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九章血贱骧旗2

    随后,乌正分派数个都伯以阶梯交错,互为犄角分散守在斜坡林的高坡各处,同时留下两队甲士,作为应急后援,以防蛮军攻势猛烈,过于消耗斜坡林低谷和坡丘上的夏兵气势。

    在此之前,乌正心中也有一丝估量,论骑兵对战,乌正没有把握能拼个一二,但是轮到步卒军阵,乌正这个在中都军摸爬滚打十余年的老卒自认不比蛮子差,而眼下的小砀山斜坡林,就是他用鲜血捍卫自己的时刻。

    斜坡林低谷口前,南草原曦月部的苍月旗帜随风飘荡,其部的埃斤首领舍布林骑着一匹雪白的龙尾驹,傲然贲临的在谷口矗立。

    “主人,这是小砀山,东西两向,丘山绵延一百多里,虽然不高,但是正好横跨在辽丘至燕城地界的中间,咱们想要顺当的南进,最好东西两向绕行,从东绕源镇,从西绕燕城的北哨所…”舍布林的大合萨博尔卜在一旁小声说着。

    只是自南进夏境以来,舍布林埃斤就对黄金家族的掠夺分配感到愤怒,只是在实力和苏门达圣的盟约制衡下,他并不能说什么。

    要知道青狼、野狐等十个南部草原的杂碎私自结盟背着黄金家族绕道源镇,直奔燕城南境之下的临、襄、黎等富庶的内城去了,勃利部及数个小部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向主儿克部的大旗,只有他们曦月部还傻乎乎的待在早已不知被刮了多少层油水的贫瘠土地上。

    “绕过去,青狼野狐在东,主儿多、主儿克在西,我们怎么绕?是告诉那些混账家伙我们要违反盟约?还是去捡那些狼崽子的剩菜残羹?眼下寒息逼近,大雪不期而至,我们必须在第一场雪降临前,再掠夺一次足够的食物,让后返回草原,至于什么草原共主,苏门达圣的指引,本埃斤不在乎,也不相信它,我知道,勇士们有足够的食物和战刀,就可以在草原上称雄!”

    舍布林埃斤说完,沉声一喝,身后骑队中凸出一黑棕驹,而它的主人乍眼一看,蓬乱毛发好似野人,一身明晃晃的链铁甲将其打造成人熊一般。

    面对远处金黄灿烂的斜坡林谷地,舍布林埃斤抬手执鞭,一语沉出:“波儿木,从这路上去,不管里面有什么,我都要在日落前穿过这里!”

    “埃斤,不可,此地山林丘壑众多,万一夏人埋伏,我部损失不可估量!”

    博尔卜急声,只是舍布林埃斤已经被青狼、野狐、主儿多等部落的掠夺成果给眼红透顶,因此他只想尽快到达夏境襄、临、黎等城郭境内之地,更好的夺取那些深埋在屋子角落里的粮食。

    “波儿木,立刻出发!”

    “是,主人!”

    舍布林的那可儿、千户首领波儿木抽出马鞍下的钉子锤高举一指,苍月旗下,一只千余人的皮甲蛮兵当即持斧执盾向斜坡林奔去,如此景象让斜坡林中的骁武皇右军兵丁揪起心来。

    “这些家伙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赵源看着那些蛮兵的动向,小声说着,林秀仔细看了看,却道:“胆大妄为?恐怕没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

    林秀话指波儿木的本部角手方向,道:“看到那个人熊没?他身前及两侧的蛮兵看似混乱,实则是他们草原人狩猎的习惯,一旦生异,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奔袭猎物,所以,永远不要小看任何对手,他们可能会在死前漏出利齿,咬破你的喉咙,当然,也不要过于高看你的对手,否则你就会被它的气势所禁锢,从而成为刀下亡魂!”

    此话刚落,一阵沉笑传来,林秀皱眉看去,在四五个人距外的窝子下,竟然藏着海明这帮河西老卒。

    “小子,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你怎么有着与身份年龄不相符合的想法?如此的兵丁,我是多少年的都没见了!”

    对此,林秀并不应答,且这时一声鹰鸣从林空上方传来,这是乌正的出击信号,林秀这些人当即收声准备,细眼看去,那波儿木似乎对这一声突兀感到怀疑,旋即停下前进。蛮兵队列前,十几个蛮兵抽弓搭箭,斜指林空竟然放起空箭来,如此让林秀不解。

    “这群畜生做什么呢?”

    林怀平困顿。

    “小子,这是蛮子的特有伎俩,那是空嘀箭,对人没什么用,是试探山林野畜的!”

    海明话落,在斜坡林四周竟然飞出一些惊鸟,如此让林秀这些兵丁感到惊愕。

    “幸亏是仲秋时节,鸟禽还算多,若是其它时日…”剩下的话海明没有说完,林秀侧眼看去,这个从河西军来的老卒已经将连击弩端了起来。

    波儿木试探一番,确定方才的鸣叫出自飞禽鸟类后,才示令继续前进,但是在谷口前,大合萨博尔卜却忧心起来,望着静谧落叶纷飞的斜坡林,大合萨突然变了脸色,进而转身冲舍布林埃斤大声:“埃斤大人,有埋伏,有埋伏!”

    “什么?”舍布林埃斤顿时一惊。

    “现在仲秋,鸟禽众多,但为何只有在空嘀箭下才惊起飞出?是因为大部分鸟禽已经逃离,那些夏人埋伏已久,进而鸟禽归复罢了!”

    也就是博尔卜大合萨反应过来的瞬间,波儿木本部勇士已经进入斜坡林的陷坑范围,随着一道铁弩矢飞来,将蛮兵队前的一名小首领模样的家伙射穿透后,呼喝声好似天雷般瞬间在斜坡林中炸开,如此惊变直接将波儿木本部前列的蛮兵给惊吓住。

    “骁武皇威…北地男儿…杀!”

    随着乌正嘶吼,那些落叶之下、坡林之上顿时出现大量夏兵人影,跟着便是弓弩、羽箭飞射袭来的疾驰音。

    “曦月的勇士,苏门达圣孛儿若流域的英魂子孙,用鲜血和烈斧来见证我们的荣耀…”

    波儿木挥臂钉子锤,将一片羽箭扫落,跟着他凸步冲上,反手将腰间的短斧抛掷出去,那森白明亮的短斧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径直砸中一处石坡前的弓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