他拼力一击险些斩了波儿木,但是毕竟实力相差数分,此一击已经让他肺腑震伤,退却立住身形,即便依然硬撑不倒,可是大胡子喷血的嘴角已经透漏了他的根底。

    “呸…”

    大胡子喘息突出一口血水,长柄斧在手中转风一道,再度奔向波儿木,如此强弩之末的拼杀已将这个夏人汉子的死志给显露无疑。

    “都伯,小心!”

    身后,大胡子的亲兵已经抵挡不住蜂拥袭来的蛮兵,其中几个蛮子更是突过亲兵的防御阵列,抄着弯刀奔至大胡子后身侧位处,在蛮子呼呵中,弯刀抽冷,寒光袭来,大胡子只能奋力撤身,反手挥斧,斜砍下来,那蛮子抵挡不住,直接被斧刃劈成两截,只是大胡子还没来的及回身,波儿木已经飞跃冲来,跟着大胡子便被一股冰冷打在腰肋,随着冷息急撤,一股血线径直飞喷三尺,如此结果让大胡子目恨泪散,带着万千不甘飞起落地,再也起不来了。

    “畜生…”

    目睹大胡子倒地,他的亲兵队正疯吼挥刀,奈何蛮子人多,根本冲杀不过来,而大胡子后仰靠在高坡凸起的石块下,望着大步奔来的波儿木,他憋气想要起身,可是盔甲破碎,肋间血流如注,森白的肋骨早已折断捅破皮肉,生息耗尽,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人熊畜生,浑然中,波儿木手中的尖头斧上,正挂着从他肋下撤出的皮肉,这般惨烈让人作呕。

    “夏人贱种,去死…”

    波儿木手举尖头斧,对着大胡子血洒满额的脑袋挥砍下来,这一瞬间,大胡子只恨自己技不如人,没能为营列的弟兄夺取最后的胜机,但是接下来的一瞬,一柄长枪如箭飞突,直奔波儿木的心窝,这突然袭击让波儿木叫骂着撤斧退身,待他稳住身形看去,林秀已经持刀顶盾奔杀而来。

    面对蛮子的人流,林秀反身脱离盾阵,从高凸的石坡上飞跃直下一丈,迅身中夺取长枪飞掷抛射,进而挺刀挥砍,可是波儿木壮如人熊,林秀的气力不足其三分之一,那看似凶狠的一刀直接被波儿木反手一斧子破开,林秀被大力震得虎口崩裂,麻痛半个身子,可是生死之间,由不得他怯弱后退,怯弱了,命就没了,后退了,那面大旗就倒了。

    “呼…呼…”

    撤身的林秀在那股蛮力之下险些摔倒,勉强立住身形的瞬息急吐浊气,结果波儿木已经抽冷子劈砍下来,林秀咬牙举盾,斧盾相接,木屑飞散,盾破的瞬间林秀强撑着一口气顶刀上去,却再度被波儿木一斧子抽回气力,后仰倒地,对此,波儿木狂傲戏虐,声如威震天雷:“夏人骨头,卑贱的弱种…”

    此音飘荡,犹如刺刀顶在胸膛割裂心脏一般让林秀怒炸肺腑,且十余步外,赵源、黄齐等人的盾阵再度顶下蛮兵冲杀,当戏虐的嘲弄以疾风之势冲入这些北地男儿的耳中后,压抑、苦楚、疯狂、肆虐的心绪就像潮水一般在这些已然干涸的男儿心底,混杂着鲜血冲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