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敌袭

    李缪睁目扫向伏案上的地貌图,待他看清秦帅所指的位置时,他的心浑然颤了一下,感受着秦帅的气息,李缪方才知道,这个老虎此番真的怒了,辽源军可以姓秦,也可以姓皇,但绝不能姓其它的字!

    荒芜的野外,寒冷的北方,一连数日疾行军,北地骁武皇的四万兵丁和黎、临、襄等三城六千轻骑军在秦王景禹寅带领下终于来到了燕城南丘镇,此地距燕城还有百十里,可是眼看骁武皇的兵丁们几乎累瘫,景禹寅窝火至极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新军,若是他河西军,定然比这强百倍。

    骁武皇的统兵将领、殿卫中郎将耿廖来到秦王近前,道:“殿下,如此行军,若是碰上蛮人,后果无法预料啊!”

    听闻此言,景禹寅如何不知,只是看着这些歪歪扭扭靠在树下歇息的兵丁,说是一群溃兵都不为过,要是现在随便来他个千余蛮骑,怕是要一哄散了。

    “殿下,哨骑发现后面有尾巴!”

    就在景禹寅怕某些事会发生时,近卫金羽疾驰来到身前,小声禀告。

    “是什么人?”景禹寅心下一忧。

    “不清楚,他们灰衣服饰,好似游侠,但又像蛮军的马奴!”

    “游侠…马奴”景禹寅默念一语,身旁,杨茂思忖,道:“殿下,还是小心为妙!”

    “金羽,立刻派一队轻骑,清理掉他们,要快!”

    在一处青石前,林秀等人歪靠在青石上歇息,他扫眼看去,心底生出一丝忧虑,如此的队伍,要真的碰上那些蛮骑,后果将会怎么样?他不得而知。

    “阿秀,来,喝口水!”

    赵源将水袋递过来,林秀刚伸手去接水袋,结果水袋噗的一声竟然漏了,再一看,一根不知何处飞来的羽箭已经完全射穿水袋,下一秒,骁武皇混乱起来。

    “敌袭…敌袭…”

    随着远处丘陵后突然出现的蛮骑,骁武皇中便响起惊喝声,在这声音刺激中,大部分的兵丁瞬间脸色煞白,本就疲惫的神色更是凸显出三分死意。

    “快,快起来!”

    林秀闪身躲开一只羽箭,扯着干裂的喉咙冲众弟兄大吼,此时,那零零星星好似秋雨般的箭幕从东北方向飞来,林秀急忙爬上青石远眺看去,哪里烟尘股股,马蹄嘶鸣,定然是蛮人的散骑。

    “该死的畜生们!列队,整军,轻骑随我冲上去!”

    面对突然出现的蛮军散骑,景禹寅气的大怒,此时,他决不能让蛮骑的骚扰变成骁武皇的混乱,否则兵胆散尽,就是再多几万人,也要在这一刻毁尽。

    在急促的号角中,六千轻骑瞬间脱离骁武皇的队伍,瞬间在各自指挥使带领下分列三队,护卫在骁武皇左右。

    这些骑军虽然算不上精锐,但是比起骁武皇的兵丁还是要好上数倍,一名轻骑指挥使一边呼呵身边亲兵带军出击,一边冲至景禹寅身前:“殿下,襄城行军都营、轻骑营指挥何冲愿甩本部将士冲击敌人!”

    “准!”由于情势变化太快,数万骁武皇已在一片蒙蒙箭雨中生出骚乱苗头,如此景禹寅根本不敢拖延出击时间,以免势散的苗头进一步扩大。

    何冲得令,带着本部两千余名轻骑直奔那烟尘之地,迎着雨幕,何冲等轻骑躬身压背,紧紧贴着战马,而那烟尘中,恍惚有精光闪烁,弓弦震荡,何冲呼呵,两千轻骑当即分为两列锥形一字铺开,如此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同时也能保持轻骑的冲击力度。

    “嗖嗖…嗖嗖…嗖嗖…”

    明光一闪,羽箭呼啸疾驰,轻骑冲至烟尘前一里位置时,赫然射出数根巨大的箭弩,如此锋利的器物足以将骑兵与战马同时贯穿,瞬间,何冲周围几十骑应声卧倒,那些夏兵男儿连个惨叫都没发出,便消失在无数的马蹄中。

    “该死!”

    何冲怒骂,可是敌人先机在手,他们被动冲击,损伤如何能小的了?

    待何冲千余轻骑冲过烟尘后,瞬间,一股子箭雨扑面落下,数百名夏骑当即落马,如此极大迟钝了轻骑的冲击力度,而后何冲看到,除了百余名扰乱荡出烟尘的拖尾兵外,竟然还有数不清的蛮骑早已在丘陵之后等待。

    随着一声沉闷的号角传来,那数不清的数千蛮骑呼呵着冲上来。

    骁武皇前,景禹寅已经从方才杂乱的号角中知晓自家受伏,襄城轻骑刚刚迎上那东北方的箭雨扰乱之后,北面便冲来数百蛮骑,这些呼呵大叫的蛮子竟然手握连击弩,一番冲击抛射过后,骁武皇外侧的营列当即横倒一片,那哭嚎声、咒骂声让人发狂,随即,稳固本军的余下轻骑再度分列一队冲击迎上。

    “殿下,事已至此,要立刻向燕城撤退,能撤多少就撤多少!”

    杨茂从刚刚的连击弩袭扰中已经猜测出漩涡下的风流,只是情况紧急,他根本无暇多言,殊不知,刚才一只擦身而过的羽箭险些要了他的老命。

    但是景禹寅身为军行亲王,很清楚兵败如山倒的可怕,现在骁武皇勉强在教头营和河西将领压制下保持一定秩序和反击能力,若是溃败,两条腿如何跑的过早已被人埋伏好的骑兵?

    “金羽,带本部亲卫压住中军,其它轻骑,随我上!”

    不得已之下,景禹寅只能冒险行事,以勇悍反击来稳固自家阵脚,只要能压下袭扰带来的恐惧和混乱,他便能胜一多半,再不济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骁武皇军列中,殿卫中郎将耿廖呼呵不断,亲卫营、监军营的汉子们此时已经砍了不少慌乱军心的兵丁,说来也怪,这南丘镇在燕城以南,那蛮骑不过刚刚打下辽河以北的苍狼堡,怎么突然就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燕城、辽源军的人没有发现?任由他们长驱直入?如此实在让人想不透。

    当景禹寅带着轻骑压上去,妄图与骁武皇争取时间整军反击时,在他们南面,也就是背后方向传来呜呜的牛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