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苗子

    话落,海明双臂猿击,锁住林秀两肩,脚如磐石,扯步发力,林秀则躬身泄力,随之而动,如此将海明的猿背给破解掉,跟林秀肩顶胸阔,力如潮水,三息起伏,那般源源不断的水劲让海明双臂一颤,进而被林秀反手一阔,撤退数步,以得暂时的安稳。

    几步外,赵源与那白面老军打的难解难分,不过其他老军倒也兴致,看到如此的苗子,纷纷散开,斥退巡查卫和一众青丁,任由他们较量了。

    林怀平看到这里,心急难耐,想要山前,却被顶在喉咙下的长枪压住,一旁,林盛沉眉一语:“放心,他们死不了!”

    林怀平不明,但林盛也懒得解释,在他眼中,那些手握刀刃取敌性命的老军绝不可能这般实力,他们若现杀意,纵使有数个林秀赵源也都亡命。

    蒋赣来至跟前,只是海明和那白面老军正与青丁崽子打的兴起,根本没注意到,亲卫想要出声提醒,蒋赣却摇了摇头,他想看看这些征役青丁到底什么水平,毕竟十年无战事,当年夏安帝旨令修养天下,如此再度征役,作为四军骄首的北疆军到底还像不像曾经那般名震天下。

    此时,林秀早已被老军海明戏耍的疲惫不堪,曾经他从那老人手里学来五招搏艺,至今同龄辈分之内,包括黎城那个将门大少都不曾是对手,可眼下,面对海明,他已经力竭技穷,当海明拳风划过面颊,林秀一个疏忽,直接被海明锁住腰腹,随后一个熊踏倒地,便再也起不来,几步外,赵源早已被那白面老军压在地上打,只把赵源那张黑脸打的面皮肿胀。

    “呼…”

    费了些许功夫,将这些个青丁崽子彻底打服,海明喘了一息,冲白面老军道:“怎么样?除了一身汉,舒服吧!”

    “还行!”白面老军似乎就那么一个表情,他从赵源身上起来,冲海明一语:“接下来怎么办?斩了他们?一群不停教顺的崽子,留着无用!”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是一惊,饶是蒋赣也心里一愣,难不成真要把这几个青丁斩了?蒋赣思绪瞬间,得出定夺,此番征役已经让安稳多年的北地子民心有不满,若是再将这几个崽子斩首,怕是会影响民心。

    当下,蒋赣快步来到海明这些老军身前:“众位教头远道而来,为吾皇操练骁武,本指挥使日夜忧心,生怕有何处配合不到,发生这事,我定然让巡查卫彻底惩治,众河西弟兄,眼下已经正午,不妨歇息片刻,下午继续操练,毕竟北蛮异动,保不齐就会南下,我等还是要尽快做好准备!”

    海明岂能听不出这个飞骑尉的意思,再者自己弟兄白面老军也就是瞎呼瞎呼这些青丁崽子,怎么会真下手给他们宰了?若从心底讲,林秀、赵源这些都是精兵的苗子,无愧于北地人体魄健壮的名头。

    故而海明沉声应语:“将这几个崽子关进监巡营,待我日后再来操练!”末了海明冲周围的崽子怒喝:“你们给老子听好,在这,要么给老子成为精兵,要么把命留下,把你的尸首给你爹娘带回去,如此可就坠了你们北地勇悍将兵的名声!”

    一语吼出,周围的那些青丁队伍中传出一阵躁动,但随即被巡查卫手中的长枪给压下去。

    巡查营的牢房内,林秀、赵源、李虎三人正关在这里,此时经夕阳西下,三人自晨时被那些个老军操练,后来发生那事,到现在滴水未进,饶是李虎这个已经被打成猪头的胖子一个劲在旁边哎呦,这让赵源心烦不已,上去一脚踹在李虎身上:“你个蠢货!”

    李虎现在冷静下来,也不反声,林秀出声道:“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阿秀,你说咱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赵源心忧,林秀摇了摇头,他也猜不到,但是随便用脚想,当众违抗教头,这罪怕是不小啊。

    忽然,一语小声传来:“秀哥!”

    林秀探头一看,林怀平出现在监房的窗户处,他将一个小布包扔进来:“秀哥,这时几个胡饼,你们吃了吧!”

    听到有吃的,李虎一骨碌从地上爬起,直奔那布包,拿出胡饼大口屯起来,那模样简直让人看不出他像是受伤的人。

    赵源很是窝火的叫骂一句:“蠢货!”

    林秀起身,来到窗前,小声:“平弟,你小心点!”

    “哎,那秀哥,我先回去了,晚上我再来!”

    当林怀平离开后,在一处营帐后,林胜正在帮他把风,看到林怀平回来,林胜道:“你这么干,出事,最少二十军杖!”

    这话让林怀平看了林胜一样,什么也没说,转头走了!

    只是林怀平和林秀都不知道,他们这些小动作早就被远处巡查卫的人发现,不过老军海明有交代,故而这巡查卫直接向偏军帐跑去。

    帐内,海明这些老军正在歇息,听到这个消息,海明哈哈一笑:“这些兔崽子,还算有情义!”

    “有情义是好,但若违反军规可就不怎么滴了!”白面老军插话,这让海明很无奈的道:“我说白脸鬼,你说你和我斗了十几年的嘴,怎么就不厌烦?”

    白面老军绰号白脸鬼,白飞,与海明一样是河西军骁骑营的马槊军。

    主位上,蒋赣对于这些骄兵们也很无奈,试想,现在大夏四大军团,犹以西境秦王殿下的虎狼之师河西军和北境边镇世家秦懿老将军麾下的辽源军为双雄北煞,这两支勇军硬是数十年压得西鞑、北蛮丝毫逾越。

    待海明话落,蒋赣才道:“海都伯,此番为皇操练新军,尔等辛苦直至,来,我敬几位一杯!”

    海明这些人举杯饮尽,起身道:“指挥使大人,我等已经酒足饭饱,现在该走了!”只是海明走到帐前忽然想起一事,他转身冲蒋赣问道:“末将有一事想知!今日那犯事的青丁是哪里人?叫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