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燕城2

    众人话落,帐帘掀开,都伯带着林秀进入帐中,头一次见到这些披甲将军,林秀看似有些慌乱,如此模样让吴莫之皱了皱眉。

    林秀俯身叩拜:“五营五校,一队什长林秀参加众位将军!”

    “起来吧!”耿廖沉声:“白日是您集结周围以盾阵反击那些蛮骑?”

    “正是在下!”

    “你为何要那般做?”

    “因为小人知道那些蛮人擅长突袭攻势,一旦我军的气势打乱,即便只有百十名蛮骑,也足以战胜我们数千将士,如此活命机会就渺茫了!”

    “原来是个怕死鬼!”一都尉当即戏虐出声,且林秀的这般回答让耿廖心下失落三分,试想为国从军,未战先谈自弱,有这想法的兵,可没几个将军喜欢。

    “听闻你是国子学士?”吴莫之问。

    “是,小人是黎城圣德书院的学子!”

    “那你为何参军?据我所知,国子学士有拒绝征役的权力…”

    “什么!”

    吴莫之还未说完,林秀一惊,当即呆然,那般神情着实让人厌恶。

    “大呼小叫作甚!”吴莫之喝语,但是从林秀惊然、呆愣到最后的血气冲涌,这些将军们定然猜到其中有什么事。

    只见耿廖抚须,盯着林秀片刻,他心下已有估量,这个国子学士怕不像征役令所说那般,是为报效国家而参加的征役,如此也绕了他们的兴致,就算是一个文武全才的苗子,可是若他的心不在忠君为国,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白日里你帐兵丁表现不错,即可去辎重营领取所需,退下吧!”

    “多谢将军!”

    林秀再度叩拜,转身离开,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刚刚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晋升机会,但是同样的,林秀也恍惚意识到,自己被余氏坑害的有些残,明明就有国子学士的身份,以文抑武,免除征役,为何当初还那般呆傻。

    当然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就在林秀沉思时,五队都伯大胡子冲林秀吼了一声:“你个呆子,还发什么愣!”

    “什么?”林秀回神,慌忙应答。

    对于林秀的反应,大胡子都伯很是不耐烦:“原以为是个爷们种,谁成想是个阿杂菜,实在扫兴,呆子,知不知道你刚才错过什么了?”

    “在下不明?”

    “蠢猪!”大胡子都伯怒骂一句,转身离开,留下林秀一人浑然痴傻着。

    不过当夜林秀帐前的篝火上架起了一只猪腿,那香味让其它帐下的弟兄纷纷过来打口牙祭,篝火旁,赵源与黄齐一左一右啃着肉块,看到林秀呆然沉思,赵源道:“阿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

    “我说林兄弟,咱们都是爷们,有事就说出来,顶天了断脑袋,知道不,现在咱们一队的好些弟兄都在打听你的名字,那一短枪飞射,实在有北地人的风范,让人佩服!”

    听到这话,黄玉明和林怀平几人也都围过来,胡乱插着嘴,黄玉明嘴快,急声问:“林头,那身手那学的,将长枪折断当短枪用,在哪种情况下,咱们这些青瓜蛋子可没几个会!”

    听此,林秀苦笑:“若是你经历过生死相搏,你就会明白,这不过是人求生**的本能罢了!”

    “秀哥,你这意思,你是不是和蛮子交过手!”林怀平疑声,随即他想起数月前林懋林秀同时北上贩货,结果林懋伤残而归的事。

    “秀哥,那次林三伯北上贩货,你们是不是碰上蛮子了?”

    对于林怀平的话,其它人顿时收声,静静带着林秀回答,结果林秀笑着摇摇头,道出一句:“行了,弟兄们,别像审贼似的盯着我,时辰不早了,大伙吃了肉,就赶紧滚回各自营帐睡觉吧!”

    随即林秀起身,率先回帐,看到这里,李虎抱着肉块冲林怀平瞥了一眼:“我说你们还是堂兄弟呢,怎么就那么不开眼,那事是你能问的?”

    林怀平语塞,浑然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帐中,林秀抱着脑袋死活睡不着,且林怀平的话让他想起了那个古怪的老人——王芐,现在他已经到了燕城,可是秦王在哪?杨茂在哪?他不得而知。

    “呜呜….呜呜…”

    晨曦,燕城鼓角齐发,燕北大营从黑夜里苏醒过来,一刻之后,所有营列兵丁整装完毕。

    中军帐内,耿廖看着急报,思绪冗杂,急报上说,翁城战况惨烈,时至前日,已经被攻破,这让耿廖心疑,众所周知,翁城是燕城的北门,这个大门一旦被打破,燕城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内就成为敌人的跑马场,那时以骁武皇的两条腿,如何追的上马背上长大的崽子们,更有甚者,这燕城之地可是辽源军的治下地界,那个秦懿老将军就甘心眼睁睁看着蛮子在他的家里来回掠夺奔驰?

    “将军,您在想什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骁武皇参军顾恺之上前道。

    “实在让人想不通,秦懿老将军名震天下,可此番他竟然放蛮军入界,这其中该不会有什么缘由?”耿廖起身在帐中踱步:“眼下秦王殿下对我们骁武皇为恐避之不及,燕城的郡守、指挥使也都似似乎乎,这般态度实在让人尴尬啊!”

    “将军,其实不然,秦王殿下这么做,是为了避嫌,毕竟骁武皇是陛下旨意新军,主子是陛下,至于燕城,这些郡守官吏不管和秦王殿下如何胶着,在眼下这种情况,他们是断然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现在我们唯有担心辽源军的态度,毕竟骁武皇战力实在低微,若是安然经过此战磨练,介时必将位列与五军之中,成为夏朝第六大军系,而它存在的意义,想必将军您应该能猜到…”

    话虽然未说透,可是其中的漩涡逆流让耿廖心急焦躁,末了他道:“世上最冷不过帝皇家啊…我等处境从接受诏令那一刻起,已经身不由己了…”

    “将军无需忧虑,既来之则安之,若骁武皇能够立稳脚跟,成为与辽源、河西名列大夏的精锐,介时将军又如何不是一跃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