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搏艺2

    林秀怒喝彪言,顿时气力迸射犹如人熊抱树,一个熊背,黄玉明就像一只小鸡子似的离地飞起,随着林秀身形摆动,黄玉明在惊然中飞向尘土。

    “噗通”一声,黄玉明来了个狗啃屎,且让人奇怪的是,这一幕却没有引来任何青丁子弟爆发呼喝,饶是巡查卫台上的监官都愣了一愣。

    林秀甩了甩臂,重新看向那黄须儿,那态度很明显,我已经胜了六场,体力与之相平,可以一战。

    而黄须儿也一直盯着林秀,即便无声的对视,可是两个六连胜的青丁在这一刻燃起的斗志已经将在场的青丁彻底吸引了。

    “将军,您怎么来了?”

    监官正在发愣,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蒋赣带着众亲兵前来巡视,面对监官的惊诧,蒋赣示意低声:“如此场面多少年没见过了,我北地男儿果真都是堂堂血性汉子!”

    “指挥使大人,您也注意到这几个崽子了!”面对突然飘出的问话,蒋赣心思极致,旋即反口:“海都伯,这些崽子都是陛下的精锐根基,我等要好好操练,为陛下带出一直精兵才对!”

    海明闪身出现,对于蒋赣的话笑了笑,没在说什么,至于个中意思,二人都是哈哈一笑带过。

    此时这五营列中的擂台氛围变得很是沉闷,围观的青丁们都想知道,这个黄须儿与秀才模样的家伙到底谁更厉害。

    “你们要打就打,如此拖沓作甚?”

    “就是,快打啊!”

    一众青丁等的不耐烦,当即呼和起来,但见黄须儿眉目微挑,他后退数步,众青丁不知这家伙要做什么,一息过后,黄须儿忽然一笑,猛地抬腿加速,冲着林秀的擂台跃去。

    要知道,两个擂台之间相距一丈二左右,按照此番擂台的搏艺规矩,只要下来,就算输了,自然也就没有任职伍长、什长的资格,谁成想到这黄须儿竟然这般大胆力。

    只听噗的闷响,黄须儿身轻如燕,一跃而过,稳稳落在林秀身前。

    “在下黄齐,特来讨教!”

    林秀后退扯步,道一声:“请!”

    黄须儿当即冲步上来,林秀大眼一看,就知此人后劲十足,那看似轻飘的身形不过是障眼法,若是像李虎那般硬碰硬,可是要吃大亏的,故而林秀急扯数步,几乎推至擂台边缘,那黄须儿阴笑一语:“光退可是赢不了我!”

    “赢不赢得了,得试过才知道!”

    林秀沉声应允,随着拳风擦脸袭来,林秀一臂摆挥护胸,一臂握拳直冲打上,那黄须儿稍微一愣,似乎不曾见识过这般冒险的打法,下一秒,两拳相撞,林秀被斥力震得胳膊一麻,而黄须儿也在这一撞中感受到眼前看似秀风加身的家伙并不如他外表那般弱。

    但是二人都是刚毅之人,林秀以攻为退,黄须儿以攻夺势,两相齐下,黄须儿的气势比林秀到强出三分。

    擂台之下,方才被林秀三合扔下擂台的黄玉明此刻正叫嚣狂吠,犹如疯狗,李虎、林怀平这些人怒气于胸,想要收拾这混蛋,却被赵源拦下。

    “任他叫嚣,只要阿秀能赢,有的是机会作践这孙子!”

    巡查卫台上,蒋赣、海明看着此番搏艺比拼,心中着实满意,蒋赣道:“海都伯,怪不得这些崽子敢顶撞你们,原来是有两把刷子!”

    “光凭这两把刷子,还入不了我的眼!”海明看着林秀的搏艺技巧,虽然外表已然沉稳不动,可是心底已经泛起波澜。

    “猿击、熊背、虎扑…这小子果然就只会三招,还是最肤浅的三招…”听着海明的喃喃自语,白飞抬脚微踢他一下,海明当即收回神色,蓦然发现蒋赣正在盯着他看,这让海明心底一阵不畅。

    “指挥使大人,如此瞧着在下,莫不是在下脸上有花么?”

    “哈哈哈,海都伯,你可真会说笑!”

    随即二人再度打了个哈哈,继续观看那擂台上的两个崽子的比拼。

    “呀呀呀….喝…呔….”

    不觉中,黄须儿与林秀已经相搏十五个回合,且二人都已经力疲,那黄须儿是野路子的刁蛮路径,林秀是师从野游师傅的招式路径,可他也不过学了个皮毛,故而二人也算半斤对八两,谁也不比谁强。

    但是打到现在,林学已然焦躁,论拼斗,他自问不比眼前的黄须儿差,可是算体力,显然已经落了下风,如此下去,不出三合,自己必败。

    这时,黄须儿沉笑:“我知道你,林秀林仲毅了,北地四城二十八县的县考状元,当街阻拦临水县令夫人车驾…”

    “你…”林秀当即面漏怒容,只是黄须儿接下来的话让他颇为诧异:“别误会,我没有其它意思,你文息浑厚,却也生的咱们北地武人的气魄,如此我黄齐佩服,至于传闻中说你**低贱,我是断然不信,那余氏不过是官家一妾,行言在我们这些升斗小民眼里,就是混账之徒…”

    黄须儿嘿嘿笑言,突步冲来:“如此我是真想见识见识你的能耐!来,分个高下吧!”

    旋即,黄须儿近身,林秀咬牙蓄力,闪身抽步,反腿一脚甩在黄须儿腰肋,黄须儿大喝一声,拳如铁锤,携风冲来,林秀双臂交错,格挡后撤,如此空隙,直接被黄须儿偷袭打在胯骨处,林秀一个晃悠,险些摔倒了,如此引得台下众人惊呼。

    “好,齐哥,干的漂亮!”黄玉明大声呼喝。

    只是赵源、李虎这些人沉默不言,赵源说的对,林秀赢了,什么话都不用说,输了,说什么都没用。

    林秀吃痛憋力,一时气弱到极致,黄须儿趁机强势压上,如此景象看着蒋赣、海明眼中,却生出两个结果。

    “看了那秀才青丁要输了!”蒋赣抚须淡然。

    “指挥使,我怎么觉得那黄须儿要输了!”海明笑言一语。

    “哈哈,若真是如此,我二人不妨赌一把,赌注…”蒋赣由此话音一转,道:“赢了,我送河西军的教头营良马二十匹,输了,众教头在骁武皇的征役训练结束后,为我临城哨骑营指点一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