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敌袭2

    这声音听似沉闷,却如惊雷般震撼了所有兵丁。

    “看,那是什么?”

    眼尖的兵丁高呼,不知所措的兵丁们纷纷睁目扫去,远处,一条黑色的线在快速移动,林秀望见后,瞬间心冷,他知道,那是草原勇士冲击的前兆,跟着林秀大吼:“举盾,结阵,结阵….”

    只是混乱胆怯的兵丁们连都伯都压不下来,他一个小小的什长,如何有这个能耐。

    三息过后,黑线逼近,那数千的蛮骑就像魔鬼一样在疾驰中冲骁武皇举起了骑弓,随着一息的‘砰砰’急促响起,林秀当即呼呵身边众人,躬身举盾,下一秒,那如布幕的箭雨便沉沉落下,强劲的弓力让羽箭没入蒙皮盾半寸。

    “噗噗噗”的箭刃如肉,鲜血飞溅在这一刻定格,林秀只感觉脖子一热,余光扫去,只见自己本帐的一名弟兄在迟钝中被羽箭射穿喉劲,那喷洒的血液让人害怕,让人心疯。

    “该死的!快结阵抵挡….”

    林秀带着哭腔大吼,也正是这般疯吼让周围的兵丁为之震撼,跟着林秀只感觉身旁一沉,有股力道从肩头顶上,让后他看到赵源已经持盾冲上,旋即之后,林秀帐下的弟兄也都纷纷围聚而来,十几面盾牌在箭幕中总算遮盖出一片生机。

    在慌乱中,谁冷静下来,谁活下去的希望就越大,反之,即便往日勇悍如野兽的兵仔,也不过是混乱中刀箭下的亡魂一粒。

    在死亡笼罩下,林秀的嘶吼和沉稳让他像一只摇摇欲坠的小船在漩涡风流中艰难残存,而那些观望无根的兵丁在这一刻看到了沉稳如石的中心,便纷纷围聚起来。

    远处,中郎将耿廖忽然发现东南角的军列在骚乱中恍然沉稳下来,跟着一个小小的盾阵出现在眼中。

    “快,举盾,顶身,冲步压出去!”

    由于四周全是中箭倒地的骁武皇兵丁,如此结阵,即便他们挡下了蛮骑冲击的箭雨,可是地上的弟兄们也将会在踩踏和散箭中丧命,且那远处冲来的蛮骑在距骁武皇二百余步时顿时分作两向,折返掉头,继续以弓骑袭击,这般战术让林秀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是攻兵势,他们是要彻底吃掉骁武皇的四万大军。

    在林秀的呼呵中,这数百人的兵丁好似一头头雏狼般举盾冲出军列,如此在骁武皇的军阵前形成一道缓冲阵势。

    “弓弩,弓弩….”

    林秀一面持盾抵挡,一面大声呼呵军中的弓弩手,骚乱中,几十名背负长弓的兵丁冲到盾阵前方,其中就有黄齐的弟弟黄玉明,这个牛眼青丁气力十足,他搭弓抛射,对着那些哨骑吼骂,但是混乱之下,心思急虑,导致羽箭准头实在不怎么样,不光他,其它的兵丁也是如此,在真正的沙场面前,这些从未见过血的兵丁崽子们还能有如此反应,已经不错了。

    “快,快撤回来!”

    黄玉明这几十名弓弩手不过放了两拨箭,林秀已经看得那远处疾驰的蛮骑再度折返冲回,故而他大声呼呵。

    黄玉明感受到迎面危机,当即收弓回撤,结果当盾阵刚把黄玉明这些人挡在身后,一股羽箭已经呼啸袭来。

    透过盾阵的间隙,林秀看到那些狂傲呼呵的蛮子来回疾驰,如此的机动性让他们只能生生待在原地挨打。

    “该死的!”

    林秀怒骂,在这般消磨之下,他们的盾阵根本支撑不了多久,那些蛮子的骑弓力道组,羽箭又是锥头,他们的蒙皮盾有的已经盾透,如此便失去防御作用。

    在这般焦急中,背后的骁武皇已经从混乱中慢慢稳定下来,在耿廖的中军指挥下,河西教头营的悍兵们已经稳下各自营列,随即有数个千人方阵朝林秀所在奔来,如此巨大的盾阵直接将那些来去自如的蛮骑挡在军列之外,进而缓解了林秀这个小盾阵的压力。

    但是蛮骑骁勇,当他们发觉自己的戏耍冲击被眼前的夏兵崽子抵挡住时,心中的傲慢和狂暴瞬间迸发,蛮骑前列,一名蛮骑百户小首领望着这些好似乌龟王八似的盾阵,当即呼呵一声,随手从马鞍下抽出小梿锤,小链锤在百户小首领大手挥舞中好似风火轮般,待他奔至盾阵前列四五十步远,随着他一松手,小链锤携着百十斤重的气力飞向林秀这个小盾阵,瞬间,盾牌破碎,人血飞溅,这般情况让小盾阵出现骚乱,林秀呼呵,却也抵挡不住链锤带来的冲杀威胁。

    “该死!”

    林秀大吼,跟着他扯开手中已经被羽箭射的残缺的木盾,迅疾从身旁一名兵丁手里夺过长枪,他不顾威胁,凸出阵中,双臂蓄力发劲于枪,长枪当即从中断裂,跟着林秀持枪疾跑两步,一个纵步压身,便对着那狂啸来回奔腾的蛮骑百户小首领抛射去,长枪变成短枪,短枪携风化为标枪。

    如此的做法让那百户小首领脸色一变,他扯缰勒马,抬手一刀,将飞驰而来的短枪劈做两半,在这般挑衅之下,蛮军百户小首领腿夹马腹,收刀搭弓,三连珠箭‘嗖嗖’射来,林秀牟子紧缩,挥刀便砍,滚身抵挡,谁成想那蛮骑竟然追赶而来,赵源这些人当即从阵中奔出,想要救援,结果那蛮骑身后的几十骑蛮兵一股脑的抛射,将他们生生压回去。

    不过蛮骑小瞧了眼前的夏兵,若是他知道眼前的夏兵数月前才在青狼、野狐部落战争中拼命求生,恐怕他就不会如此妄为嚣张,拍马袭杀。

    林秀看似滚身倒地,数根羽箭擦着他的腰肋飞过,甚至带走皮甲上的皮屑,但是当那蛮骑纵马抽刀近身的一瞬间,林秀一个箭步飞跃,反手持刀低身躲过坐骑的撞击,而后一个横砍打在马肋,蛮骑百户小首领的坐骑受袭呼啸翻腾倒地,直接把他甩了出来,而林秀紧追不舍,持刀顶上,白光一闪,血线飞溅,如此之下,蛮骑百户小首领的后心处已经被横刀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