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苍狼殇

    辽北的风一年四季都是略带寒息,自秋意袭来,那般幽凉愈发的明显,辽河北岸,牙拓谷丘陵山川在南风的吹拂下裹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远眺无云的晴空,一只灰色的巨鹰好似闪电般划过,随即一声尖锐的嘶鸣响彻天际,震得的林中鸟禽四处惊逃。

    “那什么声音?”

    苍狼坡下,辽水河畔的林间,一队夏境边军正在此巡视,对于那尖锐的鸣叫,小队什长止步惊叹。自数月前传来蛮人异动的消息,苍狼守将,明威将军王照一面加强防御,一面向辽源军示令,请派援军,以防不测,毕竟苍狼坡现在只有两千守军。

    时至正午,王照坐于苍狼堡军中大帐内,他看着案前的示报,心下忧虑,一个月前,散出去的斥候在西面的孛儿若草原河畔发现曦月部竟然失去踪迹,而水洼子草原上的野狐和青狼两大部也都消失不见,这种变化让人着实让人不安。

    就在王照思索这些饿极了的蛮子到底跑哪去时,苍老堡中突然响起浑重的号角声,王照一惊,起身大步来之帐前,怒问:“何人吹角?”

    王照亲兵匆匆跑来,他一脸困顿样:“将军,不是我们的号角,你听,是从外面传来的!”

    此话刚落,一声巨响从前营传来,王照当即奔向堡中角楼,放眼看去,漫天的火石呼啸袭来,这些浇注过黑油的巨石像死神般从天而落,眨眼间,将苍狼堡前的屯民木屋给砸的稀烂。

    “将军,将军,不好了,蛮人从东边崖口攻上来了。”只见亲卫将士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前来吼叫着。

    “将军,将军,黄金家族的雄狮旗帜已经离我们不过三里远,现在已经到达牙拓谷的前谷了!”另一名斥候跑来同样急声禀告。

    “将军,曦月部、勃利部、野狐部的部族骑队已经冲破我们设在苍狼西面的鹿角坑,御卫营的弟兄们已经完了…”

    听着这些,王照几乎崩溃,他无法相信,这些蛮子怎么突然就出现在眼皮底下,看着四散奔逃、慌乱不堪的兵士,王照粗声怒吼,拔出横刀,仰天而举:“弟兄们,给老子听着,横竖都是死,就是死也要给老子拉几个垫背的,所有人听令,随老子冲上去,谁若敢退一步,老子宰了他。”

    怒吼中,王照一马当先,向着堡门冲去,受到将军的感染,原本还乱糟糟的众兵士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在各自营尉、都伯、什长的带领下,迎着漫天而降的火石,冲上角楼和城墙。

    堡墙上,弓弩营的弟兄们望着那黑压压奔来的疯子,他们双臂蓄力,拼命的弯弓搭箭,力图射杀每一个蛮子,只是这些蛮子竟然身着铁甲和铁盾,他们的羽箭虽然锋利强大,却根本造不成多大的伤害。

    王照看着眼前的景象,整个人想掉进了寒冰窟窿般让人恐惧:“不可能,蛮人何时有铁甲利刃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随着狼嚎狮吼的咆哮响彻出来,那些个如人熊般的蛮子一个接一个冲上来,外堡寨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被攻破,随即这些身穿铁甲、蓬乱着头发野兽吼叫着,挥舞手中的战斧,弯刀,疯狂的夺取了苍狼堡弟兄的生命,远处,十几台巨大的投石器依旧在发射着,看着已经千疮百孔的御敌堡,王照心碎恐慌。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不顾如雨幕般的箭雨,王照唤来亲卫王山:“在我的大帐伏案下,有一羊皮信,带着他,立刻前往辽源军,找到秦朔将军!”

    如此境况,王山作为亲卫不愿离去,可是王照已经没功夫,他怒吼叫骂,一脚将王山踹下去:“跑,记着,无论如何,苍狼堡的弟兄们不能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死!”

    远处的蛮军阵中,隶属黄金家族之一,主儿克部的埃斤首领世季乎突冷漠望着眼前的一切,而后对着身旁之人问道:“还需要多久能攻下此处?”

    在他身旁,一名夏人模样的中年男子缓缓道:“半个时辰,足矣。”

    对此,阿世季乎突对着身边的那可儿图黑微微示意,知会意思的图黑拔出弯刀,翻身上马,冲着身后的重甲蛮兵大吼:“黄金家族的勇士,为了主人,冲。”

    受到怒吼声激励的蛮兵像疯子一般嗷嗷叫着冲着早已破烂不堪的夏军营寨狂奔而去。

    苍狼,这个平日里寂了如仙境的地方,此时已经成为人间炼狱,放眼望去,夏军、蛮军的尸身残骸混在一起,,铁与铁的碰撞,拳肉相交的搏命,士兵的嘶吼声正在天地间飘荡着。

    “杀啊,砍死他们,抢他们的钱粮,抢他们的女人,上啊。”

    一处空地上,一名身着链条铁甲,斜挎长柄斧、壮似黑熊的蛮族首领大声吼着,他手中巨大的狼牙棒每一次挥动,都会夺走夏军一条甚至数条生命,而他的脚下已经躺了十几名夏军弟兄的尸体,无一例外的残破不堪。

    “弟兄们,必须顶主,将军会派援军来的,决不能让这群蛮子攻下这里。”

    王照竭力大吼着,同时角楼上的弓箭手冲着依旧再冲击的蛮军进行射击,每一次的齐射,都会有成片蛮军嚎叫着滚下山去,但是对于多如牛毛的敌人,夏朝的守军就像大海中孤舟,显得那孤立无援,随时都有倾覆样子。

    此时中营门前,一名浑身沾满血迹、完全看不出样貌、盔甲破烂的夏军营尉像个疯子般挥舞着横刀,怒吼冲向面前蛮军,寒光闪过,刀锋直接朝那硕大的脑袋砍上去。

    但蛮人力大,手中的弯刀反手就是一个横砍,但营尉完全没有躲闪,任由弯刀砍入了自己的身体,任由献血涌出,蛮军兴奋的大叫,但是蛮军的笑容也在那一刹那凝固了。这个濒死的营尉在死前依然将横刀划过了蛮军的脖子,刷的血溅如雾,一颗斗大的脑袋滚落下去,无头尸体喷发着身体内的鲜血,而后营尉才缓缓倒下,其他的蛮军则一窝疯的冲着尸体疯砍,殊不知营尉早已没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