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搏艺

    “咚咚…咚咚…”

    鼓点急促,喝声不断,随着一人被扔下擂台,众青丁当即爆发出一声唏嘘。

    台上,一八尺黄脸男儿微喘气息,他目光睥睨,环顾四周,那般挑衅让台下众多青丁纷纷投以怒色,北地男儿,何人无胆气?

    只是这黄脸男儿已经连胜五场,五场中,没有人能够在其手下走过三合之人,这般身手实力足以让青丁们揣摩再三,勇悍他们不缺,但是在如此多只眼睛注视下,若是像刚才那人被摔下来,可就丢人了。

    “这小子,忒傲气,让小爷收拾他!”

    李虎看不过去,当即撸袖上台,同为一帐的林胜目扫他一眼:“胖子,昨日才挨了军杖,脑袋肿的像猪头,你这上去,莫不是给众弟兄添笑料!”

    “去你的,老子如何要你管!”

    李虎握拳示威,对此,林胜瘪嘴不屑,这让李虎咬牙生火,不过林秀知道,林胜由于出身和生长环境缘故,总给以人冷漠戏虐的感觉,故而在这一帐数十人中,即便是同为林氏子弟的林怀平等人也与之较为疏远。

    此番林胜出言奚落,让李虎惹来周围其它帐下的弟兄侧目相看,未免再生意外,林秀赶紧出声阻止二人,末了林秀冲李虎道:“你确定要挑战他?这家伙看起来实力不差!”

    “虎子,小心点他的后手拳,这家伙,手狠,招强!”赵源沉声警惕。

    “兄弟们,瞧好吧,老子虽然打不过那教头,但是这家伙,老子还真不把他当盘菜!”

    李虎虽然肥胖,可是身手倒是敏捷,他疾跑两步,冲上擂台,这黄脸儿看似想要抱拳行个搏礼,谁知李虎抽冷子攻来,着实让黄脸儿一慌,身退扯步,即便如此,还是被李虎一拳打在心窝,倒出一口闷气。

    “你这胖杂碎,如此阴险。”

    此景之下,擂台北侧的一帐人中当即传来叫骂,只见一鬓发遮耳的牛眼青丁咬牙握拳,冲黄须儿大喝:“齐哥,干死这胖子,让他知道耍奸的后果!”

    在这呼喝中,黄须儿缓息一口,怒目直视眼前的猪头胖子,饶是李虎还在刚刚的投机中得意。

    只见黄须儿蓄力凸步,他八尺身板比之李虎稍错三分,可是拳臂相交的一瞬间,李虎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失,进而是一股子铁青憋气。

    “不好,虎子不是那黄须儿的对手!”

    赵源直接看出根底,果不其然,李虎原打算凭借气力与黄须儿硬碰硬,将其傲慢的姿态给打到爷爷家去,结果交手才知,自己才是虎势变病猫,且那黄须儿得势不饶人,他抽拳提腿,长腿如铁鞭一般扫在李虎的腰肋,李虎撤臂抵挡不住,直接被铁鞭腿的气力击退至擂台边沿,这般景象让众青丁发出一声呼喝,不待李虎缓息,黄须儿阴笑飞起一脚,正中李虎的大脸。

    ‘砰’的脚脸相接,李虎后仰飞出,随即好似肉弹般砸落在地上,荡起浓浓的尘迹。

    “呸…死胖子!”

    黄须儿轻易取胜,来至擂台边缘,冲倒地哎呦的李虎重重唾弃一口,李虎从地上爬起,面色铁青的他还想再打,可是周围监赛的巡查卫已经朝他瞪来,按照规定,每人只有一次比拼机会,潜意识的就是,战场之上,拼命只有一次,输了,就代表着命丧,老天爷可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让你去报仇!

    “龌龊的胖崽子,不过如此!”

    黄须儿帐中的那名牛眼青丁更是借势戏谑呼喝,这话听在林秀等人耳里,那就是**裸的挑衅,如此赵源当即要上台,却被林秀拦下。

    林秀盯着那傲慢的黄须儿,道:“你胜了几场?”

    “六场!”黄须儿此声高傲硬成,与此一点,可以看出,这家伙是奔着都伯而去。

    听到这话,林秀眉目一沉,当即冲到旁边的擂台上,鼓点刚下,那擂台上才胜一场的青丁就被林秀扔下擂台,这让黄须儿不明,林秀立稳身形,回身一喝:“你败我兄弟,我无话可说,但是刻意辱人,士绝不可忍,你胜六场,我也来胜六场,介时比个高低。”

    由于林秀身高七尺近八,且面容较之相柔,故而他一上台,众围观的青丁纷纷上台,只是一连四人,皆被林秀一击倒地,如此实力让那些试图捞个头彩的青丁再度望而却步。

    “区区搏艺,有何高明?老子来试试!”

    戏虐一出,林秀看去,那牛眼青丁已经奔上台来,林秀扯步抬手沉声:“留下名字,我不打无名的杂碎!”

    “混账!”牛眼青丁怒骂:“老子黄玉明,看拳!”

    几十步外的巡查卫台上,海明看着这边的景象,不由哈哈大笑:“这小子怎么这般秉性,如此迂腐,战场之上,可没人跟你讲什么公平!”

    “我说你最好别乱动歪心眼!”白飞再度提醒。

    “滚蛋,你这多嘴的白脸鬼!”被人看透心思,海明臭骂白脸鬼一句,便跳下巡查卫台,奔向林秀这些人的擂台。

    “呀呀呀…”

    黄玉明虽然高傲狂躁,可是他还真是有两下,伴随嘴上呼喝,他如一头野狼般冲上,晃身之中,这黄玉明拳风犀利,劲道十足,且招式刁钻,转朝心窝、肋下等容易疏忽的地方招呼,不过林秀当年学那几招搏艺可是实实在在的军行世家的搏杀术,对付这般阴招,着实够用,只是林秀自己不知那野游师傅来历罢了!

    眼见黄玉明接连抽拳摆腿袭来,林秀躬身探臂,手如盘蛇瞬息顶上,黄玉明眼疾,当即扯步腿闪身,可是林秀如何会放任这个家伙脱逃,须臾中,林秀直接再鼓三分气力,双腿携风凸上,拉近二人间距,由此黄玉明扯步不成,直接被林秀锁住双肩,他蹬腿侧甩,被林秀小腿硬踏挡下,与此一瞬间,一股子劲风气势从他双肩散开。

    “兄弟,同为一军,不过不为一帐,可也犯不着这么嘴碎贱言,别忘了,沙场之上,为你挡刀的就是那些被你糟践戏虐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