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小砀山3

    营尉呼呵奔上,刀锋直挥而来,那般果断丝毫不带任何犹豫,黄玉明当即躲闪,可是营尉和数个监军兵士已经围冲上来。

    “你们这些西痞子的杂碎,有种去战场上和蛮子搏命,在这算什么玩意儿?”

    一声虎吼咆哮,营尉愣神须臾,跟着他只感觉一股疾风之势从身侧袭来,旋即那股子大力把他抽离地面,而后摔倒五步之外。

    监军兵看了,赵源一脸怒气挺身奔上,这些兵士当即嗷嗷叫着,要来拿下赵源,只是林秀等人也都厌倦了眼下无休止的撤退,他们是北地男儿,虽然是被迫征了兵役,可是看到那些逃难的百姓像个牲口一样被蛮人宰杀,如此折磨不亚于一把尖刀顶在喉咙,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迷途茫然,死的窝囊卑贱。

    想起那夏民百姓的可悲境况,林秀这些人都很害怕,万一这些蛮子冲破燕城、兰河谷、源镇,进到临、襄、黎城地域怎么办,哪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甘愿一辈子安稳待着的地方,林秀无法想象临水村在蛮骑铁蹄下会变成什么样子,更无法想象已然瘫痪的爹爹面对蛮骑的弯刀时,会是何等凄凉。这一切的一切,在黄玉明挑声怒喝,赵源出手挥拳时,已经从这些北地男儿的胸腔内迸射出来。

    “反了,全他娘的反了!”

    突然出现的境况让骁武皇三军的整装起行受到极大阻碍,营尉从地上爬起,呼呵着,眨眼功夫,百十名监军营的弟兄各个营帐奔来,见此,林秀喘息看向赵源,再看着周围死里来活里去的可悲弟兄,就在监军营的兵士抽刀砍来时,林秀却猛然放声高呼:“将军,北地男儿,刚毅勇悍,誓死不退…求您…别再撤了…我等愿做先锋营,搏杀死于战场之上…”

    “将军…北地男儿…刚毅勇悍,誓死不退…”

    一瞬间,周围十几个营帐的弟兄纷纷围聚过来,这如雷鸣般的齐声请命让那些个监军兵士停下动作,回身看向自己营尉,殊不知监军营尉也被此景搞得唐突不知所措,所谓法不责众,恐怕就是当前的态势,毕竟那数百名勇气勃然的北地男儿可不是什么老弱,一旦冲突起来,在蛮骑威压的境况下,很可能给骁武皇三军带来灾难。

    远处,海明这些河西教头营的人望着此景,心生感触,多少年前,他们也是这般热血勇悍,可是岁月和沙场就像一柄无形的刻刀,会慢慢磨平一个人的所有棱角,让成为流沙中的一粒,直至消无踪迹。

    “兄弟,看来骁武皇的天要变了!”

    白飞沉声低语:“我们是不是要找机会离开了,否则后果可能就是一同埋葬在这荒山野地里!”

    海明皱眉,将横刀收入刀鞘,让后将布槊拎起,道:“暂时没那么悲观,小砀山山势曲折复杂,那些蛮子骑兵是厉害,可是真要入山拼杀,他们还得掂量掂量,不过这耿廖将军的想法实在让人难以捉摸…战…不得先机…不战…溃失兵心…骁武皇…实在是个尴尬地方…白飞,我们真要想法子离开这里…不然我们日后的位置会比现在更加尴尬…”

    正在指挥大军拔营撤退的耿廖忽得亲兵禀告,旋即大怒。当他来至事发地前,监军营的百十名弟兄已经被右军的人给围了起来,包括之前被顾恺之训斥压迫的数个校尉。

    “将军…将军…”

    监军营尉看到耿廖,当即大呼,却被耿廖一个眼神吓的住嘴滚到一旁。而林秀这些右军兵丁看到将军后,心中为之一颤,不敢出言。

    耿廖来至众人身前,双目如鹰环顾四周,由于右军先前损耗严重,都尉战死,故而只有校尉,方才校尉乌正正在指挥右军整装,不曾注意到一队营帐处的境况,此时将军到来,他这个校尉不能不出现。

    “将军恕罪,末将…”

    乌正满头大汗,只是耿廖丝毫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耿廖沉声:“滚开!”乌正当即收声,立于一旁。

    耿廖缓了一息,道:“方才那些呼喝,是谁喊的!”

    一言出,无人应。

    “本将问那些呼喝是谁喊得!”

    又一言,沉重如山崩,在此威压之下,赵源、黄玉明这些执拗家伙刚想上前顶声,却被林秀闪身挡下,林秀重重缓了一息,出步跪下:“将军,北地男儿,刚毅勇悍,辽丘一战,右军死伤数千,眼下,难民百姓借此南逃,我等不能为其守护归途…”

    “本将问你,方才那话是你喊的?”沉声虎喝,刀出寒鞘,下一秒,那冰冷的死气已经压在林秀的颈项,如此让周围的兵丁纷纷一惊,跟着急呼:“秀哥…”

    “将军…”林秀心中一寒,可是他股子的执拗不愿屈服,而这也是所有北地人的血脉根源。

    “你可知罪…”耿廖不顾周围的兵丁态势,在他的威压之下,亲兵卫,监军营,乃至中军五营校尉吴莫之也都带着麾下奔来,如此右军顿时陷入威慑状态。

    在山一般的威压下,林秀只感觉颈项上的刀锋是那么沉重,他缓缓抬头,随着目光胶着,林秀已然空虚却依旧自作强硬的心声从喉咙里释放出来:“骁武皇一队什长…知罪…”

    听此一言,耿廖眉思急皱越发紧促,当即愤怒的临界点时,他却恍然出了口气:“你这个怕死的兵丁…实在惹人厌烦…”

    此时,耿廖早已记起眼前的兵丁是谁?燕城大营前的遇袭中,林秀表现确实突出,让他一时有想着培养其为亲兵的念头,可是林秀心思单纯,不动风云暗语,故而被耿廖厌恶,此刻这般境况竟然是当初那个兵丁引起,让耿廖繁杂的心绪上再度蒙上一层布幕。

    就在耿廖想要如何处置这个兵丁及右军时,一声急报传来。让后就见参军顾恺之匆匆忙忙奔来。

    “将军,东面发现蛮骑踪迹,北面山口出现蛮兵步卒!”

    这个消息让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不远处的海明等人也心下叫骂:“这些蛮子的动作可真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