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阴云6

    林中道扫了林中涣一眼:“行了,这次你家算是占了大便宜,你儿子不用去,你还能借此讨好你上面的家伙…”

    “大哥,话不能这么说,你想,我若能攀上去,咱们林氏不都沾光么?”林中涣笑了笑,让后道:“不过便宜林懋了!”

    这话让林中道不明:“此话怎讲?”

    “你说他已经瘫了,眼看也不能走商了,那三十亩好地和岗子丘下的宅院拿着有什么用?不如给族里做些事!”

    “你别胡乱,林懋虽然商贾,但好歹有几分底子,真要事大了,我不一定能帮你,别忘了,他儿子在襄城与县令夫人的事可传的有些神乎,你说那小子在襄城有什么关系,竟然能那般作横,却毫无事果,甚至有人说林秀这小子与襄城的军行有牵连,你说会是什么人?”

    “行了,大哥,别在这疑神疑鬼了,一个秀才而已,能有什么能耐,当年我不也是咱临城学府的学子,可是有什么用?进学结业,没有关系和银钱疏通,你该回哪就回哪去!在这这兵役一来,恐怕林家那小子就没有继续进学的可能了!”说到这里,林中涣那张老脸上显出一副让人厌恶的笑意。

    “秀哥,这可怎么办?竟然要小爷去卖命…老天爷啊…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林家院中,李虎、赵源都在,林秀给二位倒了碗酒,道:“命有天顶,你我有何办法,不过!”林秀有些诧异的看着赵源:“源哥,按照征役的条例,你不应该在征兆列内,你若走了,你家可就只剩你娘一人了!”

    赵源端起酒碗闷了一口,摸着嘴道:“什么狗屁征役规矩,在那些狗官面前,只要他们的儿子不去,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把征役漏缺补上,知道不?县上的周氏钱庄,那个老头用五十两银子卖了男丁,让男丁替他儿子服役,这狗娘养的!”

    “我爹也想出钱,可是没用,有钱官府没人,就走不通这个门道,可怜我爹这些日子都快瘦成干了!”

    林秀心下思索,不知为何,面对那凶残可怕的兵役,他竟然有些淡然了,这时,大门响起,林秀起身开门,门外,自己的族中堂兄弟林怀平、林盛几人来了。

    “秀哥!”

    “平弟,盛哥,你们怎么来了?”

    林怀平素来与林中道一家没声牵连,自然与他的庶出子林盛没什么交情,林怀平道:“临近出发前来和秀哥你商量商量日后该怎么办?起码你读书识字,我就一粗人,想听你说说,至于林盛哥,也只是半路碰巧罢了!”

    林盛身高七尺,比林秀和林怀平要矮上半头,但是他的牟子就像狼目,永远迸射出漆黑的精光,让人不寒而栗。

    “阿秀,这些年来你我两家虽然没有瓜葛,但是如今我们上了一条船,理应互相帮助,至少…至少…大伙日后能活着回来…”

    这话一出口,顿时让周围的温度下降不少,林秀干咳两声:“林盛哥言重,兵役不一定非要上沙场,也可能是奴役兵,修建宫殿什么,来,进来坐吧!”

    时至晌午,林秀这些人在林家的小院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一直扯到十年前的北征,期间,林秀从林盛口中得知,临水村这次出丁大约二百余人,整个临水县出了三千多人,将这三千多人联系到十年前的北征,恐怕能有十分之一回来,就是老天开眼了,毕竟北人彪悍,誓死不退的口号不是喊出来,即便林秀这些不过二旬的青年汉子此时胆怯畏惧前方的迷途,但是当他们真正踏入那血海之地时,人的勇悍疯狂就会彻底被激发了,如此,魂归天地将会成为无法改变的结局。

    深夜,林懋在车夫老四儿的照料下回到家,张氏急急探问,林懋看了看林秀的屋子,此时已经黑了灯,他这才道:“应该能把秀儿留下,我今日四处探听了,不少人家不愿出丁了,都会用钱买个名额补上,想陈玉也不会绝情到底吧!”

    “只是我心里还是不安!”

    “不安也得安着,剩下的听天由命吧!”

    深夜,县府后衙,陈玉与一众县府官员将各村县的征役名单进行归拢统计,征役令则在一旁监视,当陈玉看到临水村林氏征役名单时,林秀的名字赫然在列,陈玉冲自己的师爷试了个眼神,师爷当即闪身到征役令面前:“大人,夜已深,侧厅已经备下酒菜,大人可去歇息垫垫肚子!”

    征役令点头,带着几个兵士向侧厅走去,见此,陈玉当即与掏出早前准备好的征役宣纸,对着林氏的征役名单照抄,唯独把林秀的名字换成一个花钱买来的名额。

    只是陈玉不知,在他这般做时,余氏悄悄来到县府,师爷正配征役令饮酒,木然看到余氏,师爷一愣,但见余氏满脸笑吟吟的,来到近前,冲征役令施了个万福,这让征役令摸不着头脑。

    “夫人深夜至此,有何要事?”

    “大人,贱妇听闻征役下来,心知国家危难时刻,我临水子民理应为国抛洒热血,您老深夜忙碌至此,贱妇略备提神清粥,为大人补补身子!”

    此一言让征役令心情舒畅,当即起身回礼,随即余氏入座,席间,余氏将临水人氏夸得如何如何,还说县中曾经有个四城二十八县县考状元郎,文武全才,立志为国报效,只可惜他父想让这个大才继承家业,赶马行商。

    听到这,征役令眉宇微皱:“如此优秀才俊,竟然要去做那末行之人,实在可惜,来人,去告知陈县令,这个才俊,我临城征役军,收了,若他那个商贾老子胆敢阻拦,直接监押!”

    师爷听到这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在征役兵前去找陈玉诉说此事时,师爷借口尿遁先行一步,从偏门来到陈玉屋里,将此言告知,而陈玉此时才将林氏的征役名单补抄完毕,得知余氏所为,他先是一惊,跟着就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