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三章阴云3

    “秀哥!”

    一语轻柔袭来,林秀身形一颤,回身看去,陈姝灵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近前,只是看着如此娇柔让人怜爱的女子,林秀心底竟然生出一丝惶恐,一丝愤怒,一丝自卑:“你…怎么来了…”

    思绪杂乱,语音不畅,林秀的反应让陈姝灵伤心,但是她知道林秀的变化有很大原因是余氏所致,所以她怨不得眼前爱怜自己二十余年的俊才汉子。

    “秀哥,我来看看伯父,这是药,对他的身子恢复有好处!”

    林秀呶动着嘴,却没有说出任何话,也没有接姝灵手中的药包。

    沉静中,林秀困躁不已,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娶了灵儿,以他现在的境况,以他的家境,早已不可能…赶走她,心中更是不忍,甚至于脑海里回荡起脱雅的质问时,他才发现,原来灵儿早已成为自己心目中无法割舍的人。

    “近来过的还好吧…”

    良久,林秀才吐出此言,只见陈姝灵柔情似水,情眸望来,只是二人皆不知,在二人如此踌躇相望心绪胶着时,一道道示令在官骑背囊中沿着管道狂奔四向,不出数日,那堪比天灾的命途将会彻底改变林秀的一生。

    ******

    “怎么会这样?父王到底想做什么?让我去东州征役新兵,中州四城的军屯兵数万,我一令即可,难道父王要把我支开远调到哪贫瘠之地!”

    面对令旨,齐王景俞天咆哮四起,一众奴婢皆跪地颤栗,随着一老者进来,景俞天的近侍王俊赶紧上前恭请:“丞相大人,您总算来了,殿下近来性情越发极差,您老赶紧劝劝他吧!”

    老者正是夏皇丞相冯如晖,冯老丞相挥手退下众人,与王俊来到景俞天身前。冯如晖扫了一眼桌上的金黄圣旨,道:“殿下如何这般动怒?”

    “父王他到底什么想法,好端端的要征集新军,难道我大夏已经贫乏需要新军北上安境了!”

    “殿下此言差异!”冯如晖坐下,淡然开口:“前两日的朝堂之上,殿下没有发觉自己已经触怒了龙鳞?”

    这话让景俞天微微一愣,他皱眉思绪,将那日混论的朝堂之事细细回想一遍:“丞相有何话?请直言!”

    “殿下,众皇子中,您一居兄长,二居中都殿堂,三居百官之列,三下相合,以古为训,世子大位非您莫属!”

    “这我都知道,只是我不明白,十年了,整整十年,父王一直没有降旨明宣,难道是我做的不够好!”景俞天很是愤懑。

    “不是殿下不够好,是其它几个皇子!”

    冯如晖将圣旨递给景俞天:“殿下,将圣旨供奉起来,它代表着龙颜,无论何时,您都要以示尊皇,别忘了,夏境龙首是您父亲,至于征集新军,是陛下的思虑,若您静下心来,自然会明白,在此,老臣多言一句,新军归于谁之手,谁将是新的世子,也是未来大统,但是现在,谁染指新军,谁就会灾祸降临,个中隐晦,请殿下自己揣摩吧!”

    ******

    “秀哥,秀哥,我是虎子!”

    晨曦,初升的柔光刚刚照耀到大地之上,李虎、赵源皆背弓挂壶骑马来到林秀家门前,此时林秀正在院中练拳,开门迎进二人,林秀拿出酒盏为二人倒上一杯,以烈酒的灼烧感驱走秋风中的寒瑟气息。

    李虎一口吞干碗中烈酒,道:“秀哥,眼下秋时,咱们去红叶山转转,听人说哪里近来有山狐出没,运气好,咱们打它两只山狐,剥皮卖了,能挣不少钱呢?”

    “阿秀,虎子说的没错,你现在没有收到进学示令,家里又一连经受如此的变故,老这么闷着,时间久了会闷出病来!前两天,隔壁村子的人打了一只红尾山狐,拿到临城卖了百十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要是咱们哥仨弄到了,也能给你爹抓药请大夫!”

    最后一句让林秀动了心思,当下他收拾一番,三人便纵马向红叶山奔去。

    秋风瑟瑟,漫山灿烂,红叶山以枫树而名,此时望去,漫山灿烂宛若人间仙境。

    林秀三人在山下小道歇息片刻,正打算上山时,几个老猎手一脸哀叹的从小道中走来,其中一花白胡子的老猎手叹息道:“这郡守大人真不知抽哪门子风,好端端要咱们交什么牛皮,今年的青苗课税都快把人压死了,牛马都被管制放养,老子去哪找牛皮!”

    “行了,别抱怨了,与其在这抱怨,咱们不如去旁边山上看看,要是能猎头野猪,以此充数也算是老天开眼了!”

    几个猎物一路抱怨的从林秀这些人身旁走过,李虎、赵源纵马上前,猛地回头,竟然看到林秀停在原地未动。

    “阿秀,你想什么?”赵源询问,林秀回过神色,有些迟疑道:“源哥,你有没有听到刚才那猎户说什么官家收缴牛皮?”

    “听到了?”赵源不明其意:“那又怎么了?官家想收就收,与我们何干?今年青苗课税制与牛马放养管制归官家所有,那群王八羔子,恨不得把老百姓身上最后一滴血榨干!”

    “我说两位大哥,你们墨迹什么?那群官老爷的狗屁令条关爷们儿屁事,走了!不然山狐都被人猎光了!”

    当林秀三人在红叶山想着猎狐给自家增添些吃头收入时,临水县府,陈玉看着方才到手的示令,他木然呆立,直到下人唤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思,这一刻,他没来由的心痛一瞬间,末了他当即出声:“备马,回府!”

    陈府,余氏已经得知皇帝征集新军的旨令,对于为何征军,征多少,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按照旨令上五户一丁的命令,自己憎恶至极的林家崽子必定逃不了,这时,陈庭壁来到余氏房前,道:“娘亲,爹爹找你!”

    书房内,陈玉面色阴沉,气息不畅,似有浊气憋在心底。

    “老爷,您怎么了?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余氏上前为陈玉拂背顺气。陈玉道:“你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