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三章悲凉2

    “将军,出事了!”

    “慌慌张张,还嫌事情不够乱!”耿廖沉声呵斥,且他已经听到帐外的杂乱声:“怎么回事?”

    “今日中军、左军撤离,导致右军险些溃散,那些河西老卒伤亡有些惨重,现在找您来讨说法了!”

    顾恺之话音刚落,帐帘就被人撕扯到一旁,耿廖眉眼微闭,好似泰山岿然不动,但瞧一众河西汉子怒气汹汹的冲进来,为首海明更是眉目冲涌,似有万千愤怒要喷薄而出。

    “耿将军,你今日为何那般行事,军阵拼搏,突然撤离,难不成要置右军数万弟兄于不顾,要置我们这些河西汉子于死地?”

    面对质问,耿廖束手而立,威严散发,那股子中气丝毫不比海明这些人弱到哪去。

    “撤了…你们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与我说话,不撤…骁武皇三军已经没有了!”

    说话这功夫,耿廖的亲兵已经涌入军帐,一时间,小小的军帐里已经挤满了人,海明这些人经过白日的一战,心生退意,在心底,骁武皇终究不像河西军是自己的根,当初没有随着秦王殿下离开已经后悔万分。

    看着身前甲士,海明心下忧虑,他本意不想将事情闹大,短暂的思绪,在耿廖的威压之下,海明斥退身后众人,上前恭敬拜服:“耿将军,我等是河西的兵,既然骁武皇已经成军,我等教头营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义,眼下燕城危机,不如我等请命归复河西军,为国效忠!

    此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可是想要离开的本意却原原本本显露出来。

    “我等请命!”

    海明话落,这四五十名河西老卒也都沉声请命,如此让耿廖眉角抽动,三息过后,耿廖突然怒喝:“大战在即,请命离军….尔等简直不配挂着河西精锐的名头,来人,都给本将拿下!”

    闻言,海明一众当即一愣,白飞等人更是动手抵抗,一时间,中军帐前情势危机。

    “海明,你们要造反!”耿廖拔剑大喝。

    海明心里咯噔一声,气势率先散了二分,他忽略了眼下的形势,更忽略了耿廖身为骁武皇统兵大将的能力,骁武皇,陛下亲旨军系,且海明这些人还不知道,在河西境内,骁武皇一军在驰援燕城时遭受蛮部袭击,而他们的河西军却在百十里内闻所未动,置之不顾,两相齐下,耿廖自然对他们这些河西兵有了成见。

    眼看情势越发混乱,参军顾恺之当即上前一步:“将军,海都伯,我等都是食皇禄,奉皇恩的臣下之人,现大战在即,尔等请命离开,实在有违奉臣之礼,有一点想来是大家误会了,今日左军与中军突然回撤,是因为辽丘南面腹地出现蛮骑,若是被人抄了后路,我们现在恐怕都成为那辽丘之上的骸骨了,为了保全骁武皇,将军只能断臂,不过将军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右军是众河西将士训练出来的,比之左军和中军要强上数分,事实也证明了,右军确实强于左军和中军…”

    此番话出口,海明借机道:“如此是我们突兀了!”看着周围气势汹汹的甲士,海明再度急声道:“我等愚钝,请将军赎罪!”

    耿廖此时有心整治这些河西老卒,却也不会没头脑到这种地步,有道是将是兵的胆,海明这些人虽少,可是战力卓著,且这些老兵也是被河西与骁武皇的军系所折磨的可怜儿,既然知道进退,他也就释然了。

    待海明这些河西老卒离开后,顾恺之方才抹了一把额头。

    “将军,情势越来越难了!”

    如此叹息,耿廖怎能不知?秦王统领河西,秦懿统领辽源,三军数十万人却被一道小小的旨令所牵扯——陛下亲旨军系,说到根底,还是世子大位惹得祸。

    “参军,眼下小砀山离辽丘不过八十里,一旦蛮兵稳住辽丘,必然会向此地进发,介时我们是退还是守?”

    顾恺之看着耿廖,心下一动:“将军,末将说句丧气话,眼下,我们无法挡住蛮兵兵锋,如此还是撤了吧!”

    “撤了?”耿廖似有不忍:“撤了可真就置北地四城这几十万百姓于不顾了…”

    “将军,此灾天降,而非**!”顾恺之劝慰:“眼下已经十月末,寒息越发严重,不出两个月,必降大雪,介时那些蛮子在旷野掠夺游荡就是找死,攻城?他们还没有那个能耐,所以这一仗,我们打,胜不到哪去,不打,也败不到哪去!”

    “那你说这骁武皇存在还有何意义?辽源军固守源镇还有何意义?甚至秦王殿下调派河西军更有什么意义?”耿廖似在抱怨,又或在哀鸣。

    “意义…恐怕就是夏王至尊的位子吧…将军,骁武皇一军溃散前末将得到消息,燕王请命告罪,带病回都了,留下河西军与骁武皇一军于间隙内,齐王还都留在东州境内,却迟迟不北进…如此浑浊的局势,真的很难让人看清….”

    当中军大帐前的骚乱结束后,海明这些河西兵气怒满腔的回到右军营帐,白飞刚一坐下,就破口大骂,如此让海明倒愣起来。

    “如此窝囊的仗,老子第一次碰到,堂堂数万大军,竟然在军阵对抗中被蛮兵击败,实在丢老祖宗的脸!”

    “行了,少骂两句,若让人听到,咱们弟兄得掉脑袋!”海明劝慰一句,随即他抬头扫向四周,曾经密集的营帐此时却稀稀拉拉,由于右军少了很多弟兄,故而营帐扎列也就没那讲究。

    在海明这些人营帐不远处,正是林秀一队的营帐,猛然瞧见那群兵丁,海明旋即心动,起身走去。

    林秀正给赵源擦伤药,猛地感觉身后有人,条件反射式转身抽刀,如此凌厉的态势让海明微微皱眉:“战时迟钝,歇时促动,如此兵者大忌!”

    闻此,林秀方才喘出一息,进而出声:“海教头,多谢今日救命!”

    “错,我救的是那面旗帜下的兄弟!”海明沉声,林秀若有所思,望着几步外的哪杆夏旗,他似乎明白海明这话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