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二章悲凉

    “快起来…撤…”

    当海明这些河西老卒意识到阵列退后,右军再战将成孤军态势时,他便呼喝号令,收拢众兵,给自己留条后路。

    林秀经历方才一击,已经从地上爬起,他大眼一扫,整个右军军阵好似王八壳一样缓缓收缩,骁武皇右军的千余兵丁则在各自残存都伯、校尉的带领下跟随海明这支步槊队组成一个可战可退的反击盾阵,缓缓向中军大旗方向靠拢。

    但是面对身后紧追不舍的蛮兵,右军想要安然撤出实在艰难,这时,林秀看到脚边一战死的河西老卒腰上的短枪壶,想起近距离短枪抛射的威力和压迫性,林秀当即箭步上前,抽出短枪,面对十几步外正在拼命冲上来的蛮兵投掷上去。

    短枪聚力,携风而去,眨眼间便没入那名蛮军的胸膛,随即这蛮兵如人熊般的身躯直直向坡下滚去,混乱中还带倒好些个向上爬的蛮兵。

    与此同时,海明等河西老卒为了加快军阵撤退,这些精壮汉子们与数名都伯的亲兵组成一道步槊反击阵列,早已浸漫鲜血的步槊、长枪就像镰刀一般无情收割着追在近前的蛮兵,待蛮兵的攻势稍逊一息时,海明呼喝,他们这支步槊队当即撤刀退位一个身子,抽出仅剩的短枪,冲着十几步外的耶罗坨蛮兵一股脑抛射出去,瞬间,百十根短枪化作一道雨幕奔袭而去,听着枪尖入肉的闷响,耶罗坨蛮兵的攻势不得不呆滞在原地。

    当辽丘军阵在鼓声中退却时,坡下的兰马扎德埃斤却不愿意把这即将到手的荣誉放走,故而他呼喝大吼,那些在侧翼负责掠阵的蛮骑竟然纵马向坡上奔来,企图用飞石和羽箭来压迫辽丘右军的撤退,不过耿廖作为骁武皇的将军,对于这支隶属陛下的亲军,他虽然有忍痛断臂保全躯的想法,但是也不会任由整个右军近万兵丁被蛮兵吃掉。

    在中军号角中,先前支援左军撤退的先锋官都尉吴莫之已经带着千余弓弩手穿过中军,冲至右军军列回撤的路径上,随着他一声呼喝,千余弩手弯弓搭箭,雨幕在天际划过一道弧线,越过右军军阵,落在追击蛮兵的阵列上。

    如此右军军列在瞬息内快速脱离蛮兵纠缠,即便兰马扎德想要以蛮骑飞石阻止也不可能,毕竟辽丘军阵居高临下,他们吃着地势的亏。

    “撤,快撤!”

    借此时机,海明高呼,在河西老卒教头营与数百刀盾兵结成的盾阵防备下,骁武皇右军终于从辽丘北面大营安然撤退,只是当骁武皇完全脱离辽丘,奔至小砀山时,三万五千多人的骁武皇仅剩一万六千余人,至于右军的一万余人,活了不过三千,如此结果实在让人心碎。

    辽丘,当立窝木克汗踏上这个贫瘠的山丘以后,站在最高处望向四周,他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随着冬季即将到来,草原人必将退回自己的大营,但只要自己保证了草原子民的退路——辽丘地域,介时那些安然撤退回到故土的部落必将会感谢主儿乞部的护佑,如此在黄金家族三部中,暂时屈尊的主儿多部与主儿克部也会在不觉中丧失与与自己争锋尊威。

    入夜,小砀山弥漫着死一般的沉寂,林秀等一众残兵围聚在篝火前,映着微弱的火光,他们的凄凉疲惫的脸上凸显出无尽的苍凉。

    “秀哥,咱们帐下的弟兄就剩这么几个了!”

    林怀平孥动着嘴,沉声道出,林秀抬头看去,十几个弟兄只剩下眼前的一小圈,赵源、林胜更是伤痕累累,疲惫如尸,扫眼其他帐下,那些个弟兄也都三三两两歪到靠在树根上,等待着明日的到来,如此残兵态势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不远处,黄齐正在给他弟弟治伤,或许是伤的有些重,那黄玉明当即嗷叫一声,闻此,林秀起身,来到黄齐近前,他大眼一扫,黄玉明的肋间有一根断裂在皮肉中的羽箭箭簇,这是蛮人特有的伎俩,箭簇带有倒刺,易进难出,很多兵丁不是被射死的,完全就是被疼痛给折磨死的。

    “该死的…老子…老子非得拉几个蛮子一块下去!”黄玉明苍白的脸上挂满汗水,黄齐一时取不出箭簇,此刻急的简直要疯。

    “我试试!”

    林秀缓了缓心绪,上前蹲下。

    “你?”

    林秀冲黄齐道:“以前私下学过一些治伤!”

    黄齐点点头,此时的营帐大夫都在乱战中亡命,除了让林秀一试,根本别无他法。

    黄齐稳住黄玉明的心绪,伸手按着他的肋间两侧,为其压住腰腹,林秀则半跪在地上,躬身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篝火上烤的通红,让后冲黄玉明道:“忍着!”

    黄玉明一声未出,林秀已经咬牙发力,将火红的匕首刺入黄玉明肋间箭簇伤口旁一寸的位置,瞬间,黄玉明好似野兽般大嚎起来,惊得林中飞鸟四起,一些不明情况的兵丁当即从沉睡中惊醒。

    只是林秀知道,此时决不能停顿,他一手死死卡主黄玉明的肋骨,压住血脉伤口,右手操着匕首在箭簇伤口一寸位置慢慢滑动,只把两个拇指大小的皮肉全给剥下,在黄玉明几乎痛到极致时,林秀猛地抽刀,那箭簇随着一块已经烧焦腐烂的皮肉便脱离了黄玉明的肋间,一旁的傅山当即将药粉涂抹上去。

    至此,黄玉明、林秀、黄齐三人皆大口喘着粗气,待黄玉明缓过气来,这个牛眼壮丁才冲林秀道:“秀哥,谢了!”

    骁武皇的中军帐内,耿廖此时坐立难安,与顾恺之猜的不错,河西军、辽源军此番各行其事,三军不归一统,导致蛮兵南进燕城内境,单凭骁武皇根本不足以匹敌,进而使得接下来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应敌,骁武皇不是对手,撤退,只会让燕城、兰河谷、源镇一线的形势更加危机。

    就在耿廖考虑自军接下来的进退时,顾恺之急急进来,他面色忧虑,似有大事发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