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燕城

    “该死的夏兵…宰了他们…”

    百户小首领意外落马身亡让其余蛮骑怒火满腔,只是林秀身形回撤极快,他鼓劲疾跑,在他们箭雨袭来时逃进盾阵,且盾阵的弟兄们和其它几个由河西老军教头指挥的军阵弟兄也都看到了这一幕,当即凸上前来,上千弓弩手在盾阵保护下齐射这些蛮骑,让他们不得不后撤。

    在这瞬间,骁武皇的士气由衰到振,盾阵和弩阵的结合也慢慢熟练起来,一时间,蛮骑的袭扰完全被打乱,不少靠的太近的蛮骑在骁武皇的弩箭下纷纷落马。

    远处的丘陵之上,突利部埃斤达里忽望着眼前的战况,他的心越发焦躁起来,这和消息不一样,征役青丁们如何会有这般的反应与搏杀能力。

    “埃斤大人,莫巴德被一群夏骑缠住了,南面的伏兵也处于僵持状态,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达里忽的女婿突卜台疾驰到近前,急声道:“万一被夏人的援军堵在此地,我们可就危险了!”

    对于这些,达里忽埃斤如何不知,只是立窝木克汉的命令在耳畔回荡,为了突利部的未来,两相之下,他都不得不冒险行事。

    只是部族勇士接连落马,如此景象已经让达里忽心生退意,且在这档口,达里忽突然对于夏皇的世家子弟感到可笑,明明是兄弟,却要如豺狼般撕咬,还不如像草原人一样直截了当,来一次英魂途的搏杀,胜者当家,败者为奴。

    达里忽望着那几个慢慢扩散相接的军阵,他知道自己的先机已经消失,随着时间推移和沙场势力的均衡,这些个夏兵反压他们勇骑的态势越来越强,介时他就会陷入进退不得的险境。且这个时候,西北方向传来阵阵号角,这让达里忽心中一冷,旋即沉心呼呵:“夏人的援兵到了,突卜台,立刻传令,我们撤!”

    随着角手呜呜鼓吹,与夏兵交战的蛮骑纷纷脱战,也就三息功夫,这些突利部的勇骑们便在烟尘遮盖下东向奔去。

    “呼…”

    望着突然撤离的蛮骑,景禹寅勒马止行,深深喘出一息。

    此时他一身轻甲沾满血迹,好似人屠血人,方才一阵冲击,景禹寅凭借自身勇悍,硬生生将先机在手的莫巴德数千蛮骑死死定在这里,此番战脱,他手中的长槊更是挂着些许残肢碎屑,待他纵马回到军阵前,西北方向,一支三千余人的轻骑已经冲到近前,看到轻骑中的深红色旗帜,景禹寅心底如离海上岸般,稳固许多。

    “殿下,河西军轻羽营,先锋都尉徐季奉命前来!”

    一黑甲轻骑奔至景禹寅身前,沉声告命,景禹寅抬手示意,徐季当即冲身后的亲兵低呵:“探察四周,护卫前后军!”

    待轻羽营的人去防备那些偷袭的蛮兵后,徐季才道:“殿下,末将得知,蛮军先锋已经到达燕北翁城!河西军接到殿下诏令,轻羽营已经赶至此地,等候殿下调遣。”

    “翁城?”景禹寅沉思一语,那般神情似乎在想着什么,末了道:“立刻行军,前往燕城,不,不进燕城,河西军自行安营。”

    深夜,骁武皇安然到达燕城,经过点算,突利部数千蛮骑的突袭就让骁武皇损失三千多人,还有一千多兵丁到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

    如此结果让景禹寅很是愤怒,虽然骁武皇的统兵将领是中都的殿卫中郎将,可是由于他也奉命带河西军北上御敌,在行军途中发生此事,骁武皇与他便有分不开的干系,如此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带着此般思绪,景禹寅找到杨茂商谈,杨茂稍加思索,当即建议景禹寅彻底将骁武皇与自己的河西军分开,介时骁武皇再有什么境况,可以最大限度的脱离景禹寅,于是景禹寅带着河西军驰援来的一万轻骑直接绕过燕城,向燕东的哨镇驻扎而去。

    燕城北大营内。

    骁武皇的兵丁在各自都伯将领安置下草草休息,在一处牛皮帐前,林秀看着疲惫不堪的弟兄们,心里着实瓷了一下,经过白日里的事,他的帐下就死了三个弟兄,全是慌乱中被流矢穿胸射死,至于结果,除了裹张牛皮埋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相邻军帐前围起不少人,林秀起身看去,是本营都伯,只听都伯大声呼呵,杂乱中,林秀看到黄齐的身影,随即这个家伙抬手指向他们的方向。那都伯一回头就看到林秀几人,都伯快走两步,来至林秀身前,道:“今日遇袭,是你帐兵丁率先结盾阵抵抗的!”

    “是小人帐下兵丁!”

    “跟我来,将军要见你!”

    骁武皇中军帐内,中郎将耿廖正在听众参校的汇报,面对区区一个小突袭就能损失数千人的结果,让耿廖心底烦闷。

    “将军,末将觉得很奇怪,这里算是我们夏境腹地,那些蛮骑是怎么绕过辽源军的探子跑到这里来的,甚至于末将觉得他们突袭骁武皇是早有准备,试想,在不知军行根底时,那些蛮子怎么敢来袭击打着秦王殿下旗号,还有四万青壮兵丁的军队?除非他们知道这是一直未经沙场磨练的新军,有很大把握一击得手!”

    说这话的是骁武皇五营都尉、先锋官吴莫之,此人白面薄须,消瘦体长,给人以儒将的感觉。

    听到这些,耿廖的眉宇锁的更加紧促,这时帐外亲兵禀告,耿廖才想起白日里的那一幕。耿廖冲吴莫之道:“吴都尉,你可知你营下今日发生一事?”

    吴莫之愣了一愣:“末将不明将军何意?”

    耿廖笑笑:“此番征役,征役令告诉我北地四城兵丁壮硕,根基不错,其中更有国子学士之人,试想,北地不缺武人,但文武双全之人,可谓凤毛麟角,今日蛮骑突袭,其它营列皆乱,只有你帐下的营列率先结阵抵挡,此番情况,你说那兵丁是不是一匹雏驹?”

    “若是真有此人,末将定当竭力打磨此人,为陛下培养出一名精锐新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