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章族愤

    “我…”

    林秀顿时语塞,在这荒野之地,能活着已经是恩赐,难不成找老天来证明?只是眼前壮硕边军的想法让他摸不着头绪,片刻之后,张重起身,冲小六子道:“给他一匹马,让他离开!”

    “张头,这?”

    小六子有些犹豫,按照他的想法,若是把林秀带回去,让他的话说给将军听,岂不是更好,只是张重有自己的考虑,眼下没人说得清那些家伙到底是不是蛮子?鹰字营是不是真与蛮子有纠葛?没人知道,他的一切都是猜想。

    若弄出问题来,鹰字营与狼字营的矛盾就会更大,后果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根本无法预料!

    随着雨势减缓,张重这些轻骑纵马离开,留下林秀人骑着良驹孤单的向南行去。

    临水陈府。

    “小姐,吃饭吧!”

    小月儿将食盒放到桌上,取出几碟热菜,几步外,陈姝灵一身素洁跪在佛桌前的蒲垫上,她牟子微闭,唇齿微动,手中的佛珠链随着指尖微动好似琉璃水般一颗接一颗划过。

    “小姐,别念了,林公子肯定会安然回来的!”

    小月儿摆好饭食,来的陈姝灵身旁跪下劝说。

    “月儿,你先吃吧,我不饿!”陈姝灵回了一句,但小月儿看着陈姝灵愈发消瘦的脸颊,急在眼里,疼在心里。

    这时福伯慌慌张张跑进来,由于年纪偏大,进屋之后,福伯一屁股坐在圆桌旁,冲陈姝灵道:“小姐,林公子他…他…他…”

    听到林秀二字,陈姝灵略显惊慌的从蒲垫上站起来:“福伯,秀哥他…他怎么了?”

    “小姐,您别慌…林公子他回来了!”

    此一言出口,陈姝灵压抑在心底的浊气终于泄了出来,数个月来,她日夜不安,每每梦中惊醒,都是那可怕的景象。

    “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老天不会这么刻薄的…”说着,陈姝灵便啜泣起来,小月儿当即上前安慰:“小姐,不哭了,林公子他大才大命,我就说会没事的,来,咱们吃完饭就去找林公子…”

    “什么?那个贱儿竟然活着回来了?”

    后府宅院内,看着余氏的面色,陈庭壁再度道:“娘亲,林秀确实回来了,他看起来很落魄,很多村人都瞧见了!”

    余氏眉目微挑,怒声道:“老天还真是开眼了,竟然没让他们林家死在草原上!”

    “娘亲,话不能这么说!”

    数月来,余氏脾气越发急差,稍有不顺心就会斥责大骂下人,这让陈庭壁很不舒服,他急声道:“娘亲,算了,林家已经够惨了,他们在自己的族氏里都抬不起头了,您老旧就没必要再因他们生气了!”

    “你懂什么?贱儿就是贱儿,不值得怜悯,不是他,乔氏也不会怪罪与我!”

    说到这,余氏牟子里散出一丝狠毒,这让陈庭壁越发觉得余氏陌生,难道娘亲已经在世风官家的风流中彻底迷失了?他不得而知。

    林家院中,当林懋与张氏看到蓬乱模样好像疯子一般的林秀时,二老完全惊呆了,尤其张氏,她无法想象儿子经历了什么。

    林秀冲二老跪下扣头,缓下心绪才道:“爹娘,儿回来了,儿让二老操劳了!不过,娘亲,儿没做好,让爹爹变成这般模样…”说着,林秀的心已经颤动起来。

    只是张氏此时心酸心痛,完全说不出话,林懋更是躺在竹椅上想要起来,却奈何已经瘫子,那般要命的焦躁几乎能把他折磨死。

    “爹!”林秀来到林懋身前,忍下内心的涌动,道:“爹,您老不用这样,以后儿就是您的腿,不管您想去哪,儿背你!”

    听到这,林懋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顺面留下,只是林家的温存接连前来的人给打破了。

    知晓林秀死里逃生,林家宗族的几个长辈都来了,走在最前的白发老者便是林氏宗族长家林中道,后面跟着二伯林中涣,让后是林振、林翰等数个同辈子弟。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林懋当即抹了一把泪,冲林中道等人道。

    试想林懋瘫在家中月余,这林氏宗人也就来过一次,可见对林氏老三的轻视,现在得知林秀回来,那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大伯,二伯!”

    林秀转身冲两位长辈跪下叩了一头。

    “林秀,你知道你闯下多大的祸!”林中道面色很差:“因为你,你爹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你,我们林氏在临水的脸算是彻底丢尽了!”

    此言一出,张氏当即怒了,可是在宗族面前,她一个女人是没有资格说话的,林秀冲林懋和张氏安稳淡然的点点头,让后冲这些问罪的长辈道:“大伯,二伯,各位长兄,林秀知道此事为给林氏名誉丢脸了…”

    “知道就好!”林中涣插嘴:“不过话说回来来,你是林家的子弟,闹成眼下的境况,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今日来就是想安置下你爹的事,现在他瘫了,你介时万一回学院进学,家里单凭你娘恐怕照顾不周到,所以我们寻思着把你爹接到宗祀,由你大伯主持,让族中的小辈来供养,算是他以前给咱们林氏辛劳的回报!”

    此言一出,林懋呆住,林秀也呆住,如此看来,林氏难道对他这个商贾出身的老末转性子了,只是接下来的话让林懋心寒到底。

    “若是这样,你和张氏安安稳稳的过晚年,至于你在村外岗子丘上六十亩田地,就交出来让族里的小辈给你照料吧!”

    至此,林懋才知道这些人今日来的目的,林秀也看透了这些虚伪的长辈,他们这是想榨干林懋最后一滴血。

    在万般逼迫下,忍无可忍的张氏从口中彪出满腔愤怒的怒骂:“你们这狗崽子的畜生,到现在都打着我家的主意,滚,给我滚出!”

    “林懋…你看看你当年娶得都是什么人,简直就是刁妇,成,让我们滚,日后你受罪,我们还就不管了!”

    林中涣话音刚落,张氏已经抄起门撑棍朝这些个林家子孙打来,林中道当即后退,林振、林翰这些晚辈则上前抢夺张氏的棍子。