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小砀山

    在海明的点示下,众人细眼看去,才发现那些人影不过是些逃难的百姓。

    “他娘的,吓了老子一跳!”大胡子都伯骂骂咧咧探下身子,一众方才警惕起来的兵丁也都稍微放松一些,当林秀准备重新藏于草窝内时,他发现海教头的脸色反倒凝重起来,那种感觉就像猎物被狩猎者盯上一样。

    “怎么了?”白飞低问。

    “不对劲!这味道不对劲!”海明自言两声,跟着他猛然一喝:“全都起来,来人,立刻告知中军,敌袭!”

    此一言让林秀这些兵丁纷纷惊了一跳,大胡子都伯更是一脸燥气:“娘地…你这河西种到底抽什么风…”

    “蠢货,这是蛮人特有的伎俩,用我们的百姓引我们出来…”

    海明面色早已铁青,连带呼吸都急促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刻,远处那些逃命的百姓忽然惊慌四散,跟着在百姓身后一两里的地方便出现一些蛮骑。

    这些草原上的混蛋纵马疾驰,在他们眼里,这些夏民百姓就是任人宰割的猎物,而他们就是那个操刀手!

    由于小砀山前这一片是林木丛,而那些百姓要想进入还需要跑个一里左右,只是两条腿如何跑的过四只腿的马?一些怀抱妇孺的女子在惊恐哀嚎中直接被蛮骑的标枪给洞穿身体,有几个蛮骑更是抄刀奔上,直接将人给削去半个脑袋,任由尸体在马蹄践踏下变成一堆堆烂肉。

    “还等什么?这些狗日的混账…”

    看着那些百姓在奔逃哀嚎中残死,海明身后的右军兵丁群情激愤,怒火满腔,但是海明却迟迟不下出击的命令,如此让这些兵丁们煎熬的实在难受。

    眼看那些逃难的百姓就要被蛮骑给屠戮殆尽,一骁武兵丁眉目狰狞,抽刀提盾冲出隐秘的草窝,林秀看去,正是黄齐,海明见此,怒斥急呼,可是黄齐已然不顾的冲出去,在这般境况下,其它骁武皇的兵丁也都不管什么隐秘斥候军规,全都嘶吼着冲杀出去。

    “这些蠢货!蠢货!”

    海明气的狂呼直骂,可是根本无用,方才他之所以不下令出击,是因为曾经北进时,他也像眼前这些兵丁一样血气冲涌,在一次伏击突袭中,蛮军以溃散的夏兵为诱饵,硬生生打乱了当时河西轻羽营的突袭攻击,那一战,海明的校尉身先赴死,根源就是他们无法忍耐同族造屠,进而愤怒失去理智贸然冲杀导致。

    眼下,看着远处奔逃的夏民百姓,海明眼前出现了同样的景象,原本他们可以安然无恙的守在这里,蛮骑进林,中袭离开,不进,则他们继续安然无恙,可是眼下,一切都被身前的兵丁所改变了。

    “该死的!列阵,冲击!”

    当数百名骁武皇兵丁呼嚎着冲杀出去时,海明只能随之冲杀出去。

    远处,正在屠戮逃难夏民的蛮部散骑发觉这林子里有异动时,其中的角手当即发号示令,跟着,百十个散骑改变追逐方式,以月行阵的方式快速散开,让后朝这些骁武皇抛射羽箭。

    面对从天而降的羽箭,林秀等人拼劲全力狂奔至那些百姓近前,随即举盾挡下杀招,感受着肩头盾牌上的重击,林秀的心在哭嚎中被某种力量所撕裂者。

    低头看去,他怀中的女子不过十一二岁,那般可怜苦楚让人心碎,十多步外,一四旬老汉背插数根羽箭依旧张臂指向这女子,只是远处蛮骑已然奔近,林秀不能让这么个柔嫩可怜儿想那老汉一般亡命荒野。

    “跑,快跑!”

    林秀呼喝中,赵源等人已经纷纷举盾围靠过来,在这盾阵的保护下,十几个难民百姓相互搀扶着向后逃去,但是那些蛮骑早已注意到这些夏兵,随着一阵马鸣嘶嚎,林秀透过盾阵缝隙看去,那些蛮骑已经撤掉骑弓,换上飞石套,于此,林秀急声大喝:“散开,快散开!”

    赵源、李虎等人闻之急撤,只是那些蛮骑飞石迅猛,但听‘嗖嗖’几道急音袭来,便有数名盾兵被飞石砸个正着,那咔嚓的盾牌破裂伴随着兵丁肩骨骨折的哀嚎声让远处的蛮骑嗷嗷直叫。

    “该死的的畜生!”

    赵源一手持盾,一手死命扯着被飞石击中的营帐弟兄,黄齐这些人想要拼杀,可是那些蛮骑始终纵马奔驰在众人三十余步之外,让他们干瞪眼。当一飞驰如闪电的蛮骑绕石冲上前的一瞬间,赵源只感觉身旁有人息闪过,旋即林秀一个跃步冲出,将横刀当做短枪飞掷出去,那蛮骑岂能料到这鲁莽的兵丁竟然敢把保命兵刃掷出?直接被横刀捅进胸腔,好似风火轮般从疾驰的马背上摔下来。

    面对飞奔失措的惊马,林秀持盾侧身,闪扑过去,那惊马直接擦着林秀的肩头冲过,闻听一声惨叫,惊马已经被冲上来的海明一槊砍死。

    海明执槊冲步到近前,冲着混乱各自拼杀却不得的骁武皇兵丁怒斥:“全都给老子撤!”

    可是数百兵丁早已血气冲涌上头,那些蛮骑又在远处戏虐嘲弄,飞石羽箭抛射不断,让众兵丁心下像压了一口死气一样上不出,下不咽。

    如此形势让海明心里越发焦躁,随着远处号角连天,蛮骑的影子越来越多,而他们负责警哨的数百步卒兵丁哪里是这些蛮骑的对手,与此同时,得了海明口令的兵丁已经奔至小砀山中的骁武皇军中大营,此时耿廖正在与顾恺之等参军商议进退事宜,浑然听到蛮骑在北面出现,让这个才安下心来的将军再度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起来。

    “将军,右军军阵,教头营海都伯请将军即刻派人赶往小砀山北坡!”

    令兵道完,焦急等待,可是耿廖却看向帐内众人。位列众将校之首的顾恺之沉声道:“将军,这些蛮骑怕是那些部落的前锋,末将认为,将军应立刻拔营起军,离开此地!”

    “将军,不能撤啊,撤了,右军数百名弟兄可就全完了!”令兵急呼,不成想却被顾恺之的亲兵推出大帐,这般景象让帐外的几个右军校尉瞧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