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战鼓2

    理会出其中的深意后,景禹恪当即沉声道:“先生,如今征役完毕,骁武皇只有中都将领整训,眼下北地气息又寒冷万分,本王体躯不适,风寒颇重,已卧床不起,恰逢北蛮又值此南下,本王既病倒,定然无法披甲执槊,此番御敌保国的重任,还是交由他人,而本王自知临阵归离,当请罪以告父王…”

    听到这话,韩明振满意的点了点头。

    牙拓谷丘陵山川地界,当苍狼堡化成废墟之后,千里广阔便全置于蛮骑之下,此时,黄金家族的雄狮旗帜正随风飘荡,立于丘陵之地。

    临近水源的原野阔地上,顶顶大帐林立,各色服饰装扮的蛮骑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巡视着,而在营帐最中央,有一定硕大的牛皮厚帐,旁边,两丈高的杆子上挂着蓝底红面的狮首旗帜。

    帐内,野狐、青狼、曦月、勃利等十几个南部草原部落埃斤正在歇息,大约半刻功夫,帐帘被人拉开,随即进来一雄壮魁梧之人,他身着金色狐貂皮,腰宣金刀,帽插金翎,看起来华贵不已。

    见到此人,众部落埃斤当即起身,右手握拳曲臂打在心胸位置,恭敬低声:“拜见立窝木克汉。”

    此人正是黄金家族三部之一,黄金雄狮的狮首子孙,主儿克部埃斤首领,也是此次一统分裂黄金三部的盟汗立窝木克。

    立窝木克汉坐于上首,冲众埃斤示意,埃及们回身坐下,立窝木克汉沉声:“寒流肆虐,草原贫瘠,我们的牛羊在寒冷中病死,如此劫难中,苏门达圣托梦告慰,指引子孙们要想继续生存下去,就要向富裕的邻居借些粮食,以保冬季安稳!”

    “苏门达圣护佑,我等子孙感谢崇敬之至!”众埃斤再度齐声。

    对此,立窝木克很满意,在他的笑容之下,更是心思涌动,多年来,南北草原纷争,黄金家族分裂,札答兰人和月石人分别窥视,让草原人几近频临危机,若不是此番寒流天降,立窝木克也不可能借由一统黄金三部的机会,汇合南部草原部落南下。

    他双目四顾,从拓牙达、察台喇这些埃斤身上一一划过,让后道:“在此,我以苏门达圣的托梦旨意告诫诸位兄弟,此番我们只能进攻到黎城境地,在秦川、辽河这北疆范围内取得所需即可,切莫南进中原,而且我们必须在大雪降临前,回到我们的大帐,若是胆敢违背,苏门达圣必定将罪恶毒的瘟疫降临到他的部族中!”

    “谨遵立窝木克汉令,感谢苏门达圣的指引!”

    随后众埃斤返回各自营地,调遣部族勇士去了。

    野狐营地,拓牙达埃斤回到大帐,便命依扎兰召集部族勇士,此番野狐部除了老弱妇孺留在老营,其余青壮勇士和马奴共计一万五千余人全部前来,为的就是掠夺到足够的粮食。

    “父亲!”

    窝阔来到拓牙达埃斤身前,道:“父亲,我…想要带本部去临城地域,听说那里正在秋收,若真是那样,我可以带回来足够的食物!”

    拓牙达扫了窝阔一眼,硬声否定:“不准!”

    “为什么?立窝木克汉不是说了,我们只要不越过黎城就可以!”

    “窝阔,你真以为这次南下仅仅是为了劫掠?”

    拓牙达沉声一语,止住窝阔的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从脱雅口中打探到那个兀立扎海所在,此番想去找那个兀立扎海,夺回你曾经的荣耀?”

    窝阔被说中心声,便不再言语,拓牙达起身,伸手拍了拍窝阔壮硕的双肩:“儿子,荣耀固然重要,可是眼下我们的生存处境更重要…”

    大约一刻之后,苍老堡上空响起沉闷的号角声,随后一群群呼嚎勇悍的蛮骑在各自埃斤首领下消失在夏境的黑夜里。

    临城行军都营治外校场,经过一夜的躁乱、叫骂之后,这只庞大的征役队伍终于安静下来,在飞驰而来旨意的命令下,临城郡守姚启圣与行军都营总指挥使蒋赣、临成都司马钟等人打开郡守府库,将甲胄、兵刃发予骁武皇的兵丁。

    林秀这些人在各营的都伯带领下,在校场中央的司库官处领取到自己的甲胄和刀刃,回到各自的列位处,林秀等人脱下身上的青丁征役服,换上了皮甲衣,林秀看着手中的横刀和蒙皮盾,心中莫名一紧,将蒙皮盾放在脚边,拔刀出鞘,瞬间,一抹寒光映入牟子,那股子冷意让林秀手腕一抖,险些把横刀扔掉。

    觉察到这一幕,赵源过来,低声问道:“阿秀,怎么了?”

    “没…没事…”林秀脸色有些焦躁,揪起根底,林秀是从横刀的寒光中想起来在草原上搏命时的景象。

    此时,李虎、林怀平、林胜等帐下弟兄们都装配完毕,猛然看去,那灰色的皮甲,腰挎的横刀,手中盾牌,使大伙看起来真像一名夏兵。

    “秀哥,你说朝蛮子身上砍一刀,会是什么样?”

    李虎拎着横刀来回试手,出声问道,结果林胜戏虐一语:“蛮子什么样大伙不清楚,只是你这身般,一刀下去,必定血溅三尺!”

    “混账玩意儿!”李虎低骂一声,不再接林胜的话茬。

    林秀看着眼前的弟兄,他有些害怕,害怕这些弟兄们在蛮子的弯刀下丧命,在蛮骑的铁蹄下尸骨无存,随着一只大手按在肩头,林秀回头看去,赵源冲他点点头,就这一个眼神,林秀焦躁的心才算安稳下来。

    “呜呜…呜呜….”

    号角传来,校治营上,巡查卫在教头营的呵斥下,与各营都伯一起将骁武皇的这些兵丁整集起来,半刻之后,杂乱的校场之上出现了一个个营列军阵。

    在骁武皇数万兵将的注目下,蒋赣这些人陪同几人出现在高高的巡查卫台上,由于离得较远,林秀并看不清楚。

    “殿下,骁武皇四万兵丁已经整装完毕,只等您了!”

    姚启圣等人冲秦王殿下禀告,景禹寅点头示意,姚启圣等人纷纷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