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八章血贱骧旗

    “将军,趁着蛮兵还没有对这里形成包围,我们尽快撤离!”顾恺之匆忙低呼。

    结果这话还没落音,被监军营兵士挡在外侧的校尉乌正再也忍受不了,当即凸步上前,不顾耿廖威严,径直冲着顾恺之大骂起来:“你他娘的窝杂菜,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造出来的种?撤…撤…撤…从燕城大营就一直听你叫唤着撤退,辽丘那鬼地方,又是你一个撤字,让老子的弟兄当了蛮子刀下鬼…现在…你他娘的都撤成窝杂菜了…”

    “放肆!本参军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地,来人,将他拿下,就地正法!”

    顾恺之方才整军去了,并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忽然被乌正校尉如此悖逆的行径击扰,让顾恺之自认面容威严瞬间扫地,只是这个思绪复杂的参军没有意识到,眼下的右军已经在愤慨积压中慢慢发生着无法预料的变化。

    “狗屁参军,你动我们校尉一个试试!”

    乌正的亲兵队正当即抽刀上来,那股子狠样让顾恺之怒急交加,恨不得将这些昏头脑的莽夫全都斩首。

    与此同时,乌正的情绪也带动起其他右军弟兄,林秀这些人在方才颤微焦躁中也都找到了自己请命呼喊的支柱,旋即,本来已经被耿廖威严压迫下去的数百右军弟兄一同挺身上前,站在了乌正身后,如此让耿廖心怒却不得言出。

    准备动手的监军营和顾恺之的亲兵看到这景象,也都呆滞在原地,在没有耿廖的命令,谁也不敢动手!

    短暂的对峙之后,乌正扯步跪下,林秀这些兵丁也都随行而之,乌正抽刀驻地,冲耿廖沉声:“将军,不能再撤了,骁武皇,夏皇的龙颜所在,那些南逃百姓的精神所在,蛮子如此嚣张,屠戮我族,此仇若不以血刃丧息,我等北地男儿誓死不安,将军…末将本应该和其它右军都尉战死在辽丘,即便尸骨无存,可无可怨言,血洒北疆…可是…可是…参军这狗杂碎一个劲的撤,撤的右军八千弟兄只剩三千,撤的我等北地男儿已经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撤的我等平白丧命却忠魂不安…将军…末将以下犯上请罪领命,我右军愿意和那些蛮子拼命死守在此,背北而亡!”

    “将军…我等愿意和蛮子殊死搏战…请将军成全…”

    一时间,沉声如雷,轰鸣双耳,耿廖环顾看去,这些北地健儿个个神情涌动,心绪勃然,甚至于林秀这些兵丁男儿的眼眸已经浮现出恨意的红痕…

    北地血性,刚毅不屈,曾经的耿廖只是听闻,眼下他却亲眼看到,在此困顿中,耿廖知道顾恺之的忧虑所在,可是眼前这些骁勇的汉子们却不会明白,他们也不屑于明白所谓的军系、风流和政途变幻,他们在乎的只有身后的那面刻着夏字的云骧大旗。

    由于顾恺之、乌正的突然事起,骁武皇的整军撤退受到影响,除却右军的弟兄越来越多微聚过来,也有不少左军和中军的弟兄纷纷止步,远望探寻,试图找到其中的根源,如此境况让耿廖心怒却又无法硬悍压下,一旦稍有差池,造成兵变甚至内讧,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耿廖忍下所有的愤怒,斥退一旁的顾恺之,让后冷声呵斥:“右军听令!”

    “末将在!”

    乌正等校尉、都伯纷纷上前。

    “着右军前往小砀山北山口迎敌…不死…不休…”

    听到最后四个字,林秀这些兵丁心中虽然沉闷寒冷,可是就像乌正所言,像他们自己的心性而立一样,他们不是为了撤退而入骁武皇,他们是为了那面沾染了无数英魂甲士的大旗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家园故土…血洒北疆。

    “末将得令!”

    乌正沉息应声,随即带着右军兵丁离开,半刻之后,右军六队,约三千兵马直奔小砀山北山口,待右军离开后,顾恺之面色焦躁,心忧重重的道:“将军,如此这么做,右军怕是完了!”

    “完了也比整个骁武皇溃灭强!”

    耿廖应语一声,继而道:“中军缓缓撤离至南山口,守住出路,左军东进御敌,防止蛮骑抄了侧翼,还有你,日后稳妥些,不然,本将决不饶你!”

    闻言,顾恺之只觉的背后一股冷汗袭来,但事已至此,耿廖只能更改撤退方略,换言之,就算他想退,也要退的安稳,否则一旦蛮部前后夹击骁武皇,加之骁武皇三军军内生隙,他这将军也算是命到尽头了。

    小砀山北山口斜坡林。

    现在仲秋,整个山林一片金黄,无数的落叶在寒息吹拂中打转飘落,右军约三千名弟兄此时已经在各队都伯带领下隐藏于斜坡林,借着落叶树木地形,这些兵丁将自己完全隐秘在一人高的窝草内。

    在一处窝子下,林秀、黄齐这二百余名兵丁将身子严严实实的埋在的落叶枯草下,透过缝隙望去,数里外的斜坡林山谷处,影影晃晃出现一些人影。

    “该死的蛮子,总算来了!”

    黄齐咬牙怒斥,不觉中握紧了手中的横刀,先前他一帐弟兄十七人,现在只剩四人,如此结果让人如何不恨?一旁,林秀微闭眉眼,稳下逐渐适应冰冷的心绪,他轻轻示意李虎,李虎点头向后跑去。

    斜坡林中,乌正作为右军目前最高的统将,正着手调配麾下弟兄,李虎奔到近前,急声道:“校尉大人,北山口斜坡林前出现蛮兵,大致估计不下两万!”

    “总算来了!”

    乌正将手中的树枝折断扔掉起身,身前,数个都伯直直看着他,乌正缓息道:“弟兄们,此番我们右军已经被将军抛弃,但是老子这么做不后悔!”

    “我们也不后悔!”都伯们齐声。

    “如此甚好,身为兵将,处处撤退,因为什么军系搞那些幺蛾子,老子恶心,既然将军他们不愿打,我们就自己打,老子相信,老天爷开着眼,不会让咱们右军弟兄如此卑贱,就算死,咱们右军弟兄也是顶着北地英魂的辉煌而亡…”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