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六章燕城3

    <!--go-->

    “但愿吧!”

    耿廖沉声一息,道:“派人去燕城郡守府,让他们尽快给我们骁武皇的供给所需军备,这个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愿意待下去!”

    燕城郡守府,司马卓正被眼下的情况给折磨的头昏欲裂,郡守参事孟尝山低声道:“大人,您说秦王殿下做法是什么意思?一句话都没有交代,放着好好的燕城大营不进,反倒去燕东的哨镇驻扎,翁城已破,他在那里驻扎,必然要与蛮军接战,至于秦老将军,竟然按兵不动,坐视翁城城破,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把燕城数百里的地界放给蛮子跑马?”

    “你懂什么?”司马卓呵斥孟尝山一句:“秦懿老将军不愿来这,是因为秦王殿下和骁武皇在这里,秦王殿下奉命带着河西军前来御敌,至于骁武皇,这个方才成立不过半年的新军有何战力,竟然也被陛下派到此处,如此之下,有谁能够指挥?谁又敢指挥这么烫手的山芋?本来很简单的北上御敌,被陛下这一道莫名的旨意搞得乱七八糟!”

    司马卓似有暴躁,当他意识到自己失言口误时,旋即出声道:“去,将行军都营指挥使和众校尉偏军将校唤来,我要商议一下关于骁武皇的军备供给!”

    “是,大人!”

    待孟尝山离开后,司马卓才暗自思量起秦王殿下最后的神色意味儿,只是他到现在还是无法完全揣摩头秦王的想法,难道他真的对骁武皇一丝一毫想法都没有?

    大约半刻后,燕城的大员们来至郡守府,行军都营指挥使韦昌及其它军伍中人来到府庭,司马卓坐于上首道:“眼下翁城已破,辽源军援兵无可指望,尔等说说怎么办?”

    韦昌稍微思绪,应声:“大人,我燕城巡防卫、甲士营合起来有一万余人,进攻不足,若是指挥妥当,守城自保应该没问题,且秦王殿下轻羽营万余轻骑战力卓然,有他们驻扎在燕东哨镇,我们大可无忧东向来的蛮兵!还有骁武皇三万五千余的新丁,就算再不济,只要配合守城,也能守个三两月,介时大雪一降,当城外村落无可掠夺时,蛮人自然会退!”

    听到这些,庭中众人全都持赞同,只是如此的结果让司马卓心底暗骂。

    秦王的轻羽营,骁武皇的三万多兵丁,是他们可以依靠的?秦王既然敢独自领军在外驻扎,就是不愿意趟燕城的浑水,且他最后似似乎乎的态度让司马卓很是困顿,至于骁武皇,战力多深多浅,在日前受袭便溃散数千兵丁就可以看出它的根底,若真指望他们,这燕城的大门不出数月就得被破,在者,这耿廖愿不愿意协助他们死守燕城,都是未可知的。

    只是眼下不易危言耸听,且骁武皇军中辎重官来此商讨骁武皇的军备,司马卓便将话头转向:“众位,守城一事放后,现在说说骁武皇这只新军的军备如何供给?”

    “这…”掌管燕城的府库司吏使当即面色难堪起来:“大人,若是万把人还好说,可是眼下,三万多人的军备,时间又这么短,着实让下官有些为难?”

    闻此,司马卓怒眼一瞪,沉声:“为何?燕城十年无战事,难道区区数万人的军备都配不齐?”

    “不是,大人误解下官的意思了?”司吏使当即叩拜告罪:“府库军备充足,只是多年无战事,疏于打理,很多已经无法用了…如此…如此…短时间内,怕是凑不齐三万五千套军备…”

    说到最后,司吏使已经胆颤心惊,饶是参事孟尝山低言为其解了围:“大人,其实细下想来,此事怨不得我们,有谁会想到十年未敢异动的蛮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南下,这本就是个疏漏,再者,蛮军北破苍狼时,辽源军与河西军若即刻过河北进,将那些家伙拦在辽河北岸,我们也就不会波及战火,并且月余之前,我们刚刚供给了辽源军一批军备,府库本就空虚,这再来个骁武皇,数万人的军备单靠我们一城地域供给,实在吃力,大人,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尽力为他们供给,想必耿将军不会过多说什么?否则他怎么不向秦王殿下索需军备?那个殿下可比我们富裕多了…”

    时至午后,骁武皇辎重官在燕城领到一万余套军备,除此之外,都是些零散的铠甲、刀枪、长弓和数量不多的羽箭。

    林秀带着弟兄们领到零散的军备后,当即眉宇紧皱,战场上,军备就是自己的命,可是看着手中已经生锈的刀刃,这让一众弟兄如何不心怒?

    “狗娘养的畜生,竟然这么对待咱们?这是把咱们往悬崖下推!”

    李虎握着手中领来的横刀,大骂不止,如此引来了巡查卫的呵斥。

    “秀哥,这么干是不是过分了!”林怀平看着手中的长弓,弓弦已经褶皱,如此的长弓稍一用力,就会折断,怎么可能射箭杀敌,只是林秀也无能为力,他们只是一群兵丁,有什么办法?

    中军帐内,耿廖被军备情况气的暴怒,可是待怒气过后,耿廖已经猜测出一些,随即他道:“传令全军,立刻起行!”

    参加顾恺之一愣:“将军,此时翁城已破,蛮军已经在燕城四周数百里的大地上四处横行,我们不在这大营驻扎防备,还要起行至哪里?以步卒对抗蛮骑,后果难以预料啊!”

    “在这儿?恐怕会更危险,若我猜的不错,秦王殿下必然与这燕城郡守有所交集,否则为何会供给这样的军备?”

    耿廖这话让顾恺之想到深一层的意思,那就是秦王殿下不会染指骁武皇,但也不援助骁武皇,因为他们是陛下的兵!

    “只是眼下我们起行至哪里?骁武皇的军力疲弱,还不能承受大战!”顾恺之忧心。

    “我何尝不知,可是陛下信任我,让我统兵骁武皇,我就要做出个样子,再者,精兵不都是从血海里爬出来的!传令全军,即可起行,我们前往辽丘,哪里位于兰河谷与源镇交接,且多山地貌,蛮骑在哪里作战会受到阻碍,有利于我们骁武皇!”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