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拳脚

    蒋赣早知这些勇悍骄兵们眼尖心密,此话一出,定然是瞧上那几个苗子了,只是蒋赣不愿得罪这些人,当即拱手一笑,道:“海都伯不愧带兵者,一眼看根底,今日麾下与你相搏的青丁是临水人氏林秀,除此之外,他也算有点来历,是黎城书院的国子学士,据征役令回禀说,此人一心为国,以效忠义之心而来,实在难能可贵!”

    “国子学子,有意思!”

    海都伯笑了笑,一个被武夫们唾弃的文风俗士,竟然有那般搏艺身手,这确实有点出乎意料。

    离开偏军营帐,白飞冲海明直言:“你最好打消心底的想法,别忘了殿下的交代,这骁武皇是陛下亲旨的兵,咱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暗中抽取精丁,不然殿下知道了,皮肉难保安稳!”

    “你个白脸鬼,老子想想而已,还没做,用的着你这样挑明训斥老子,滚蛋!”

    海明笑骂他一句,不过白飞确实说中他的心思,一个国子学士,毅然参加征役,这份心已经很难得,虽然北地武风盛行,可是若细下分来,不过是为了功名利禄,有几个是真正本着所谓的义理而来?恐怕海明自己都说不清楚。

    夕阳西下,林秀几人依旧待在巡查卫的监房里,白日里还好些,起码有太阳照,夜晚可就难熬了,这破地方四面透风,饶是林秀三人身子骨硬朗壮实,也颇感微寒。

    “秀哥,这些家伙打算把咱们关到什么时候?”李虎此时缓过精神劲来,虽然脑袋还肿的像猪头,可是他多嘴废话的性子已经显露出了,林秀摇了摇头,道:“鬼知道!”

    末了林秀很是无奈的看了李虎一眼:“虎子,要是找你这么干?估计咱们仨没死在战场上,可能就死在刑罚上了!”

    “我那不是火大么?”李虎小声抱怨着:“你说这么些日子,咱们在这都干什么了?整天就那几样?我早烦了!”

    “虎子,照你这意思,现在把你送沙场上去,你觉得你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赵源顶了一句,李虎嘟嘟囔囔不再吱声,只是他安静不过片刻,又道:“秀哥,你那族弟怎么不送晚饭来?这要是一夜不吃饭,又冷又饿,咱们可扛不住啊!”

    “吃,就知道吃,你能不能消停会儿!”赵源闷声一句,李虎当即收声。

    不过林秀的族弟,林怀平到底是个重情的爷们,虽然白日里被林胜那军规吓唬了,可是这擦黑之后,一人麻利的从帐后影子中跑来,来到巡查卫的监房后,他四处一瞄,确定无人,当即疾跑两步,单臂抓住监房木窗的辕子,让后将一个小布包扔了进去:“秀哥,今晚上是甘薯和糙粮饼,外加二两肥肉!”

    听到这话,林秀倒没有去看那布包,反倒是关心道:“平弟,你小心点,别被巡查卫和老军教头发现,那帮家伙出手狠着呢!”

    “没事,我知道,还要,你们被抓走后,那海教头下午操练咱们一列的弟兄时,看着没啥反应,我听人一个伍长说,他们好像没打算惩治你们,估计明日就该放出来,毕竟明日午时要举行骁武皇基层军官的博弈赛,都伯以下的官职要从咱们这些青丁力选拔!”

    “知道了,平弟,你赶紧回帐,别被巡夜的家伙逮住!”

    林秀再三交代后,林怀平才悄悄离开,回身一看,李虎这家伙竟然把布包里的三块肥肉全给吞了,末了还啪叽嘴,一旁,赵源手里攥着两块甘薯:“这孙子属猪的,拦不住,只剩这么点了!”

    “算了,都是自己弟兄!”林秀接过番薯坐下啃起来,结果监门外传来一阵问候:“行啊,小兔崽子们,看起来精神头不错!”

    本来还在偷吃垫肚子的三人直接被这一声吓得胆颤,饶是李虎险些被糙饼噎住。

    监门打开,海明和白飞进来,看到两个教头,林秀三人当即起身,慌乱中也忘记把手中啃了一半的甘薯藏起来。

    “教头…我们知道错了…”林秀率先出声,海明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最后目光与林秀直视,道:“听说你是国子学士?”

    林秀不明此话何意,木然的点点头,海明又问:“你的搏艺是从哪学的?”

    “一个野游师傅!”

    “野游师傅?”海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小子,你觉得老子相信么?”

    “真是一个野游师傅!”林秀急声:“当年我还是县学子弟,一野游师傅来的村中,在我家借宿,我爹瞧他可怜,就送了他一些盘缠,他便教了我几招,好像叫什么猿击、熊背。”

    海明一听,看向白飞,眼神中透漏出一丝复杂的心血,末了他道:“小子,身为征役令下的青丁,就要守规矩,尔等操练,为的是日后建功立业,此时不出血汗,介时上了战场,可就是送命,那时你觉得在认错还有用么?”

    此言让林秀三人纷纷低头不语,见此,白飞开口:“一人杖刑十军棍,刑完归队!”

    离开巡查卫监房,海明神色稍沉:“没想到还是个意外发现!”

    “怎么了?”白飞一时不明。

    “原来那家子人还没死绝!”

    “你在说什么?”白飞心中困顿,再问。

    “罢了罢了,既然没死绝,也是老天开眼!”海明打了个哈哈,转身离开,留下白飞一人暗自思索个中缘由。

    ‘咚咚…咚咚…咚咚…’

    校场上,鼓声连连,呼喝不断,众青丁在各列范围之内,微聚在擂台前,此番蒋赣尊奉旨令,从青丁中择优勇悍之人作为基层军官,要知道,战场之上,将军决胜于帷幄之中,可是这些校尉、都伯、什长等低级军官才是决战血刃之下的根基,否则一个将军再有运筹之能,若是麾下将校勇悍不足,逢战必退,即便是老天助力,也不可能获胜。

    骁武皇三军五营五校的军列擂台上,两名二旬青丁正在奋力相搏,按照规定,但凡在擂台上连胜三场,可任伍长,连胜五场,可任什长,连胜八场,同时在伍长、什长互搏中获胜,才能任都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