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夜语

    “指挥使既然说到这,在下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

    海明抱拳拱手笑曰,其实身为军行中人,谁输谁赢他们心中自然有底,此番,蒋赣如此行径到底为何,海明只当装个糊涂,毕竟秦王殿下的追随者越多,他们河西军的根基将会越稳。

    随着擂台鼓点沉闷急促,三息之中,被压制擂台边角的林秀眼看就要输了,结果黄须儿一击之后忽然被那股反力斥身,随即这个黄须儿觉察到什么,当即后撤,只是此时已晚。

    只见林秀侧步一进,原本格挡的双臂化形虎爪双双冲来,黄须儿方才气力全发,却仅仅压制个三分,并不足以赢了林秀,此时僵持过后,他的力道倾泄,可林秀却在僵持中蓄力劲足,反斥出来。

    黄须儿格挡躲闪,却被林秀一个虎扑锁住胸腹,跟林秀腿如铁鞭打在黄须儿小腿,那股子闷疼旋即让他失去一条支撑点,借此机会,林秀拳如风吼,接连三拳打在黄须儿胸腹,随着林秀彻底在分毫中扭转局势,黄须儿在倒退中被林秀一拳打在面额,仰面甩身倒地。

    见此景,台下那黄玉明气的嗷嗷直叫,不过一息,他的犬吠声便被周围的喝彩声给压下去。

    看着倒地的黄须儿,林秀缓息一口,上前一步伸手将其拉起,道:“若不是你最后心急,我怕是胜你不得!”

    “不愧是国子学士,谋略让人佩服,先退后进,我黄齐,服了!”

    黄须儿沉言一语,转身跳下擂台,让后走到黄玉明身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闭嘴,整日吵吵咒骂,小心被人打黑手!”

    黄玉明虽然对他人很不屑,可是面对黄齐倒是听话的狠,他揉着脑袋,小声嘟囔着:“哥,你不该输的…”

    至此,负责擂台统计的巡查卫监管令才抬笔,准备将名册上已经进入什长名列的黄齐二字划掉,结果蒋赣与海明同时出声:“留着吧,此人是个精才!”

    时至太阳西下,骁武皇的擂台比拼才算结束,林秀在随后一场输给了一盘须汉子,只能成为什长,至于赵源、李虎、林怀平、林胜等人林氏子弟,也只有赵源当了一名伍长,毕竟都伯这个位置虽然明面上说着从青丁选拔出来,可是到最后众人看了公示名单,这些都伯大体都是临城行军都营里的老兵们出任。

    “唉…可惜了!”

    入夜,林秀一帐十几个弟兄微聚在自己的牛皮大帐前,看着火架上的干饼和甘薯,李虎嘴里一直嘟囔不停,他觉得,若是林秀或者赵源任何一人胜任都伯,那么他们的伙食就会好些,可惜老天不随人愿啊。

    “行了,虎哥,有吃的就不错了!”林怀平将烤的发黄的干饼从火架上取下,拿匕首切开,与众人分了,这时,远处有几人走来。

    林秀当即起身,现在他是本帐什长,一帐弟兄的头,但凡巡查卫到来查探,都得他迎面告声,结果那人近了,林秀才认出来是白日里与自己比拼的黄齐,他身后还跟着黄玉明和另外两个青丁弟兄。

    黄齐来到近前,从怀里掏出一只毡油包递给林秀:“这是当初征役出来,从自家带的腊肉,今日我弟弟嘲骂众位,实在唐突,且我佩服林兄弟的实力,在此,我代我弟弟向众位兄弟赔个不是!”

    听到有腊肉,李虎这个胖子当即窜出来,伸手接过,嘿嘿笑着道:“无碍,无碍,有肉吃就好,秀哥,源哥,平弟哥几个,我先尝尝,你们别急啊!”

    看到这,林秀只感觉脸面掉在地上碎成一片,赵源更是起身,踹了李虎一脚,教训他不懂礼数,不过都是老爷们,也没什么计较的,林秀笑着冲黄齐等人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来,坐下喝口热汤!”

    将黄齐几人迎入自己的火堆前,分了两块干饼和甘薯,众人边吃边聊,只是那黄玉明瞪着一双牛眼,直呼瞄着啃吃腊肉的李虎,那感觉就像心疼不舍般,不过李虎全然不在乎,只把自己吃的满嘴油,如此景象让众人大笑不已。

    “在下林秀林仲毅,今日擂台之上,你说出那般话,难道你也是临水人氏?”林秀问道。

    黄齐点点头:“我们是临水黄家村,与你们临水村相隔不远!”让后黄齐冲林秀几人介绍了除黄玉明之外的另两个青丁:“他们是我同村的弟兄,成坤,傅山!”

    林秀看了两人一眼,一人面色泛黄,与黄玉明差不多,是成坤,一人皮肤黝黑,与赵源有一拼,是傅山。

    话间,林秀得知黄齐、黄玉明是亲兄弟,爹娘早死,此番征役下来,一富家户用三十两银子就把二人买了,顶替自家人来参加兵役,至于那成坤和傅山,家里虽有老爹老娘,可是年年收成吃不饱,索性出来搏一搏,运气不好,死在沙场还能免除家里几年赋税,运气好了,带着军功回乡故里,也是一件好事。

    相较之下,林秀的心思就困顿多了,当初,自己不过想进学结业,考个小吏,做个富家翁,谁成想会变成眼下这个样子。

    不过这黄齐听闻临水村学子的传闻,在他眼里,一个入得了大城学院的人,如何会做那肮脏的污秽之事,故而黄齐冲神思有些冗杂的林秀道:“林兄弟,我有句话你听听,兴许就能缓了你的心绪,想我们兄弟命贱,生来就为讨口饭食过活,这么多年的可悲日子让我们兄弟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世道中的理字下面得有刀,用刀来撑着你的理,才会有人听你的,虽然我不清楚你与那县令家到底有何矛盾,但是此消息传到我们哪,没有一人说是官家县令的错,根由是什么,不就是县令手里有权,有人,有刀么?那些个泼皮痞子听风就是雨,真让他们说县令一个不字,县令绝对给他关牢里,活活打死他!”

    “黄兄弟,说的在理!”赵源接话,末了他看着林秀:“阿秀,咱们既然走到这一步,就得好好拼出个样子,让那些混账们瞧瞧,人贱不代表命贱,终有一日,我们弟兄会站在高处,将那些混账踩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