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七章阴云7

    可是听到门外朗庭传来的脚步声,陈玉压下火气,将抄好造好的名单死死握着手中,让后放于袖囊内。

    “吱钮”

    门开,征役兵进来,道:“县令大人,征役大人有话对您说!”

    “回告大人,下官这就去!”

    来到偏厅,余氏已经离开,征役令品着温酒,道:“县令大人,方才尊夫人说咱们这有个大才俊,如此之人不为过报效?名单中可有人此人?若没有,定是被他那商贾老子想法使钱故作名额顶掉了,我可不会绕了他!”

    陈玉躬身抱拳,沉声应语:“大人忧虑了,此人既然心怀报国,自然在名单中!”

    “哦?拿来我瞧瞧!”

    陈玉示意,师爷当即将林氏家族递交的子弟征役名单奉给征役令,征役令仔细看后,道:“如此甚好,此事乃陛下亲发示令,为了国泰民安,若是那些油奸滑舌的商贾胆敢私自作祟,本令定然饶不了他们,县令大人,明日起三日内,将临水县诸村的征役丁们汇集于县府城外的校场上,十日内,本令要带人离开!”

    “谨遵大人命令,下官这就去办!”

    “什么?不可能!这不可能!”

    当县府衙役将各村的征役名单张贴在村中县府示令台前,张氏看到临水村征役单首列一行为头的名字,险些昏倒过去,几个与林家交之还算过的去的村人当即将张氏搀扶到旁边的磨台上。

    “林张嫂,算了,别这么伤心,你儿那么有才,兴许还能搏个军功回来,倒时这地方就没人感说你们是贱商人家了!”

    “是啊,别这样,不然那些人又该笑话扯闲了!”

    随后,张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庭院内,林秀正擦着那张柘木弓,看到娘亲,林秀淡然道:“娘,不用那么忧心,儿能在草原上回来,就一定能安安稳稳的从疆场回来!”

    “为什么?爹,你为什么要这样?”

    陈府,当陈姝灵得知林秀受命入兵役后,她怒了,彻底的怒了,只是事已至此,陈玉又能作何,面对陈姝灵的质问,陈玉闭口不言,他知道这些年愧对这个女儿,愧对林懋一家,但他只是个小小的县令,总不能为了这个女儿而坏掉自己现在的家。

    面对陈姝灵咆哮粗俗,余氏急急赶来,她本就厌烦官家女子如此粗鄙,故而一巴掌上去,将陈姝灵抽到在地,小月儿想要护着她,却被两个陈府奴才给扯到一旁,福伯看到这里,急的泪水直在眼里转,可是他不过是个下人,连陈玉都已经默许的事,他又能作何。

    “如此粗鄙,不管不成器,今日我就要代替亡故的姐姐,好好教训你!”

    余氏怒声呵斥,几个婢女上前将陈姝灵拖进屋里,任由她如何哭喊,都不允许离开,陈庭壁不忍心这个姐姐如此遭罪,刚想开口,却被余氏一巴掌打在脸上:“你也想做她那般的竖子?”

    “儿…不敢!”陈庭壁不敢忤逆,应声低头,至此,余氏缓息,来到面色交杂的陈玉面前:“老爷,别气了,我为你熬了粥…”

    在余氏的柔声之下,陈玉转身离开陈姝灵的小院。

    只是不过两日,在某个上午时刻,这个小院突然爆发出欺凌恐惧的吼叫,当面色惊恐的小月儿冲到陈玉书房时,她的话让陈玉的心彻底在这一刻碎了。

    “老爷,小姐她…自杀了…”

    “秀哥,你说咱们去了那什么地方以后,会干些什么?”

    随着临近征役日期到来,林秀、李虎、赵源这些人除了陪同爹娘,就是在一起谈论日后的迷途,只是每逢这时,林秀就会擦着他的腰刀,那柄三尺长的月牙腰刀看似清寒明亮,可是它已经沾染了蛮人的鲜血,现在回想起来,林秀就感觉像做梦一样,那些蓬乱头发、呼嚎如狼、壮硕如熊的家伙们就是一头头野兽,他们真的会南下么?而林秀心底的回答是——他们肯定会来,因为草原上已经没有吃的了…

    “砰”的一声,林家院门被人一脚踹开,林秀、李虎、赵源三人当即一愣,抬头看,陈庭壁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冲林秀颤音低吼:“姝灵…姝灵…姐…她服毒自杀了….”

    瞬间,林秀只感觉脑袋一沉,就像有无数大山狠狠砸来,那轰轰隆隆的雷鸣霹雳一道接一道的渗入他的头颅,让他浑重痛苦,几欲求死。

    直到眼前人影晃动,赵源、李虎拼命大吼,林秀破碎的神思才慢慢回复过了。

    “姝灵她…”

    言语未出,心潮涌动,林秀只感觉有无数的痛苦好似江海翻腾一样从心底涌现出来,当他看到陈庭壁上前,直接一个狮虎扑兔,冲上去双手如钳锁住陈庭壁的颈项,几个跟随来的陈府健仆当即呼呵冲上。

    只是这是在林家,李虎、赵源二人抽拳打上,噗噗通通的杂音散开,几个健仆已经被李虎、赵源二人干趴下,李虎撸着袖子,小山一般的身躯一脚踏在一健仆脑袋上:“混账杂碎,这不是你们陈府,敢撒野,小爷打断你的骨头!”

    几步外,林秀红着眼睛死死卡主陈庭壁,而张氏与林懋也都被惊动,冲出来,看到这,张氏心魂颤动,姝灵,她最看好的女儿,竟然自杀了,不过陈庭壁带着话和哀求来了,只见他鼓起反手一拳打在林秀下颌,让后缓息大吼:“姝灵姐还没死,郎中把她救回来了,可是现在她死要牙关不愿吃药,毒性反复不断,你若不去,她必定没活头了!”

    听到这话,林秀愣神须臾,当即冲向院中马厩,翻身上马,夺路奔向陈府。

    陈府,此时已经乱成一团,吼骂声,啜泣声都在陈姝灵的小院里散开。陈玉面色苍白的在院中走来走去,余氏一脸铁青的立在身旁,那些个郎中来来回回的跑动开药,可是眼下的关键是陈姝灵死活不长嘴,这可就难坏了了那些个郎中。

    “大人,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小姐方才毒性反复,以熏药法扛过一阵,可是她若再不开口吃下我等煎熬的解毒药汤,一旦毒性反冲肺腑,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