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章战鼓

    听着这些,林秀的心触动了,甚至恍惚之下他发现,自己的小吏梦也是如此,站在庭堂之中,以官袍加身,让那些小瞧自己、小瞧林家的杂碎们躬身笑言…

    ‘呜…呜…呜…’

    ‘咚咚咚…’

    深夜,临城行军都营治外校场。

    当几骑哨骑策马狂奔,背负三红雁羽旗子冲进中军大帐后,不过半刻,这轰隆震耳的重鼓与号角声便响彻开来。

    看着手中的战报,指挥使蒋赣面色苍白,不觉中如冰晶似的汗水已经顺头留下,待回过神思,蒋赣冲亲卫急声:“立刻派人告知秦王殿下!立刻!”

    “骁武皇整军…一刻后起行…违者斩…骁武皇整军…一刻后起行…违者斩…”

    巡查卫纵马在骁武皇军营中来回穿梭,那些个青丁们便在嘈杂迷糊中骂骂咧咧的醒来。

    五营五校牛皮帐位,林秀这些人也都从帐中钻出来,看着四处纵马狂奔的巡查卫,林秀心下困顿,待平日里巡查他们所部的一名夜哨呼喝走过,林秀赶紧上前急问:“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出事了…北蛮…南下了!”

    简短一句,犹如晴天霹雳,直击林秀天灵盖,那些蛮人,到底南下了!

    黎城,杨茂府院。

    当八百里加急的三红雁羽哨骑奔至府门前,将急报放在秦王景禹寅的案前时,杨茂心思一紧,道:“殿下,如此您必须尽快返回河西!”

    “师傅,苍狼已破,北蛮南下,下一步就燕城数百里的地界,眼下有黎城、临城骑军数千,骁武皇数万,我怎么能退往河西!”景禹寅应声,他起身发话,近卫金羽上前听命:“立刻整合队伍,北上燕城。另着你带我兵符赶回河西,调遣河西军北进!”

    “末将领命!”金羽当即要走,却被杨茂拦下。

    “殿下,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后果会是什么样?”

    景禹寅看着杨茂,心思一凝:“师傅,事关北地百万子民,我必须要把北蛮挡在秦川地界,否则以蛮骑机动的特性,一旦进入四城地界,后果就无法掌控了!”

    “殿下啊…你怎么如此糊涂!”

    杨茂心思急虑:“世子大位当前,国基撼动彰显,你不做那逐鹿之人,可别人未必不把你当做敌手,骁武皇是陛下直率新军,没有旨令下达,你却调遣北上,先不说战力如何,介时陛下作何想法,您怎么就不明白?此地据河西千里,河西军骁勇,奔至此地已成疲惫之师,若是西哒鞑知晓河西军调动,那些属臣会作何想法,只有天知道啊,陛下,您勇武不错,可是黎城、临城这些地方区区几千轻骑军又如何挡的住凶残饿极的蛮人,所有当务之急,要按捺住心性啊!”

    听着这席话,景禹寅只感觉心头窝了一股火,浑然中,大哥那冷漠至尊的模样出现在他眼前,这让他不由的紧紧握拳。

    三息过后,景禹寅重新坐下,金羽则继续侍奉左右,杨茂劝慰住景禹寅,缓息道:“殿下,此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等,放心,陛下雄才伟略,恐怕他下旨征役骁武皇时,就猜到了这一日,以老夫看来,这陛下的旨意,怕是快到此地了…”

    河西境,陇城。

    “殿下,这是陛下发来的诏令,北蛮南下,现已经攻占苍狼,占据了牙拓谷丘陵山川,要您带着本部军和骁武皇前往燕城集结待命。”

    闻此,燕王景禹恪冲身旁一白须老者道:“先生如何看?”

    老者抚须,吟吟一笑:“殿下心中已有估量,何须老头在多此一言?”

    景禹恪笑声应语:“先生言重了!此番我来河西奉诏征役,恐怕已经让二兄心怀忌惮,如此境况下,更要妥善行事,难不成先生要看着本王在这迷流中深陷困境,如此本王就算不说什么,恐怕也会有人来焦躁您老人家的!”

    此言一出,老者的脸上当即漏出一丝无奈之色,他是江南韩氏族主韩明振,孙女韩若颦是燕王的夫人,若燕王由此被陛下怪罪,介时那个温凉恭谦的孙女怕是会怪罪自己这个谋臣爷爷了。

    韩明振起身来回踱了两步,道:“殿下可知陛下为何要新设骁武皇?”

    “自然是为了保国稳基!”景禹恪淡然出声:“大兄的中都劲旅,二哥的河西军,父王的边镇世家辽源军,还有我那四弟的蜀军,在就是我的淮南军,如此五支鼎力,若骁武皇被父皇赐予谁?谁将是新的世子,下一任夏皇!”

    “不错,可是仅这一点还不足以!”这话让景禹恪微微一愣,只是韩明振并未多说,便转到方才的军报之上。

    “殿下,此番蛮军南下,不过是为了掠夺过冬的食物,老夫猜测,恐不会大举入侵,所以只要辽源军与河西军通力协作,就足以将蛮军牵制在秦川及燕城至辽水一线的数千里土地上,只是眼下这中间多了个骁武皇,虽然旨令让殿下带领骁武皇前往燕城集结,可是后果会是什么样,就难以预料了,且殿下也知道现在的骁武皇不过是个空架子,若是碰了,保不齐会热火上身!”

    “先生意思是…骁武皇的存在会让诸军生隙?”

    “不是生隙,是观望!”韩明振示意仆人将军图摆出来:“殿下请看,沿着辽河边界一线西东两向,有辽源军,有河西军,再有就是东州的郡城兵及北地四城的都军兵,如此数量几十万,真要打起来,放进去一个骁武皇,这可就像在干柴中扔进一粒火星,除此之外,在这里还有您、大皇子、二皇子,边镇世家的将军,若是只有三皇子中任意一个或者单单听命于陛下的世家军阵,则周全万分,可是三个皇子与世家同在,除了各自本部嫡系兵马,老夫真不知如何一统令下?”如此一说,景禹恪便明白背后的意思,眼下大兄景俞天在东州境内,二兄又在北地四城,他在二兄的地盘上,这般混杂的交错关系着实让人心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