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五章阴云5

    林怀平不如林秀思绪繁杂,他凭借几分北地人应有的拳脚功夫,平日就在临水郊外的大宅里给人看护庄园,谋几个力气钱,对于这般兵役的命运,他倒看得很开:“哥,没什么,去了也好,起码能够为家里免去青苗颗税,若是侥幸博取几分军功,也让俺娘和弟弟、妹妹过得好些!”

    随后林怀平冲林懋和张氏恭敬一声:“三伯,妗子,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

    只是林怀平一家身影还未走多远,林秀便听到了林元氏的啜泣声,那噬心的痛随即感染自己的娘亲张氏,让人心碎。

    深夜,林家三人皆无睡意,兵役,十多年前夏安帝北征时有过一次,那次临水村出去九百三十余人,最终无一人归来,现如今,梦魇再度降临,对于这些只为活命的平白百姓而言,真的如天塌一般。

    “爹,娘,若这真是命,也就罢了,古语不是有说,功名但在马上去,男儿疆场逞英豪,就像平弟所言,若是博取一二军功,您二老就不用这般被人欺压了…”林秀虽然说得淡然,可是听在张氏耳里,就像刀扎心怀一般。

    半晌,张氏冲林懋道:“老头子,咱们就秀这一个儿啊,万一…万一…你说让我可怎么活啊…要不你去求求陈玉…不管怎么说…你当初对他的恩情那么大…”

    林懋皱着一张老脸,看着愈发沉稳的林秀,他突然间感到有些陌生,北进商行之前,那个稚嫩的身影不见了,更有甚者,他在林秀的眉目中看到一丝其它的东西。

    “秀…你先去睡吧!”

    林秀定坐不动,林懋虽然瘫了,可是为父的尊严还在。

    随着他气息愈发急促,林秀担心,起身几欲为林懋抚背顺气,却被林懋一语沉声止住:“秀儿…回屋…睡觉…你爹我没死前…这个家…我说了算…”

    夜,静谧幽凉,家,依旧幽凉,即便隔着那道门庭,可是林懋的声音到底被裹在被下暗自啜泣的林秀听到了。

    “他娘,把咱家岗子丘那边的老屋地契和那三十亩良田契都拿出来,明天一早,我就去陈府!”

    “老头子,要不先给你大哥说一下,毕竟林氏子弟的出丁由他握着…”

    “那个老畜生一辈子瞧不起我,他巴不得把我榨干,这些钱财送他无用,放心,就是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把咱林秀留下了…”

    晨曦,朝露比起往日似乎浑重一些,几欲压垮的枝叶草茎奋力支撑着,随着寒息微风吹过,只听一声清脆,那如晶莹珍珠般的朝露快速滑落砸在青石阶上,碰撞出星星点点…

    陈府。

    “老爷,林懋来了!”

    福伯小心翼翼来到陈玉的书房前轻声禀告,昨日,陈玉一夜未眠,现在神色有些差,眼下,他被兵役示令给折磨的焦头烂额,临近秋收,若是将县中壮年青丁抽走,对于实行青苗颗税制和官家圈养牛马的推行着实是个阻碍。

    听闻林懋来了,陈玉稍加思索,顿时明白这个老大哥的来意。

    陈玉起身缓了缓劲,道:“把他带到食房,我在那等他!”

    圆桌上,几盏热菜,两碗热汤,诱人的香味让人肺腑颤动,陈玉虽然热情的劝慰眼前的老大哥动筷,但是林懋踌躇再三后,用手撑着竹椅,竟然向地上滚去。

    福伯和家丁见了,当即上前搀扶,却被林懋推开,林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用双臂撑着地勉强放在桌上。

    “陈县令,这是临水岗子丘处的三十亩良田和一处四进四出庭院的房契和地契,只求你老看在当年的情分上,给我林懋留个根儿…”

    听到这话,陈玉面色几经转变,最终,他长叹一息,上前将林懋搀扶起来:“林老哥,这些是你们的根,我拿了就是畜生,你回去吧,林秀的事,我尽力而为,只是您要知道,这是中都皇帝陛下亲手颁布的旨令!”

    说到这,陈玉顿了一下,继续道:“林老哥,关于府中贱内的事,陈玉在此向老哥告罪,林秀,是个好孩子,只可惜他与姝灵情缘未到…”

    当林懋离开陈府,他不知道,自己前来的事被余氏知道,余氏听着婢女的话,气的满面怒色:“该死的贱种人家!”余氏心中稍加思索,便带着婢女向县府驿馆赶去。

    “小姐,您知道么?皇帝老爷要征兵了!”小月儿神色慌张的来到陈姝灵房中,正在做刺绣的陈姝灵心神一乱,手指便被针尖刺出一点殷红。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日,现在整个临水周边都传遍了!”小月儿满是担忧的看着陈姝灵:“小姐,那林公子是不是也要…”

    “不会的,怎么可能?”陈姝灵胡言几句,当即扔下绣了一般的北雁南飞图,向外跑去,刚出自己的小庭院,迎面就撞上了为她送日用所需的福伯。

    福伯晃悠三晃,险些摔倒:“小姐,你这慌慌张张的做什么?小心点,别摔着了!”

    陈姝灵喘息急问:“福伯,是不是要征兵役了?是不是?您快说啊…”

    福伯面色一皱,点了点头,末了他安慰道:“小姐,当心身子骨…”只是陈姝灵已经向外跑去。

    县府内,陈玉正在着手处理这些征役旨令,负责临水县周边三十余个村镇征收的兵役令是临城郡行军营的人,这时,衙役悄悄进来,对陈玉附耳一语,陈玉皱了皱眉,起身冲兵役令道了一声,便向后面偏厅走去。

    偏厅内,陈姝灵正在焦急的等待,看到陈玉,她急上前来:“爹!怎么会突然就征兵了?”陈玉斥退衙役,焦心烦躁:“你别给我添事,立刻回去!”

    “不!”陈姝灵执拗倔强:“林秀是国子学士,我希望爹想办法把他留下,如果那样,我日后绝不忤逆爹!”

    林氏宅院,林中道与林中涣兄弟看着族中后生子弟的名单,林中涣道:“大哥,如此应该可以了,我们林家出丁八人,已经超出名额数人,介时在使些银钱,老弟就可以脱出执笔郎的位置,至少谋个虚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