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八章辽丘血战

    辽丘,此地位于燕城、兰河谷、源镇一线地界处,且多山地貌,那些蛮子不管东进东州,南下燕城内镜,还是西进河西,都必须从这里经过,耿廖这看似冒险的行军驻营方式给蛮人带来了极大的阻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减缓了黄金家族主儿多部对燕城等地的掠夺。

    营地内,林秀这些兵丁在各队都伯带领下进行防御设施修造,虽然蛮骑来无影去无踪,可那仅仅限于在旷野平原地带,在辽丘这里,他们反倒发挥不出太多的机动性,如此也让骁武皇缓过一些气息。

    “秀哥,喝口水缓缓气!”

    林怀平从低洼水渠处打来水后,将水袋分给帐内众弟兄,林秀接过水袋,使劲牛饮一口,抹了把嘴,此刻时至下午,天色有些昏暗,在林秀随意抬头望向远处时,他忽然察觉到什么,思量须臾后,林秀转身爬上身后的歪脖子树,立在树干上举目远眺,在辽丘之外,茫茫无际的旷野什么,除了迷雾什么也没有,倒是东面的兰河谷显得有些怪异。

    这边,一帐兵丁都在卖力气,结果一句粗鲁叫唤出来。

    “他娘的,这狗屁格老子的土地,根本挖不动,真他娘的累人!”

    李虎暴躁的将锄头扔到一旁,随即靠在树干下休息,赵源见了,出声呵斥道:“就你他娘的事多,赶紧起来干活,不然监军们瞧见,少不得给你紧紧皮肉!”

    “什么叫老子事多!”李虎不服气,扯着嗓子低吼:“放着好好的燕城大营不待,跑到这狗屁地方建造营地,若是那些蛮子把四下的出路围了,咱们全都得困死在这!”

    “闭上你的乌鸦嘴!”李虎这话当即引来旁边别帐弟兄的叫骂:“大军前进自有将军做主,你这个胖丁崽有什么能耐废话,再敢乱言,我等打烂你的嘴!”

    只是在众人的话里,远眺兰河谷方向的林秀心里再度咯噔一下,他当即从歪脖子树上下来,跑向不远处的山坡,那里是弓弩队的营帐地方,视野更开阔,看得更远。

    来到山坡上,林秀四面观望,在辽丘东面的兰河谷方向,还有两个分别对立相依的山坡,虽然较为平缓,但是远远望去,就像进入源镇地界的两个石墩门。

    望着这样的地界,林秀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旋即明白自己心里那股子怪异感觉是什么,而后他向本队都伯营帐跑去。

    都伯大胡子正带着亲兵安置拒马桩,见到林秀奔来,大胡子瞟了他一眼,沉声:“兔崽子,你帐内的活计干完了?”

    “大人,小人突然想到一件事,想要面见将军!”

    “哈哈哈!”大胡子的亲兵们当即笑起来,一个留着八字胡的汉子冲林秀拄了拄长枪,道:“你一个兵崽想见将军,我看你是皮肉痒了,闲着无事找不自在,赶紧滚回去干活!”

    大胡子也沉声一喝:“赶紧滚,别让爷们的皮鞭甩在你身上,才知道疼字怎么写!”

    面对戏虐,林秀虽然气冲于胸,可也无可奈何,大胡子说的不错,他一个兵崽有什么能耐值得将军召见?

    回到营地,赵源已经带着众人将活计干完,看着林秀的模样,赵源沉声道:“阿秀,怎么了?”

    “在这里驻营有很大疏漏!”

    林秀忧心低声:“辽丘地势不宜蛮骑展开攻势,但是同样的,我们也无法发挥人数和军阵优势,方才我注意到,辽丘东向五六里之外的兰河谷,有两座犄角山坡,若是三地相连,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铁三角,介时就算一处被围,其它两处也可起到牵制作用,但是眼下我们独处一地,万一那些蛮骑将我们死死围困在这,在没有援兵的情况,骁武皇数万人就会活活被困死在这辽丘之上!”

    闻此,赵源只感觉心底大寒,可是转念一想,赵源反倒沉稳了,他抬手拍了拍林秀的肩头:“阿秀,我看你心事太重了,既然走上兵役,弟兄就要携手搏出个前程,至于行军战策,有将军们操心,还轮不到我们这些人筹划,若是你真想以自己的能力为弟兄们着想,就抛掉心底的杂念,凭借实力爬到那个位置,那时你说什么,我等弟兄做什么就是,也好过你在这疑神疑鬼,忧心重重!”

    虽然赵源平日沉默寡言,可是这番话却在无形中触动了林秀的心底,至此,林秀抬眼看向那兰河谷,似乎那两个石敦门般的山坡好似两个手臂,在冲他招手!

    “怎么会这样?河西军竟然见死不救?”

    骁武皇中军帐内,耿廖看着骁武皇一军发来的急报,当即惊的大颤,急报说,数日前,骁武皇一军自河西地域向燕城开进,路上却遭遇蛮骑袭击,全军溃败,五万多骁武皇兵丁仅仅逃出两万余人,而同向燕城进发的河西军却安然无恙,甚至对于溃灭近在咫尺的骁武皇视而不见,如此结果让人不得不深思,此骁武皇一军的溃灭是否与秦王有关,更有猜忌的是,秦王该不会和那些蛮子有什么不谋。

    “将军,如此看来,我们行军至此怕是一件错事啊!”

    参军顾恺之当即冲耿廖直言,耿廖将急报扔到矮案上,起身踱步,在阴云愁虑的困扰下,他脸上的褶皱更加深凹。

    “错事?错在何处?细细说来!”

    顾恺之拱了拱手,道:“将军您想,辽源军生异,龟缩源镇范围,连翁城被破都置之不顾,至于河西军,秦王殿下已带着轻羽营驻守燕东哨镇,看似是为燕城抵挡蛮骑进攻,但是万一有其它情况发生,秦王大可带着轻羽营西撤,如此燕城就像失去铁门的屋子,任由蛮子进入,而我们在此拖延时间,也无济于事,毕竟我们步卒居多,如何追的上蛮骑?若是燕城也被破,秦王退居河西,辽源军继续驻守源镇,那我们骁武皇三军可就成为辽丘数百里范围内的孤军了,那时会是什么结果,末将不说将军也能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