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一章阴云

    林懋急的在竹椅上哀嚎,却无人搭理这个已经瘫了的老头。

    “叔母,你再这般无理,就别怪晚辈不客气了!”

    林振大声一语,可是张氏毫不在乎这些,林翰上前一步,抬手就抓张氏的棍子,张氏哪有他们这般壮年小伙的气力,直接被大力甩的险些摔倒。

    就在这时,一声虎吼袭来,将在场的人震的一颤。

    “都住手!”

    林中道等专头看去,怒目通红的林秀竟然手持一柄弯刀立在原地,配上他那身还未脱下的蛮人袍子,活脱脱一个疯子。

    见此,林振大怒,身为北地人,谁没几下拳脚功夫,更何况他们还是长兄,林秀位属卑弟,卑下之人敢这么对待他们,他们如何都忍不了。

    “林秀,放下刀,否则大兄不客气了!”

    只是林秀在草原的马蹄、战刀、鲜血冲击中已经在不觉中变了心性,面对这些人的逼迫,他只感觉心中压抑,望着受了一辈子欺凌的爹爹和娘亲,他忽然发现,义理和策论帮不了,四城二十八县的学子之名也帮不了他,能够帮他的,只有手中弯刀带来的胆气,只有粗暴卑贱的无理。

    但见林秀喘息上前一步,奋力将刀插进土里半截,单就这份气力已经让林振心中一颤,他后退一步,呵斥:“林秀,我告诉你,今日族中长辈为了你爹晚年安稳而来,你若乱来,后果不是你能担的起,更有甚者,林氏宗祀把除从族谱中除名,让你做那无根鬼!”

    “除名?无根鬼?”林秀冷笑起来,那声音就像寒冬的冰风一样让人心寒:“初春,我停学回来,你们已经将我爹爹从宗祀岁奉里除名,现在,你要从族谱了除我的名,你们对我们家可真好啊…好到若是老天开眼,怎么不降道天雷劈死你们…不错…我爹是商贾…我是商贾贱儿…我们家充满铜臭…我们贱…我们脏…可是你们别忘了,当年我们家给宗祀出了多少力.你们这些人谁没得过好处!”

    “林秀,如何说话呢?”林中道被这话说的心底焦躁,当即大喝一声,谁成想林秀丝毫不理,反倒是一个箭步凸上直奔林振而去。

    “混账的大兄,你娶妾时,我娘亲专门为你送去雪貂皮贺礼,你若忍心将她推开,难不成你不是你娘亲生的,畜生…”

    一声嘶吼,林振猝不及防,被疯如狮子的林秀一拳打在胸膛,当即后仰倒地,林翰几个同辈见了,顿时怒火冲过来,可是他们虽然也有拳脚,但是比起在生死中滚了几个来回的林秀,他们反倒稚嫩许多!

    “混账畜生,你们这些混账,滚都滚!不然我就是拼着这条烂命,也要给你们斗到底,我爹的地,我娘,你们谁都别想碰一丝一毫!滚!”林秀大骂不止,什么义理、尊卑、策论都被抛之脑后,在他的拳风中,林翰这几个兄长接连被打倒在地。

    至此,林中道怕了,林中涣更是拖着自己倒地的儿子林翰向后夺取,但是林秀到底念着血脉中的一丝情分,在众人退却那一刻停手了。

    “竖子,畜生,林懋,看看你养的什么儿子,还国子学士,等着,老夫这就写封告示递与临城郡府,让他们严查林秀,将他的所谓通报黎城书院,你等着!”

    林中涣拖着哎呦直叫唤的儿子,愤恨不已却不敢上前,只能逞口舌之快。只是林秀已然不在乎了,将众人赶到门外,林秀重重关上大门,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家彻底被林氏抛弃了。

    ******

    中都。

    皇城萧瑟,阴冷肃杀,金銮殿前,御林军、禁卫军、城门十六率从宫门一直排列到大殿门前,不少朝臣走在甬道上,即便现在已经入秋,可是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头蒙汗水,心胆不静。

    待朝臣进入金銮殿完毕后,百余名身着金甲银盔的殿卫戍将殿门封禁,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

    殿中右侧,中都将臣们个个面容冷峻,左侧,文成吏者躬身低头,不敢有任何多余动作,在龙阶之上,夏安帝在内侍的搀扶下坐于龙椅,见此,阶下众臣俯身叩拜。

    “起!”内侍黄安尖声高挑,众臣起身。

    立于阶下的众王此时心思不安,半年来,夏安帝这时第一次早朝,今日如此,该不会是要立世子了,在左侧首列,齐王景俞天心下不宁,若按往日,应该是他陪伴在父王左右,今日怎么会?

    同样,位于右侧首列次列的秦王景禹寅、燕王景禹恪也都在打着各自的算盘,大约一息过后,夏安帝才出声:“自先皇手中,朕兢兢业业,操劳万分,为的就是保存先皇基业,眼下北蛮风起,西鞑撺掇…”

    闻此,连带诸皇子在内的大臣皆是一惊,北蛮生异,怎么可能?自十年前夏安帝亲征北迫蛮子两千余里,将克曾伈格大草原纳入夏境版图,已经再也没有蛮人胆敢南下的消息,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朕身躯日渐差异,御驾亲征已然不行,现战事未开,但风袭已起…”

    闻此,齐王景俞天当即出列,跪请征令:“父皇,区区蛮人,何老父王心忧,儿愿领兵北上,为我大夏守卫疆土!”

    “臣附议!”中枢老臣、光禄大夫杜如庭上前附声。

    “臣附议!”

    “臣等附议齐王殿下领命北征!”

    杜如庭一出声,兵尚阁、少府监栾少河,中书令罗金赐,尚书右丞长祁连等朝臣纷纷附议出声。如此声势让秦王景禹寅和燕王景禹恪心中不屑咒骂。

    只是这边话音落,殿中监马秉绉出列请声:“陛下,试想北蛮近十年未有异动,此番彰显袭来征兆,怕是与天灾寒流有关,如此必然饥饿疯狂,若真是南下入境,必定会造成我朝巨大损失,齐王虽然英勇贤德,但多于国政理事,武力迫势稍逊不足,此番军行,臣斗胆举荐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当世英魂勇者,当年秦王殿下年少时也数次随陛下出征北上西进,骁勇可赞,有秦王殿下北山威慑,定然可将那些蛮子赶回荒凉之地,扬我皇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